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葡萄酒:神的飲料
生活風格.藝術設計

發表日期

2015.10.22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鐘擺上的味蕾
饗宴,是人類社會的表徵,也是人與野獸不同之處。──普魯塔克Plutarch● 古時必須帶鐵製面具才能...
定價 300
優惠價 85折,255
$300 85$255
書到通知我

葡萄酒:神的飲料


葡萄酒:神的飲料

當人類進入農業社會以後,葡萄酒幾乎同一時間就存在了。雖然有些學者認為啤酒是人類最早的酒,但是,啤酒或葡萄酒哪一種是人類最早的飲料酒,迄今仍未發現有力證據。然而葡萄酒的釀製追溯到西元前9000 年至西元前4000 年的新石器時代,似乎已有跡可循,因為考古學家已經在亞美尼亞和伊朗北部之間的札格洛斯山區(Zagros Mountains)挖掘出具有完整釀酒設備的酒廠遺址。酒的釀製得以成功,多歸功於三個因素:

1)大量穀物的農耕使糧食豐盈,人們有餘力及時間釀酒;

2)歐亞大陸發現了一種野生葡萄Vitis Vinifera,而今天全球99%以上的釀酒葡萄都源自這一品種;

3)製陶技藝的發明。札格洛斯山區的村落Hajji Firuz Tepe 挖出一只西元前6000 年的陶缸,經檢測有葡萄汁與發酵的遺跡。

關於葡萄酒最早的文字記載,是西元前2000 年美索不達米亞的《吉爾伽美什史詩》中。《聖經.創世紀》裡諾亞方舟的故事中也提到,諾亞是第一位在亞拉臘山(Mount Ararat)坡地種植葡萄的人,這個地點正好也在亞美尼亞和伊朗北部之間,當然諾亞也成為記載中第一個喝得酩酊大醉的人。後來發現西元前785 年左右,亞述帝國(Assyrian)首都尼姆羅德(Nimrud)的資料顯示,在一些城市中,已經開始配送葡萄酒給老百姓了。(尼姆羅德城以諾亞的孫子Nimrod 命名,因他建造了巴別塔﹝ Tower of Babel ﹞,希望能通往天堂,所以也稱為「通天塔」。)

大約西元前2500 年,克里特島以及可能包括同時期的希臘陸地,也開始栽種葡萄。考古學家研判,大量釀酒之風自人類有陶瓶開始,因為陶瓶的小口可防止酒快速氧化變成醋。希臘神話中,眾神飲用的花蜜(nectar),應該是蜂蜜酒;葡萄酒則是給人喝的,但後來酒也成為神的飲料。因為,在早期邁錫尼文明(Mycenaean Civilization)和米諾文明(Minoan Civilization)中,葡萄酒僅限菁英分子獨享,一般百姓喝的其實是啤酒。

希臘文化是西方思想的搖籃。希臘人相信要評估一個觀念是否有價值,最好的方式就是辯論。他們舉辦正式的飲酒聚會,叫做symposia(即現在研討會symposium 這個字的前身)。參加的人一邊喝酒,一邊吟詩,同時辯論,彼此針鋒相對,都想把對手辯倒。這個只有男人能夠參加的名流聚會在稱為「andron」的房間舉行,是一個男性專屬的特別房間。許多新的思想及深刻哲理都是透過飲酒會辯論而勝出的產物。對比之下,今天很多研討會似乎往往成效不彰,也沒有古時候的飲酒會好玩和有趣。

在古希臘,葡萄酒(以下簡稱酒)就等於財富。酒是古希臘最重要的出口商品之一,這可以從當時銅幣上許多和酒有關的圖案中看出。全世界第一本烹飪書是由一位住在西西里島的希臘美食家阿切斯特雅圖(Archestratus)所撰寫,其中許多內容與酒有關,可算是今日名酒評鑑書籍例如Parker’s Wine Buyer’s Guide 的始祖。當時希臘人對酒的年齡比它的年分還感興趣,跟現在比較注重年分不同,飲酒早已是文化和精緻生活的代名詞。

比選酒更重要的是,酒後如何保持風度。他們相信銅鏡照的是人的外表,酒則是心靈的鏡子。希臘哲學家埃拉托斯特尼就曾經說:「酒可以透露一個人埋藏在心底的事。」柏拉圖則拿飲酒來自我測試,看看是否會受酒精影響而引發不同的情緒,包括憤怒、愛情、傲慢、貪婪和怯懦⋯⋯等。希臘人認為適度飲酒是一種美德,滴酒不沾和飲酒無度都是不好的。飲酒會的目標是在清醒和爛醉之間找出平衡點,而這平衡的藝術至今似乎仍然是許多人追求一生而不可得的終極目標。

希臘人習慣把酒摻和了水再喝,因為他們相信只有神才能喝純酒。實際上,加了水以後的酒喝起來比較令人放心(因為酒精少了些),反之,酒也讓飲用水更安全。飲酒會開始前,要先倒三杯酒致祭,一杯敬眾神,一杯敬英雄的英靈,一杯祭祖先。看來東、西方以酒祭天崇祖的儀式頗有相似之處。

希臘人在飲酒時會先調好一大缸的酒,然後由每人舀取飲盡這缸酒。當時所有人都從同一容器中取用同樣的酒喝,已經開始代表某種民主的意涵。然而,柏拉圖在他所著的《理想國》(The Republic)一書中卻反對民主,因為大多數人對權力是「淺嚐即醉」,把太多權力交到一般人手上,很容易導致無政府狀態。放眼世界各國政府的現況,真是不禁要敬佩古希臘哲人的智慧。

希臘人很早以前就了解飲酒的本質。在西元前四世紀,歐布洛斯(Eubulus,希臘早期有名的詩人和喜劇作家)寫了一齣有關戴奧尼索斯(Dionysus,希臘酒神,也是重生及永生的象徵)的戲劇,當中曾寫到用水摻酒調好三大壺的酒(壺,krater,盛裝混水酒的雙耳容器,一大壺的容量大約是750 毫升),並指出三壺是最適當的量。他說,第一壺獻給健康,第二壺是愛情和快樂,第三壺獻給睡眠。如果多喝了,第四壺就是壞習慣,第五壺人會開始叫罵,第六壺是粗魯和辱罵,第七壺就要打架了!再喝至第八壺會破壞家具,第九壺變得憂鬱,到了第十壺則瘋言瘋語且醉得不省人事。

這是最早也最清楚寫出飲酒行為和酒量之間關係的文章。想想今天朋友之間的聚會,有人經常酒興一來就八、九杯,甚至十杯連喝下肚,前人提醒切勿飲酒過量的警告,誰又聽進去了呢?許多警語戒律是根據前車之鑑來的,但人類卻從不願在歷史中學習經驗,記取教訓,不停地出事,到底該怪誰呢?

摘自《鐘擺上的味蕾》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