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賈伯斯與蓋茲的合體升級版,鋼鐵人馬斯克
財經企管

發表日期

2016.10.22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鋼鐵人馬斯克(最新增訂版)
馬斯克曾兩度被自己一手創立的公司踢出門,其中之一是啟動線上支付革命的PayPal,如今他已蛻變成為全...
定價 500
優惠價 85折,425
$500 85$425
加入購物車

賈伯斯與蓋茲的合體升級版,鋼鐵人馬斯克


賈伯斯與蓋茲的合體升級版

科技業人士很容易把馬斯克的幹勁和野心程度,拿來跟蓋茲和賈伯斯相提並論。「跟這兩個人一樣,伊隆有著對科技的深刻理解、一個懷抱願景不受限制的態度,以及追求長遠目標的決心。」曾為賈伯斯和蓋茲工作,後來成了微軟首席軟體架構師的早慧天才榮格指出,「他有賈伯斯對消費者的敏感度,也有能力雇用非他專業領域的人才,這點比較像蓋茲。」人們或許樂見蓋茲和賈伯斯有個基因改造的私生子,那或許應該好好研究伊隆。

投資SpaceX、特斯拉和太陽城的創業投資人喬維特森,曾經為賈伯斯工作,也與蓋茲熟識。他形容馬斯克是這兩人的混和升級版本。「伊隆就像賈伯斯,無法容忍不是一流的玩家,」喬維特森說,「但我會說他為人比賈伯斯好,也比蓋茲優雅些。」

賈伯斯也以講究細節聞名,不過馬斯克更深入監督公司非常多的日常作業。在行銷策略和媒體應對上,馬斯克比較不圓滑,他的演說通常不排練,講稿也不潤飾,來自特斯拉和SpaceX的聲明稿多數都是臨場發揮。馬斯克還會在週五下午,記者回家度週末、可能會漏稿的時候,發出重大訊息,只因為那時候他剛寫完新聞稿,或想要發布之後繼續去進行接下來的事。相較之下,賈伯斯非常重視每次的訊息發布和記者會,但馬斯克就是沒有多餘時間那麼做。

「我沒有幾天的時間可以去演練那些,」他表示,「我必須即席演說,而結果可能有好有壞。」

馬斯克是否會跟蓋茲和賈伯斯一樣,帶領科技業進入新的境界?誰會是下一個賈伯斯?誰能成為未來主導科技產業的力量?

許多新創公司的創辦人、成功的事業經理人和傳奇人物都說馬斯克是他們最欽佩的人。

特斯拉愈能成為主流產品,馬斯克的聲望就愈高。他是罕見能夠重新思考一個產業、讀懂消費者,並有執行力的人物。一旦他的產業地位獲得證明,他肯定還會提出更多異想天開的構想。

「伊隆是少數幾個我覺得成就高於我的人,」解碼人類基因組並進而創造人工生命形式的文特說。他希望將來與馬斯克就一種可以被送到火星的DNA列印機進行合作。理論上,它將讓人類可以為早期的火星移民創造醫藥、食物和有用的微生物。「我認為生物遠程傳送機(biological teleportation)是真正能實現太空殖民的東西,」他指出,「伊隆和我一直在討論如何實現。」

Google共同創辦人、現任執行長的佩吉,是馬斯克最熱情的粉絲,也是他的摯友之一。馬斯克的借宿名單上有佩吉的名字。「他有點像是流浪漢,這點我認為有點好笑,」佩吉說,「他會傳電子郵件說:『我今晚不知道要住哪,我可以過來嗎?』我是還沒給他鑰匙或是其他什麼的。」

在科技公司當中,Google投入最多資金於類似馬斯克火星計畫的月球探測器計畫:自動駕駛車、機器人,以及一個現金獎項徵求以低成本方式登陸月球的機器。然而,員工已達數萬名的Google,要隨時接受投資人的檢視與分析,它得在種種的限制和期許下作業,這讓佩吉有時候不得不嫉妒馬斯克,因為馬斯克已成功的讓激進改革理念深植於他的公司DNA中。

好理念總是很瘋狂

「矽谷或一般企業領導人,他們通常不缺錢,」佩吉說,「如果你擁有想花都花不完的財富,那麼你幹嘛還要花時間在一個吃力不討好的事業上呢?那是為什麼我發現伊隆是個格外鼓舞人心的例子。他說:『好吧,我在這個世界上真正應該做的是什麼呢?解決車子問題、全球溫室效應和讓人類成為多星球公民。』我認為,他說的那些目標,是相當令人信服的,現在他有幾家公司正在實現這些理想。」

