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我的父親接受他人質疑、放棄了軍人的身分,都只為了...
人文社科

發表日期

2019.08.12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郝柏村回憶錄
從權力高峰到一介平民,郝柏村先生一身榮耀,他經歷近代中國最艱困的時代,見證中華民國在二戰後躍升世界五...
定價 850
優惠價 79折,672
$850 79$672
加入購物車

我的父親接受他人質疑、放棄了軍人的身分,都只為了...


我的父親

守護中華民國的生命之旅

郝龍斌,中國國民黨副主席

二○一九年四月二日,父親中風,送醫後一度因肺部積水,病況危急,之後一段時間睡睡醒醒,所幸治療得當,漸漸恢復;五月二十日,父親長睡六十小時,醒來張開眼睛,目光炯炯看著我說:「這輩子有三件事我要一直做下去,就是守護中華民國,發揚黃埔精神,反對臺獨!」 

父親的回憶錄,就是他自己記錄這一生,為這三件事所付出的心血和努力,其中守護中華民國是重中之重;發揚黃埔精神,目的是守護中華民國;反對臺獨,也是為了守護中華民國。

父親是一個心中認定了目標,就勇往直前,沒有猶豫,也絕不妥協的人;他這種只問是非,不問個人利益的精神貫穿整本回憶錄。 

父親在回憶錄中自述,自己十七歲從軍,展開他「守護中華民國」的生命之旅。從黃埔建軍以來,國軍歷經北伐、抗日、剿共、八二三砲戰保衛臺灣,其中除了北伐,無役不與。對父親來說,黃埔精神就是保衛中華民國! 

今日許多人不瞭解國軍,常以黃埔精神為黨國遺緒而汙衊國軍,這是父親心中的最痛。

在他的回憶錄中一再強調,國軍效忠的是中華民國和《中華民國憲法》,因此「國軍沒有『黨指揮槍』,或『槍指揮黨』的問題,只有『《中華民國憲法》指揮槍』的問題,任何效忠《中華民國憲法》的三軍統帥,不必擔心三軍的服從。」 

曾經父親因為擔任參謀總長時間過長,被外界視為軍事強人,甚至認為有軍人干政的疑慮;但事實上,在蔣經國總統去世前後,美方多次派人來問父親對政局的想法,父親皆堅定表示,絕對效忠領袖,不會介入政治。 

一九八八年一月十三日,父親正在北投復興崗主持軍事會議,各級軍事首長均在場;他在會議中接獲電話趕赴總統官邸,得知蔣經國總統去世的消息後,迅速返回軍事會議,下令各部隊長立即返回駐地,維護國家安全。當天晚上,李登輝副總統依《憲法》接任總統;一月十四日上午八點,父親與當時的國防部長鄭為元即聯名上書李登輝總統,表達效忠三軍統帥、服從命令、確保國家安全之意。 

之後一段時間,對於李登輝總統接任國民黨主席一事,在黨內頗多雜音,國內政局暗潮洶湧,父親卻多次公開表達堅決支持李總統,使一場政爭消弭於無形,政局迅速穩定下來。 

父親相信的是,槍桿子出政權只是一時的,建立優良的政治制度才是長久的;他寫道:「拿槍桿子的人沒有政治野心,是民主政治的重要基礎;與槍桿子沒有淵源的人能主政,是政治民主化的第一步。」

因此父親對於因他與軍方一致堅守立場,成為穩定政局的關鍵力量,使李登輝總統成為中華民國第一位與槍桿子無淵源的總統,是極為欣慰的。 

一九九○年,李登輝總統經國民大會推舉為第八任總統;四月三十日,李登輝總統告知父親,準備任命他為行政院長,這是出乎父親意料之外的安排,全家人都反對父親接任,但父親選擇相信李登輝總統宣示反對分裂國土的政策宣言。 

父親接任行政院長的消息發布後,反對陣營一片反郝之聲,臺北街頭出現反軍人干政的塗鴉,父親為了消除外界疑慮,自動簽請以一級上將退休。

父親一生以身為軍人為榮,除役失去軍人身分,在他實有椎心之痛,但是為了社會和諧,他願意承擔。如今回顧,這或許是父親處身軍中五十多年,對政治現實的認知過於單純。 

在父親的回憶錄裡,他寫下:「然而我卻是行憲以來政治處境最艱困的行政院長,一方面發覺李登輝總統並非衷心以經國先生繼承人自居,執行經國先生政治路線,形成總統與行政院長基本路線的對立;另方面則遭到立法院內民進黨陣營的抗爭與杯葛,對我形成夾擊之勢。」這實乃父親擔任行政院長兩年九個月的真實寫照。 

鑑於李總統在政治路線與政策手段上的爭議不斷,政壇上「主流」、「非主流」爭執日益激烈,父親開始思考堅守原則,不合則去。還記得那段時間家中常有黨政大老前來勸說父親不要請辭,繼續在行政院長職位上與李總統爭是非。

但是父親認為臺灣倚仗的是經濟,國家政局動盪勢必造成經濟動盪,甚至動搖國本,如果因為政爭影響國家發展,他的選擇就很明確了。後來父親果然於一九九三年第二屆立法委員就職前率行政院官員總辭,立下中華民國的憲政慣例。 

事實上,對於李登輝總統的民主改革,包括終止動員戡亂時期、特赦美麗島事件受刑人乃至於修憲,父親都是贊同並且全力促成,唯獨在國家認同上,父親對於李總統的獨臺傾向,是寸步不讓的。 

父親在回憶錄中所揭櫫的「棄獨、保臺、緩統」,是他守護中華民國的一種信念。現今許多主張臺獨者認為反對臺獨就是要與中共統一,但是父親的主張在回憶錄寫得很清楚:「保臺的初衷是不容中共統治臺灣,是反共而非反中(中華民族),親中是親中華民族。」 

他也清楚表明:「統的意義,絕非中共吃掉臺灣」;又說:「和平統一非以『強統弱』,亦非以『大統小』,而為『是統非』,唯有雙方同意的『是』,才是和平統一的時機。我們只要站在『是』的一邊,和平統一對我們是有利的。」 

從父親對統獨的論述可以看出,身為一位曾擔任行政院長和參謀總長的人,他的「棄獨、保臺、緩統」是一種積極面對中共挑戰的信心;他對中華民國在軍隊素質、民主、法治以及經濟均富等方面都有絕對的信心,認為這些都是臺灣決勝大陸的戰略優勢。直白地說,在父親心中,臺灣只要遵循《中華民國憲法》體制,實現三民主義,就絕對沒有被中共併吞的可能性! 

父親有寫日記的習慣,這本回憶錄是他根據自己的日記,以及觀察歷史和時事的心得,親手一字一字寫成,完全未假手他人。回憶錄中記載的是他在大時代中的個人經歷和觀察,字字句句發自他內心;他的觀點可受公評,但他守護中華民國的一片赤忱絕對不容質疑! 

【書籍資訊】
《郝柏村回憶錄》

郝柏村回憶錄

出版日期:2019.08.08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