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先天條件不足又如何?台灣跑鋒不停推進,帶領哈佛贏得冠軍!
心理勵志

發表日期

2019.07.10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球學
「你要多少錢?」投資人問。「75萬美元,」何凱成回答。「100萬美元怎麼樣?」投資人說。這是球學創辦...
定價 380
優惠價 85折,323
$380 85$323
加入購物車

先天條件不足又如何?台灣跑鋒不停推進,帶領哈佛贏得冠軍!



圖片來源:pixabay

哈佛對布朗的比賽,打到第四節,時間剩下不到一分鐘,教練決定派我上場,任務是消耗時間,盡快結束比賽。我其實很清楚自己的任務和教練的想法。沒想到,上場後,我帶著球卻被迫不斷出界,時間一直暫停。

依照美式足球的規則,如果在界內被撞倒,時間繼續倒數;如果出界,時間立刻暫停,不計入賽程。我一直出界,比賽就始終無法結束。

「Stay in bounds! Stay in bounds! Let the clock run!」教練不斷對我大吼,別再出界了,消耗時間就好!

我不是故意出界拖延比賽,而是真的被撞飛出去!但是,我也沒有敷衍在場上的每一秒,每一次持球,我都努力往前推進。

就這樣,出界、暫停、推進,又出界、暫停、推進⋯⋯,教練發現,我居然推進了不少碼數。

或許是我的表現激發了教練的熱血,他決定改變戰略:「好,我們讓Cheng來得分!」

我聽了更是鬥志昂揚,最後,我也真的做到了。

四十秒內持球9次、跑陣56碼,最後觸地得分—這是我大學生涯第一次觸地得分,為球隊再贏6分,加上達陣後踢球(fieldgoal)得1分,最後比數是38比21,哈佛獲勝。

比賽結束,當初專門飛到喬治亞州招募我的教練杜爾迪,興奮地衝上來大喊:「Atta, Cheng!」他很高興自己沒有看錯人。

做為新生,那一年,我絕大多數時間都是候補球員,整個賽季大概只上場五、六次,而且都是在克里夫頓需要下場休息時,才換我上場。

中學時代,我一直擔任先發跑鋒,享受不少眾人注目的眼光;進入哈佛,失去先發光環,還好有克里夫頓這麼厲害的跑鋒可以做為我學習的榜樣,淡化了我失落的心情。

而且,能上場打球就是好事,我始終沒有放棄努力。跑鋒是美式足球的得分關鍵,但想要成功,難度也很高。

他不像四分衛,通常站在陣後,是其他隊員的重點保護對象;也不像接球員,通常站在比較接近得分區的位置⋯⋯,負責持球跑陣進攻、觸地達陣得分的跑鋒,是全隊面對最多衝撞的人之一。

當站位擺開,只要觀察進攻隊伍哪裡站的人比較多,防守方就知道跑鋒要往哪個方向衝,他們立刻往那個地方重點防守。敵隊十一個人都想把你幹掉!

美式足球是一種允許廝殺的運動,如果你在球場上把對方幹掉或殺死,是不會被判刑的。擔任跑鋒的球員,幾乎都是身材魁梧的黑人,唯獨我,身高179公分、體重不到80公斤,這樣的身材,放在球隊裡,並不算高大。

當先天條件不如人,想贏,首先要拚的就是心態和態度。十一年級時,我剛從十字韌帶受傷復原。可以參賽,但是必須穿戴訂製的護膝。

一開始,我總會擔心自己的十字韌帶是否夠強壯,能陪我打完比賽。每次上場或被撞倒,都有這樣的疑慮;而且人人都看得出來我是帶傷上陣,是最容易攻破的對象。可是,我告訴自己,不能畏戰。

【書籍資訊】
《球學》

球學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