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吃個不停的人
健康生活

發表日期

2015.10.21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一位外科醫師的修煉(改版)
外科醫師的書寫風格一向是華麗的、英雄色彩濃厚的,本書反其道而行,以最低調但犀利的筆法,觸及每一個外科...
定價 380
優惠價 85折,323
$380 85$323
書到通知我

吃個不停的人


吃個不停的人

胃繞道手術是減肥的非常作法和終極手段,在我參與過的手術中算是奇特的一種。這種術式是把胃囊縮小,加上將胃和空腸連接在一起,越過部分小腸,所以叫做胃繞道手術。這種手術不是為了治療任何疾病,也不是為了修補任何身體缺陷或損傷,只是為了控制一個人的意志力、操縱一個人的內臟,讓人不再吃太多。

然而,這種手術愈來愈受歡迎,光是一九九九年,在美國已有四萬五千個肥胖病人做了這種胃繞道手術。

一九九九年九月十三日上午七點三十分,一個麻醉科醫師和兩個醫院勤務工把文斯推進開刀房。文斯現年五十四歲,是重機械操作員,也承包馬路工程。結婚已有三十五年,育有三女,女兒也都嫁人生子了。文斯雖然身高只有一七○,卻有一百九十四公斤。這位老兄胖到無法走出家門,健康情況愈來愈糟,已不知正常生活的滋味了。

要幫這麼肥胖的病人麻醉,危險性很高;如果是腹部外科大手術,一個不慎,就很容易演變成難以收拾的局面。肥胖會增加開刀的風險,幾乎每一種併發症都有可能發生,包括猝死。我看著文斯千辛萬苦地從推床爬到手術檯,爬到一半還得停下來喘口氣,擔任開刀助手的我,實在看得心驚肉跳,生怕他會跌下去。

我們請他躺下,但他一躺下就呼吸急促,臉色發紺。我們不得不讓他坐著麻醉。呼吸管插好、人工呼吸器裝好,呼吸規律之後,我們才讓他躺平。

手術中,文斯情形不錯,一直很穩定,但術後的恢復則困難重重。一般而言,病人術後只要再住院三天就可以回家,然而文斯在術後兩天才清醒過來,知道自己身在何處。他的腎臟有二十四小時的時間不能作用,肺部有積水的現象。

接著,他在牆上看見幻影,扯掉氧氣面罩還有和心電圖機相連的線路,甚至拔掉手臂上的點滴。我們醫護人員都很擔心,他的老婆和女兒更是嚇壞了。幸好,他慢慢好轉了。

術後第三天,他已經可以喝幾口白開水、蘋果汁、加味汽水等清流質性飲料。每四個小時約可喝個三十毫升。下午,輪到我查房時,我問文斯,喝得下嗎?他說,可以。於是我們開始給他約一百公克的代餐(一種高熱量飲料)為他補充蛋白質和熱量。

我們讓他在醫院的復健中心再待一下,就讓他回家了。

幾個禮拜後,我向藍道醫師問起文斯的情況。文斯完全瘦下來了嗎?現在能吃多少?藍道醫師說,你何不自己去看看?


因此,十月的一天,我給文斯打了個電話。他似乎很開心,他說:「來嘛!來我家坐坐!」那天下班後,我就去他家一探究竟。

他家住波士頓城外不遠處,我走一號公路到他家。我算了一下,沿途總共經過了四家甜甜圈、四家披薩店、三家牛排館、兩家麥當勞、兩家啤酒屋、一家墨西哥速食連鎖店、一家冰淇淋專門店,還有一家鬆餅店。

這是再尋常不過的街景,但想到我們以食物自我毀滅的行為,不禁讓我感慨萬千。

我按了門鈴,約莫過了一分鐘後,文斯氣喘吁吁地開了門。他看到我,露出燦爛的笑容,用力地握著我的手,他的手傳來一陣暖意。

他的手術傷口已經癒合,所以不會疼痛了。術後才三個禮拜,他就已經瘦了十八公斤。但他還重一百七十七公斤,穿六十四腰的褲子。

他最先嘗試的固體食物是一匙炒蛋。只是小小的一匙,就讓他飽脹得痛苦。他說,真的很痛。「像是胃要裂開來。」他只好吐出來。慢慢地,他發現自己可以吃幾口柔軟的食物,如薯泥、通心粉,還有切得碎碎的、含有水分的雞肉。這種日子實在辛苦,但他還是願意接受。

