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最美的單一色
藝術與設計

發表日期

2015.05.04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極品美學
美學,是一種文化判斷順著余秋雨先生的指向,美學有了方向感什麼是中國美學?余秋雨先生藉著德國兩大美學路...
定價 360
優惠價 85折,306
$360 85$306
書到通知我

最美的單一色


整部中國文化史,在人格上對我產生全面震撼的是兩個人,一是司馬遷,二是顏真卿。顏真卿對我更為直接,因為我寫過,我的叔叔余志士先生首先讓我看到了顏真卿的帖本《祭侄稿》,後來他在「文革」浩劫中死得壯烈,我才真正讀懂了這個帖本的悲壯文句和淋漓墨跡。以後,那番墨跡就溶入了我的血液。

我曾經提過,平日只要看到王羲之父子的六本法帖,就會產生愉悅,掃除紛擾。但是,人生也會遇到極端險峻、極端危難的時刻,根本容不下王羲之。那當口,淚已吞,聲已噤,恨不得拚死一搏,玉石俱焚。而且,打量四周,也無法求助於真相、公義、輿論、法庭、友人。最後企盼的,只是一種美學支撐。就像冰海沉船徹底無救,抬頭看一眼烏雲奔卷的圖景;就像亂刀之下斷無生路,低頭看一眼鮮血噴灑的印紋。

美學支撐,是最後支撐。

那麼,顏真卿《祭侄稿》的那番筆墨,對我而言,就是烏雲奔卷的圖景,就是鮮血噴灑的印紋。

康德說,美是對功利的刪除。但是,刪除功利難免痛苦,因此要尋求美的安慰。

美的安慰總是收斂在形式中,讓人一見就不再掙扎。《祭侄稿》的筆墨把顏真卿的哭聲和喊聲收斂成了形式,因此也就有能力消除我的哭聲和喊聲,消解在一千二百五十年之後。刪除了,安慰了,收斂了,消解了,也還是美,那就是天下大美。

不知道外國美學家能不能明白,就是那一幅匆忙塗成、紛亂迷離的墨跡,即使不誦文句,也能成為後人的心理興奮圖譜和心理釋放圖譜,居然千年有效,並且仍可後續。

 為此,我曾與一位歐洲藝術家辯論。他說:「中國文化什麼都好,就是審美太俗,永遠是大紅大綠,鑲金嵌銀。」

我說:「錯了。世界上只有一個民族,幾千年僅用黑色,勾劃它的最高美學曲線。其他色彩,只是附庸。」

摘自《極品美學》

Photo:http://goo.gl/OHTZ5n, CC Licensed.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