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有界限,才有自由
財經企管

發表日期

2015.10.21
收藏文章 0

有界限,才有自由


界限:有界限,才有自由

不,就是完整的句子。

─安.拉莫特(Anne Lamott),《關於寫作:一隻鳥接著一隻鳥》作者

真瑛是韓國一家科技公司的員工,她發現自己必須在籌備婚禮的同時,也必須準備在大喜之日三週前舉行的董事會議。當真瑛的經理孝利,要求她寫出所有他們要在董事會議上一起報告的幻燈片時,真瑛連續幾天上班十五小時,迅速地完成工作,如此一來,她才能在董事會議前的那幾天專心規劃自己的婚禮。經理對工作能提前完成感到訝異和欣喜,而真瑛現在也可以連續五天自由地埋首於婚禮的規劃。

接著,真瑛從經理孝利那兒接到一個緊急請求,要她在董事會議前完成一個額外的計畫。

在他們過去幾年的合作中,真瑛從不曾對孝利說「不」,即使說好會使她的生活陷入短暫的混亂(這是常有的事)。到目前為止,真瑛已經付出了無數個小時,以執行每一個要求和任務,並交出俐落、完整的全套計畫,無論犧牲多大。然而,這一次她毫不猶豫就對經理說「不」。她表明,「這段時間我已經有計畫了,這是我努力爭取來的,我值得擁有它,完全不覺得愧疚!」

接著,令人震驚的事情發生了。團隊裡的其他人也對孝利說「不」,於是這位經理只好自己留下來加班。起初孝利怒不可遏。她花了一整個星期才完成工作,而且她很不高興。但為這個任務辛苦了幾天之後,她看見自己一直以來在做事方法上的種種缺陷。她很快便意識到,如果她想成為更有能力的經理人,就必須拉好韁繩,讓每一個團隊成員都清楚期待、責任歸屬和成果。

透過建立界限,真瑛不僅使她的經理看清了不健康的團隊動力,並開啟變革的空間。她的做法也為她贏得了永久的感激和尊重。

界限的消失是我們非專準主義者時代的特徵。首先當然是因為科技已經完全模糊了工作與家庭之間的界限。這年頭,在人們期待我們可以隨時上工方面似乎毫無界限可言。(我最近請了一名行政助理,她替我安排的客戶會議時間包括週六上午,即使那場會議沒有特別的急迫性,但她不認為排在週六有什麼不尋常的地方。週六已經變成新的週五了嗎?我很想知道。)但多數人並沒有意識到,這個問題不僅是界限已經模糊了;而是工作界限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慢慢進入了家庭領域。很難想像,大多數的公司主管會放心讓員工在週一早上帶孩子去上班,但他們似乎並不認為期待自家員工在週六或週日進辦公室處理案子有什麼問題。

哈佛商學院教授暨《創新者的處方》(The Innovator’s Prescription) 一書的作者克雷頓. 克里斯汀生(Clayton Christensen)就曾被要求做出這種犧牲。當時他在一間管理顧問公司工作,其中一名夥伴過來找他,要他週六務必進公司幫忙處理一個案子。克雷很簡單地回答:「哦,很抱歉。我答應每個週六都要陪老婆、孩子。」

那位夥伴很不高興,他怒氣沖沖地離開,但沒多久就回來表示:「克雷,我跟組裡的每個人都說過了,他們說那就週日進來。所以我希望你會在。」克雷嘆了口氣然後說:「我很感謝你試著這麼做。但週日不行。我把週日留給上帝,所以沒辦法進來。」如果那位夥伴先前很挫敗的話,他現在更是垂頭喪氣。

儘管如此,克雷頓並沒有因為堅守立場而丟掉工作。雖然他的選擇在當時不算普遍,最後他卻因此獲得了尊重。設定界限帶來了好的結果。

克雷頓回憶:「它讓我學到一個重要的教訓。如果我有一次例外,我就可能有很多次例外。」

界限有點像是沙堡的城牆。我們讓一面牆倒下的瞬間,其他牆面也會跟著崩塌。

我不否認設定界限可能很難。真瑛有可能失去工作機會。克雷頓不願意在週末加班也有可能限制他的事業發展。界限確實可能付出昂貴的代價。

然而,不推辭的成本更高,它會使我們在選擇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上變得無能為力。對真瑛和克雷頓而言,在職場上受到尊重,以及將時間留給上帝和家人是最重要的,因此他們會刻意並策略性地選擇將這些事情列為優先事項。畢竟,如果你不設定界限,就不會有任何界限。或者更糟,會有界限,但它們是由另一個人設定,而非出於你自己刻意的選擇。

專準主義者將界限視為自主權的提升。他們認清,界限能讓自己的時間不受挾持,而且通常能讓自己從對非必要事物─只會促成他人的目標,卻無助於促成自身目標的事─說不的負擔中解脫。他們知道,清楚的界限能讓他們事先排除來自於他人的要求和拖累,以免從真正要緊的事情上分散了注意力。

他們的問題不是你的問題

當然,設定界限的挑戰不只存在於職場。在我們的個人生活中,也有一些人在索求我們的時間時,似乎不知界限為何物。你有多常覺得自己的週末被別人的待辦事項所挾持?在你的個人生活中,有沒有人似乎意識不到自己正跨過界限?