他說:「過去一兩年,我好像活在地獄。」這場與肥胖的長期抗戰在他還不到三十歲的時候就開始了。他說:「我的體重老是直線上升。」

他曾經瘦掉三十五公斤左右,然而不久復胖,又增加了四十五公斤。到了一九八五年,他甚至已經胖到一百八十一公斤。他曾減肥甩掉將近一百公斤的肥肉,但是後來這百來公斤又回到身上。

他告訴我:「我這樣來回減重、復胖,體重上下的變化總計可能有四、五百公斤之多。」因為肥胖,高血壓、高膽固醇和糖尿病都來了。他的膝蓋和背老是疼痛,活動力也大不如前。他連車庫都走不到。自從一九八三年,他就不曾搭過飛機。過去兩年,爬樓梯有如登天,自己家裡的二樓也就沒上去過了。

文斯也發誓他真的想要瘦下來。但日復一日,一餐接著一餐,控制自己的飲食似乎不是他能做到的事。

他說,他吃東西的時候習慣拿很多,而且每次總是吃得精光。為什麼呢?我實在很好奇。是不是愛吃呢?

他說:「吃的那一刻,實在爽快。不過,這種爽快也只是片刻的感覺。」

他是餓壞了才這麼吃的嗎?他說:「我從來不覺得餓。」

文斯因為肥胖,已經失去了工作、尊嚴、健康,剩下的只有羞辱和痛苦。他決定放手一搏,手術是他唯一的希望。

一想到人類的食慾,就令人感慨萬分,懷疑人真能主宰自己的人生。有些簡單的事,我們的確可以自行決定,像是要坐還是要站、要不要開口說話、要不要吃一塊派等。然而,不管胖瘦,沒有幾個人得以想瘦就瘦。翻看人類減肥史,真是悲壯慘烈。

有時,我們一次會吃太多,而另一種更常見的進食問題是吃太快。

你可以想像大腦中有幾種不同的力量在互相競爭,有的會讓你覺得飢餓,有的讓你感到飽脹。你有味覺接受器、嗅覺接受器,加上讓你飄飄欲仙的視覺刺激,你不禁垂涎三尺,然而你的胃腸的接受器會告訴你:「飽了!夠了!」你體內的脂瘦素和神經Y會通知你,儲存的脂肪過多,還是不足。你的社會經驗和個人經驗也會告訴你,可不可以再吃多一點。這些機制,一旦有一個出了毛病,就會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我們醫院有一個護士小姐。我們姑且叫她卡拉吧。她今年四十八歲,身高只有一百五十二公分。有一天,我們一起在醫院的咖啡館喝咖啡。不久前,我才去過文斯家。這個護士告訴我一個秘密:她曾經胖到一百多公斤以上。卡拉解釋,她是十五年前左右做了胃繞道手術才瘦身成功的。

她告訴我:「我有生以來第一次感受到吃飽的感覺。」術後半年,她已經瘦到八十四公斤,再過半年,只有五十九公斤。

卡拉慢慢發覺,自己終於生出一種前所未有的意志力,可以控制食量。「每一次,我在吃東西的時候,吃到一半,我總會自問,『這樣吃,對自己好嗎?吃這麼多,會不會變胖?』於是,就不再吃了。」

她知道,手術的確是讓她不再吃那麼多的原因,但她也覺得,不再吃那麼多,是她自己的選擇。

胃繞道手術成功的病人,普遍都有這種經驗。另一個做過胃繞道手術的女病人告訴我:「我還是會餓,但我會想更多。」這種自我控制不只是在吃的方面。他們變得更有自信,敢大聲說出自己的看法。


