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民主化讓政權、信仰、多元性別共存還是導致亡國?
人文社科

發表日期

2019.07.24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國家為什麼會成功
從移民改革、能源革命、政治痲痺、貧富懸殊到極端主義,這一大堆看來難以克服的巨型挑戰讓我們焦頭爛額。每...
定價 550
優惠價 85折,468
$550 85$468
加入購物車

民主化讓政權、信仰、多元性別共存還是導致亡國?



圖片來源:pixabay

用仁慈收服他們

一九九八年春,印尼民眾走上街頭,在有史以來最振奮人心的一場人民力量大示威中,將他們在位多年的獨裁者趕下台。這一刻雖說令人雀躍,但幾乎每一個人也都擔心整個國家即將分崩離析。

印尼是個國土分散得非常遼闊的龐然大國—它由零星散布在三千英里海洋上的一萬七千五百個島嶼組成,總共有兩億五千萬名說七百多種語言的居民—像這樣的國家,乍看之下簡直令人匪夷所思。

蘇哈托(Suharto)或許是個暴君,但他至少是個能幹的暴君,特別是在經濟方面。他在位三十年間,讓印尼經濟以年平均百分之七的高速不斷成長,成績尤其亮麗。

談到宗教對恃問題的管理,他也很有一套。蘇哈托儘管作惡多端,卻一直是個塵世暴君。儘管幾近九成的印尼人是穆斯林,而且這個國家從未像許多西方國家那樣實施政教分離,蘇哈托卻能以野蠻鎮壓或說服、買通手段讓印尼維持現狀,沒有進一步伊斯蘭化。

蘇哈托下台之後幾個月,印尼果然呈現一幅即將分崩離析的態勢。政府統治崩潰,暴動震撼雅加達。打著國家主義旗幟的暴徒找上富裕、忌恨已久的少數華人族裔,搶劫他們的商店,殺害一千多人。

分離份子也在偏遠省分再次反叛。一家地方報紙的總編輯穆楊托.尤托莫(Mulyanto Utomo)當時對記者說,「印尼人被鎖了三十年,現在每個人都想大喊大叫。沒人能控制得了。」尤托莫說得一點也沒錯。

伊斯蘭民兵很快趁火打劫,在全國各地發動炸彈攻勢,造成數以百計的傷亡,還在幾個地區引發穆斯林與基督徒之間的聖戰。一些神權政黨開始自我重建,訓練幹部,在(失去舵手的)中央政府無法管控的地區,建立極端保守的宗教寄宿學校。

當印尼於一九九九年舉行四十四年以來第一次自由選舉時,伊斯蘭政黨取得百分之三十六的選票。把時間快轉到今天:出人意料的是,當年有關印尼前途的那些最壞的預言,沒有一項成真。

這個世界人口第四多的大國不但沒有癱瘓解體或委靡不振,還成為相當成功的民主國家。以二○一四年總統選舉為例,一億三千五百萬選民在全國四十八萬個投票所平和地投下選票,政權也以井然有序的方式出現十六年來第四次易手。

文人已經徹底掌控這個原本軍事獨裁的國家,今天的印尼將領,就連做夢也不敢挑戰他們那些民選的老闆。除了少數幾個角落,這個國家已經平靜,一度奪走數以百計生命,讓大多數西方觀光客與商人裹足不前的恐怖攻擊事件已經少有,大多數延燒已久的叛亂戰火也已平熄。

同時,曾經是世上最集權國家之一的印尼,還展開一項影響極其深遠的分權化實驗,將大多數政治權力下放到地區,首都雅加達只保留國防、司法、宗教事務、外交、經濟與金融政策的決策權。

印尼已經是一個象徵開放、得體與容忍統治的安定而穩健的國度,不僅在伊斯蘭世界,在整個開發中世界都是一大異數。

其中「容忍」尤其值得強調,因為它代表現代印尼一項最偉大的成就。今天的印尼人熱情擁抱各種新自由,可以信自己愛信的宗教,可以比過去更公開、更虔誠地崇拜伊斯蘭教,但絕大多數印尼人已經不再理會極端主義的叫囂。

今日認為印尼應該採用「伊斯蘭教律法」(sharia)的印尼穆斯林,比阿富汗、埃及、伊拉克、馬來西亞或巴基斯坦等地的穆斯林都少。

同時,印尼的伊斯蘭政黨在投票所的表現也一直不佳。他們在二○○四年國會選舉中創下高峰,總計取得百分之三十八的選票,之後聲勢每下愈況;到了二○○九年,伊斯蘭政黨僅僅取得四分之一的支持票。雖說情況在二○一四年略見好轉,但所獲選票超過半數投給溫和派,極端保守派伊斯蘭政黨已經式微。

印尼在恐怖主義方面取得的成功,更加令人肅然起敬。沒錯,極端份子仍能偶而製造一些攻擊事端,不過大體上規模都很小。最主要的真相是,印尼即將剷除極端份子的暴力威脅。

希拉蕊.柯林頓(Hillary Clinton)在二○○九年以國務卿身分訪問印尼時,就曾感動地說:「你如果想知道伊斯蘭教、民主、現代化與女權能不能共存,去印尼就對了。」

希拉蕊說得沒錯,印尼已經解開了這個謎,想出讓這一切都能共存共榮的方法。

對於今天世上其他四十八個穆斯林占大多數的國家而言,印尼的故事都是值得學習的寶貴教訓:這些國家大多仍在為壓制極端教義的各種惡行惡狀而忙得焦頭爛額,而且往往徒勞無功。

【書籍資訊】
《國家為什麼會成功》

國家為什麼會成功

出版日期:2018.10.30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