這些人會把他們的問題變成我們的問題。他們會使我們從自己的目標上分散了注意力。他們只在乎自己的待辦事項。假使我們任由他們這麼做,他們會為了對他們至關重要的活動─而非那些對我們至關重要的活動─而吸乾我們的時間和精力,並阻礙我們做出最高程度的貢獻。

那我們該如何效法真瑛和克雷頓.克里斯汀生,並設定出能保護我們免受他人待辦事項影響的各種界限呢?以下是一些可供參考的準則。

別搶他人的問題

我不是說我們永遠不該幫助別人。我們當然應該去服務、去愛,並使他人的生活有所不同。可是當別人把他們的問題變成我們的問題時,我們就不是在幫他們忙了;我們是在助長他們的行為。

一旦我們替他們扛下問題,我們所做的一切不過是在奪走他們解決問題的能力而已。

亨利.克勞德(Henry Cloud)在他的著作《過猶不及:如何建立你的心理界限》(Boundaries)中就提到了類似的情形。

想像有個鄰居從來不替他家的草坪澆水。可是每當你打開你家的自動澆水系統,水就全灑在他家的草坪上。你家的草坪因此發黃枯萎,但鄰居低頭看著他家綠油油的草坪心想,「我的院子還不賴嘛!」於是人人都是輸家:你們的努力只是徒勞,鄰居則從未養成替自家草坪澆水的習慣。解決方案呢?一如克勞德所言,「你得搭個籬笆,別讓他家的問題進到你家的院子裡,那些是他家的問題。」

在職場上,人們總是想用我們家的澆水器去澆灌他們家的草坪。可能的形式包括:老闆把你加進一個她偏愛的專案委員會;一位同事請你對某個她自己沒空做到完美的報告、簡報或提案給些意見;或是一位同事在你回辦公桌處理重要事項時在走廊上叫住你,然後沒完沒了地講了一堆。

無論誰為了自己的目的試圖吸走你的時間和精力,唯一的解決方法就是搭籬笆。而且不要在別人提出要求的那一刻才搭籬笆,你必須事先就把籬笆搭好,清楚地劃出禁區。如此一來,你才能在關口攔下浪費時間和踩你紅線的人。請記住,逼這些人解決他們自己的問題,對你和他們同樣有利。

界限是解放之源

一所位在繁忙道路旁的學校,以它的故事優雅地證明了這則真理。一開始,孩子們只能在操場上一小塊靠近建築物的地方玩耍,大人可以就近盯著他們。但後來有人沿著操場搭了一圈籬笆,現在孩子們可以在操場上的任何地方玩耍了。事實上,他們的自由多出了一倍以上。

同樣地,如果我們不在生活中設定明確的界限,我們最後很可能會被別人替我們設下的限制所束縛。另一方面,當我們有了明確的界限時,我們便能在我們刻意選擇探索的整個區域(或所有選項)中,自由自在地精挑細選。

找出你的絆腳石

如果你無法向自己和他人明確地表達界限,那麼期待他人尊重自己甚至理解自己,很可能是不切實際的。

想想那個經常把你拉離最重要路徑的人。把你的絆腳石列成一張清單─這些人提出來的要求或活動你只要拒絕說好就行了,除非它們基於某種原因,剛好和你自己的優先事項或待辦事項重疊。

另一種找出絆腳石的快速測試是,只要你覺得被某人的要求侵犯或欺騙時就立即寫下來。它不見得會以某種極端的方式讓你注意到。即使只讓你感到一絲惱怒─無論它是討人厭的邀約、不請自來的「機遇」,或是有人請你幫個小忙─都是發現自己隱含的界限的一條線索。

制訂周密的社會契約

我和一位在執行專案時作風完全相反的同事搭檔過。有人預言我們之間會有火藥味,但我們的工作關係其實相當和諧。

為什麼?因為第一次開會時,我特別說明了我的優先事項,以及在專案存續期間,我願意或不願意承擔的額外工作是什麼。

「讓我們先講好我們要達成的目標,」我起了頭。「這裡有幾件事情對我而言相當重要⋯⋯」接著我要求他做同樣的事。

於是我們擬出了一份「社會契約」。只要事先對我們真正想達成的目標和雙方的界限有所了解,我們就不至於浪費彼此的時間,用惱人的要求給彼此強加負擔,並讓彼此從真正重要的事情上分散了注意力。而結果是,我們都能對這個專案做出最高程度的貢獻─而且我們全程都相處得非常好,儘管我們有所差異。

透過練習,堅守你的界限將會變得愈來愈容易。

摘自《少,但是更好》

Photo:Andrzej Karoń, CC Licensed.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