我再度來到文斯的家,這是他術後四個月的事了。他雖然不是蹦蹦跳跳前來開門的,但步履已無過去的艱困。他眼袋不見了,五官也比以前明顯。他現在是一百五十七公斤,因為身高只有一七○,仍超出標準體重很多,但已經比他在手術檯上的時候少了四十公斤,而且他的生活已有轉變。

他說:「我要再甩掉四、五十公斤的肥肉。」他非常想要工作、接送自己的孫兒、在大百貨公司買衣服。還有,希望每次要去一個地方以前不用問自己:「那裡有樓梯嗎?座位會不會太小?我會不會上氣不接下氣?」

說到吃,他和卡拉的說法有點不同。他不是說,他不想吃了,而是說他必須就此打住。他解釋說,其實他還想再吃,「但是你會覺得,再多吃一口,就超過極限了。」

過了三個月,文斯告訴我,他現在是一百四十五公斤,自從我們上次見面後,他又瘦了十三公斤左右。他很驕傲自己能有這樣的成績。然而,文斯也開始懷疑自己是否能夠減肥成功。他體重下降的速率變慢了,還發現自己可以吃得更多。以前,他只能吃一、兩口漢堡,現在有時能吃下半個。

根據已發表的研究報告,接受胃繞道手術的病人中約有五到二○%(實際數字依不同的報告略有出入)會復胖。

讓人不禁思索,減肥的阻力何其大。就拿減肥手術來說,有八成以上的病人術後不再能夠多吃,吃多了便會痛苦,食慾因而降低,然而這樣的手術仍會失敗。研究人員迄今仍然找不到什麼單一的因子會導致此結果,也就是說,每一個人都可能會失敗。


過了幾個月,冬天來了,我打電話給文斯,向他問候。他提議要不要一起去看波士頓熊人隊打曲棍球。我的耳朵豎起來了。也許,這老兄真有進步。

他到醫院來接我。自從我們認識以來,我第一次覺得站在大車子旁邊的他變小了。他已經瘦到一百一十公斤左右。他說:「我還不是大帥哥。」但他的身材終於和一般人差不多,看起來只是有點胖嘟嘟的。

手術已是一年半以前的事了。

到了球場,他輕而易舉就走上電扶梯。經過旋轉柵門的時候,他突然停下腳步說:「看好喔!我可以過去了喔。以前,我想都別想。」這是他多年來第一次來看球賽。

我問他,這一年來,他覺得自己的改變在哪裡。他說不上來,但舉個例子告訴我。他說:「我從前很喜歡吃義大利餅乾。」

「現在呢,我不知道。我突然覺得這種餅乾太甜了。我現在只吃一片,而且吃了一、兩口就不想再吃了。」

「現在,我只要嚐嚐味道就心滿意足了。」

或許,其中的一個原因是他的胃口改變了。他指著菜單上的墨西哥玉米脆片、紐約辣雞翅和漢堡說,連他自己都很驚訝,他不再想吃這些東西。

近來,讓人對減肥手術憂心忡忡的,不是失敗,而是成功。進行這項手術的專家,也就是所謂的「肥胖專科醫師」,常常要面對很多批評與質疑。

十年河東,十年河西。醫師的態度也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從不恥轉為鼓勵,有的甚至懇求嚴重肥胖的病人接受胃繞道手術。

胃繞道手術如此大行其道,最讓人覺得憂心的是我們的社會現況。在我們的文化中,「肥胖」幾乎和「失敗」是同義語,人人對快速減肥法趨之若騖,不惜任何代價想要馬上瘦下來。

醫師通常是為了病人的健康著想,才建議病人接受減肥手術。然而,很多病人是為了甩開肥胖帶來的羞恥感,毅然絕然接受手術。在這個社會,不少人看到胖哥胖妹,儘管不說,眼神常會流露這樣的疑問:「你怎麼會讓自己肥成那樣?」

做了減肥手術就可得到新生嗎?我們不確定。我們只知道,儘管手術對減肥和健康都很有成效,尚未有研究顯示手術的致死率也跟著下降。

同時,大家都在期待,希望有那麼一天,會有更新、更好的減肥法,以淘汰目前的作法。

摘自《一位外科醫師的修煉》

Photo:Alpha, CC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