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馬克思下的中國,共產主義價值是否動搖?
人文社科

發表日期

2019.08.22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韓國瑜VS.蔡英文
曾主持《聯合報》社論二十一年的總主筆黃年,是評論界出名的悍將。在二0二0總統大選的背景下,透過他的利...
定價 480
優惠價 79折,379
$480 79$379
加入購物車

馬克思下的中國,共產主義價值是否動搖?



圖片來源:pixabay

希望習近平看到此文

中共十九大引領的修憲木已成舟,在各種議論中,似皆存有一種「集中權力辦大事」的想像,可謂對中共當局仍流露出若干善良的期待。

集中權力,中共除了欲使中國富起來、強起來,更重要的是應當辦兩件大事。一是如何處理過去,一是如何處理未來。而且,在今日這個當口,中共「如何處理過去」,要比「如何處理未來」來得重要。

因為,中共若不能正確處理好過去,即不可能有正確的未來。

馬克思發明的重大政經謀略

先談如何處理過去。中共過去(尤其是前三十年)的政治論述與政治實踐皆是誤蹈歧途。政治論述以馬恩列斯毛為主架構,實踐則表現在反右、三面紅旗及文化大革命等真實施政。

所謂處理過去,是指可以利用改革開放提升的統治實力為過去辯護,並重建過去的正當性,使中共及中國的未來仍植根於馬恩列斯毛的體系中。

但是,反過來,也可利用提升的統治實力,逐漸脫卸掉過去的政治包袱,以求中共及中國的脫胎換骨。就此以言,中共在十九大後的表現著實令人駭異。政治局專案學習《共產黨宣言》,宣揚「五一口號」七十週年,又盛大紀念馬克思二百年誕辰,這些返祖行為誠可謂倒行逆施。

稱馬克思為「千年第一思想家」,謂「沒有任何理論比馬克思主義更具影響力」,這類說法皆有其局部的正確性。因為,馬克思在他那個年代點出了工業革命後出現的高度社會不公,其人道精神無可置疑。

且他從經濟面向上看出了新興工人階級在政治鬥爭上的主體性與工具性,更是在政經運作謀略上的重大發明,影響至今。馬克思是因為他入時代又劃時代又自成一家的獨特性,而成為「千年第一思想家」。

然而,成為人類另一主流政經體系的自由經濟及民主政治,相對於馬克思創造及衍生的共產專制體制,卻是由諸多先賢傳承接力數千年所創造的更偉大的文明架構。他們不像馬克思那般橫空出世,表現的卻是前後傳承與共同發展。

馬克思即使可稱「千年第一」,那是指他一家之言的獨特性,並不是指他對人類文明的貢獻是「千年第一」。相反的,謂「馬克思主義最具影響力」,以一百七十年來的歷史實踐言,這應是指馬克思對人類世界所造成的災禍性影響力,就個別思想家言,無人能出其右。

統治階級與資產階級的複合體

馬克思主義的三大柱石是:暴力革命、階級鬥爭,及無產階級專政。後來,運用在實際政治上,卻成了「共產黨一黨專政」的國家形態,且沒有一例不變成血腥暴政。

暴力革命,原是主張人民(或工人階級)有推翻不義政權的權利。但在後來的實踐中,人民對共黨一黨專政,非但再無暴力推翻的權利,甚至連基本的公民權與人權亦遭侵害剝奪。

不僅如此,共產黨內的血腥鬥爭,使得即使在共產黨內部,亦無民主及法治可言。馬克思將過去的「統治者/被統治者的鬥爭」的「官民鬥爭」,轉變為「資產階級/無產階級」的「階級鬥爭」,立即提升了工人階級在政治上的主體性。

但此一主體性,僅是出現在所有共產政權在暴力革命時期的動員號召中。及至建立政權後,即可發現這其實只是共產黨利用了無產階級作為奪取政權的工具而已。主體性遂變成了工具性。

馬克思主張國家及階級(與無產階級政黨)終將死滅,而以無產階級專政為「過渡」體制。但在政治實踐中,人民「暴力革命」的權利不復存在,只是呈現了共產黨的「暴力統治」。

且國家不但沒有死滅,反而成了一黨專政的專政對象。「資產階級/無產階級」的對立關係,至此又完全變成了「統治階級/被統治階級」的對立關係。

尤其,一黨專政的共產黨,儼然變成「統治階級/資產階級」的複合體,成為雙料的操控主體。及至共產統治階級的第二代以後,統治者已然完全沒有代表「無產階級」的身分,竟也搖身一變成為「權貴資產階級」,在政治及經濟上皆成為特權。

因此,所謂的「無產階級專政」,已變質為「共產黨政經特權階級專政」。於是,政治鬥爭遂變成「永不可推翻的統治階級vs.永不能翻身的被統治階級」的鬥爭。

這是十八世紀民主人權啟蒙運動的大反動。已不是馬克思初心想像的人道主義烏托邦,而是已經被證實為禍害了億萬生靈及使人類文明創鉅痛深的曠古滔天罪孽。這樣的馬克思,直可謂是「千年禍害第一人」。

在一百年前(俄共)或七十年前(中共)推崇馬克思,由於人道的煽惑,也許是良有以也。但若於今日在血淚實踐後仍以馬克思為師表,則已可謂全無政治理智可言。

至於中共在過去對馬克思主義的實踐,亦是完全經歷了前述的種種實況,甚至如文革更是變本加厲。這些不幸,如今皆仍歷歷在世人的記憶中,無庸贅述。

因此,論及如何處理過去,究竟是再對過去馬克思主義及中共的政治實踐加以正當化甚至鞏固化,或回過頭來設法有序漸進地擺脫二者的捆綁,使得中共及中國能脫胎換骨,甚至華麗轉身?何去何從,必須慎重。

【書籍資訊】
韓國瑜VS.蔡英文

韓國瑜VS.蔡英文

出版日期:2019.07.31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