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我們都害怕外界的異樣眼光,而「正常、不正常」是誰說得算?
文學小說

發表日期

2019.08.13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何不認真來悲傷
面對過往的幸福,對我而言,遠比回憶悲傷還更需要勇氣。像中途被寫進連續劇裡的角色,我晚了十年加入了一個...
定價 360
優惠價 85折,306
$360 85$306
加入購物車

我們都害怕外界的異樣眼光,而「正常、不正常」是誰說得算?



圖片來源:pixabay

我們都一樣

三十多年的老友,曾是鄰居也是同學,十年前他生了一場大病,末期癌症竟然痊癒。基督徒的他說,那是主認為他還有用途,所以要繼續留他在世上。

我們中間曾有二十年沒聯絡。他在忙著事業,忙著離婚;我在忙著學業,忙著回台灣後一切從零重新開始。幾年前又取得聯繫,沒想到那時各自人生繞了一大圈後,我們再度隔巷而居卻彼此渾然不知。

將近半百之年,卻在原點重逢,但我們都已經歷了太多。久別重逢,他當時熱心地一定要為我介紹女朋友,我只好把自己的情形據實以告,信仰堅定的他當場愣住了。

半天才說,他們教會裡也有從前是同志的,如今信了主也結了婚。我說那也很好。那次之後我們就很少見面,只有在每年耶誕節前,我會收到他福音晚會的禮貌邀請。

趁著春假,我這回主動聯絡約他。老友曾經是外商銀行的一級主管,事業顛峰時,桃花也搶著盛開,偏在這時身體出了狀況,最後婚姻愛情全部一場空

現在恢復了單身一人,養病無法工作。有固定女友,但是他說,不會想再婚了,覺得把自己照顧好最重要。

我忍不住這時插嘴:你這個花心異性戀男,現在的人生目標怎麼會跟我一樣?

他笑說,之前他有很長一段時候不知道該怎麼跟我說話,怕不小心傷害到我。可是他後來特別去上了很多與性別有關的課,覺得根本不該有差別。教會裡會歧視同志的人,他認為其實是他們自己生命裡有太多的仇恨在作祟。

我不禁想到,上課時曾問過研究生的一個問題:為什麼一九八○年代同志大聲疾呼自己是天生的,同時有大筆研究經費投入了尋找所謂同志基因的科學研究,但三十年過去了,卻沒聽見至今研究成果如何?

有同學回答,是不是已被高層權力陰謀禁止了?

我笑說:也許早已經有結果了,但這是不可以公開的謎底,因為一開始這種假設就有致命的謬誤,事後出現有識之士警告此路不可行。

學生們面面相覷。我再接著解釋:為什麼要向世人證明「自己是天生」的是同性戀,而非異性戀者?膚色是不是天生?美醜是不是天生?種族主義者何曾認為,天生就可以和他們平等?

為什麼不是異性戀去檢驗並提出解釋,是他們「少了」某對染色體,如果所謂的證據可以被發現的話?正常或天生,都只是欲加之罪的藉口,是對方設下的圈套等你自己跳。

更堪憂的是,一旦有了同性戀染色體檢測,如何防止這項技術濫用造成的預防性墮胎?學生們睜大了眼睛,顯然他們從不曾針對更深入的哲學命題角度去思考。

就像其他許多的社會運動,一般人多麼容易就掉進了簡單的對立衝撞,古今中外皆然。你永遠無法、也無需向仇恨者「證明」什麼。無須證明自己,只要能了解的人懂得你就好。

所謂的社會價值觀,都是太虛妄的恫嚇,身邊真正在乎我們的人才是我們的社會。我的老友承認過去是他的無知,他對我的看法沒有改變,反而是對某些教友的言論開始不以為然。

晚飯後,我們坐在路邊的台階上,看著過往人潮,喝著超商買一送一的咖啡。「所以,一切到後來都會有答案的。」他說,「這也許是年老的福利之一,終於懂得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

大家都有故事,但也往往因害怕外界眼光而說不出口。說出口才發現,人生到最後大同小異。都有滄桑,也都寂寞,但求一份心安理得而已。

【書籍資訊】
《何不認真來悲傷》

何不認真來悲傷

出版日期:2019.07.18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