「這也成了他的一項競爭優勢。如果可以為一個竭盡全力想要登上火星的人工作,你為什麼還要為國防承包商工作呢?你可以用一種對公司真正有利的方式來精確界定問題。」

有一段引述佩吉的話,一度四處流傳,說他想要把他所有的錢都留給馬斯克。佩吉覺得他的話被錯誤引用,但卻支持這個想法。「我目前不會把我的錢留給他,」佩吉說,「但是伊隆為人類擁有一個多星球社會提出相當令人信服的理由,否則我們可能都會死,為了種種不同的理由,這似乎是悲哀的。我認為他的計畫是非常可行的,在火星成立永久的人類殖民地,而我們需要的是相對少的資源。我只是試圖強調那真的是很強大的理念。」

佩吉指出:「好的理念在實現之前總是瘋狂的。」這是他試圖運用於Google的原則。佩吉和布林公開表示有興趣開發書本全文搜尋技術時,他們諮詢的專家們都說,將所有的書本都數位化是不可能的。但這兩個Google創辦人決定進行測試,以決定在合理的時間內掃描這些書本是否實際可行。他們的結論是可行的,而且Google從那時起至今已經掃描了數百萬本書。

「後來我了解到,對於我們不太了解的事物,直覺並不可靠,」佩吉說,「伊隆談論這點的方式是:你永遠必須從問題的首要原則開始。它的物理性質是什麼?要花多久時間?成本多少?我可以讓它便宜多少?你需要有這種水準的工程和物理知識,去判斷什麼是可能的、有趣的。伊隆特別的地方在於這些知識他都知道,他也了解商業、組織、領導力,及政府相關事項。」

有時候,馬斯克和佩吉會在Google於帕羅奧圖市中心的一間祕密公寓裡會談,這間公寓位於一棟比較高的建築內,可遠眺環繞史丹佛大學校園的山景。佩吉和布林會在這間公寓進行私人會議,並請專屬廚師為賓客準備食物。馬斯克出席時,對話通常比較天馬行空。

「我曾經去過那裡一次,伊隆在談論建造一架能夠垂直起飛和降落的電動噴射飛機,」創業投資人、也是馬斯克友人的扎克瑞說,「佩吉說這架飛機應該能夠降落在滑雪坡道上,布林說它必須能夠停泊在曼哈頓港。然後他們開始討論建造一架一直繞著地球飛行的通勤飛機,你可以跳上去,並以驚人的速度飛到各地。我認為所有人都在開玩笑,但結束時,我問伊隆:『你真的要做那個嗎?』他說:『對。』」

「我想這些討論有點像是我們的娛樂消遣,」佩吉說,

「我們三個談論有點瘋狂的事情,除了好玩,我們也常發現最後真的可行的東西。我們討論了數以百計或數以千計有可能發展的東西,最後得出幾個最有發展潛力的。」

有時候,佩吉談論馬斯克,就好像他是得天獨厚、天生有一股力量,能夠完成商業界人士永遠不會去嘗試的事情。「我們認為,SpaceX和特斯拉的風險極高,但我認為伊隆無論如何都會讓它們成功,他願意忍受一些個人必須付出的代價,而且我認為,他的勝算事實上相當高。如果你與他有私交,你就會知道,回顧他創辦這些公司的經歷,你會說他的成功率超過90%。我的意思是,現在我們正好有個典範證明,你可以對某件別人認為瘋狂的事情充滿熱情,而且你可以非常成功。從這點看伊隆,你會說:『好吧,或許這不是運氣,他成功了兩次,不可能完全是運氣。』我認為,在某種意義上,或許我們應該讓他做更多的事。」

思考下一代的質量危機

在商人和政客短視近利的時代,佩吉把馬斯克當做創新典範,希望其他人會效法馬斯克。

「我認為,我們這個社會在決定什麼事情是真正重要、值得去做這方面,做得並不好,」佩吉說,「我們並未以全面性的方式去教育下一代。你應該有相當淵博的工程和科學背景,也應該有領導力、商業的訓練,具備管理、組織或募集資金的相關知識。我認為多數人都未具備這些能力,這對未來發展將會是個大問題。工程師通常接受的是專屬領域的專業訓練,但當你能夠將這些學科全部融會貫通思考,你會有不同的思維,並可以激盪出夠瘋狂的點子,以及可能的做法。我認為,那對於這個世界來說真的很重要,那是我們取得進步的方式。」

當然,未來仍然充滿變數,馬斯克的三家公司都將不斷面對重大的挑戰與技術問題。他賭上人類的創造力,深信太陽能、電池和航太科技將會跟上他預測的價格和性能曲線,就算這個賭注如願達標,特斯拉還是可能面臨各種無法預期的車輛召回,SpaceX也可能發生載人火箭爆炸,這類事件一旦發生,很可能當場終結這家公司。

戲劇性的高風險,幾乎緊緊跟隨著馬斯克所做的每件事,就算事事順遂進行,他還是要持續面臨新的風險。

「我希望能死於火星上,」他表示,「不是撞上去的那種。理想的情況是,我想要去拜訪火星,回來一陣子,然後等我大約70歲左右去那裡,接著就待在那裡。如果事情順利,情況就會是那樣。」

摘自《鋼鐵人馬斯克》

鋼鐵人馬斯克

Photo:pixabay, CC0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