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有能力付出,是一種福氣
健康生活

發表日期

2015.10.28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創造1400個重生奇蹟
高雄長庚醫院陳肇隆院長,被稱為「換肝之父」。1984年,台灣對腦死還未完成立法,他冒著被起訴的危險,...
定價 400
優惠價 85折,340
$400 85$340
書到通知我

有能力付出,是一種福氣


忙碌的護理工作,連結了悲歡喜樂的不同故事,一九九一年就加入團隊的護理師黃妙味,在病人的熱情和勇敢中,不斷獲得前進的力量。病人之於她,是生命的導師。

有能力付出,是一種福氣

每週一是肝臟移植聯合門診日。肝友們早上抽過血後,等待下午看診的空檔,總會晃回「娘家」─肝臟移植病房。肝友多來自於外縣市,陳肇隆院長貼心地在肝臟移植病房挪出空間,提供肝友衛教、休憩、看書。

於是,週一上午十樓護理站、交誼廳門庭若市,好不熱鬧。當移植數超過千例,「肝友同學會」更顯龐大。「同梯的」感情特別好,回診午餐會、回診同鄉會、同肝共喜會、同梯兄弟會、打氣吃喝會…,各種「巧立名目」的聚會就這麼出現了。

週一總是忙碌地準備移植手術的新個案、安排新的捐受肝評估、解決術後出現問題的病人..,再加上門診回來打招呼的老朋友,或是請教居家護理、醫療問題的,忙得不可開交。

可是無論再怎麼忙,我的心情也會豁然清爽。

一定要幸福

「妙味姊,我結婚了,這是我先生!」一九九七年移植肝臟的姿萱嬌羞介紹著,一旁媽媽更是難掩喜悅。「恭喜啊!」我替他們感到開心。

當初,姿萱的父母親因為她的威爾森氏症憂心忡忡。眼看著病情愈來愈嚴重,家中沒有合適的活體肝臟捐贈者,如果再等不到大愛捐贈,年輕的生命即將結束,他們心中百般不捨,自責不已,每分每秒都是煎熬。

如今,肝臟移植術後,女兒大學畢業、順利就業,也找到可以託付的另一半,脫軌失序的人生又重回正常。

「真好,要幸福走下去喔!」我滿心祝福。

「感謝上天的垂憐與眷顧,這是陳院長與團隊幫忙給予的,」媽媽感激地說。

父母的眼淚

從事肝臟移植專科護理師工作以來,膽道閉鎖的小朋友一直讓我感觸深刻。這些小小娃兒一出生到這個世界,就受盡折磨、苦難,吃了就拉、皮膚又黃又癢、病懨懨、乾乾瘦瘦。

爸爸、媽媽每天將他們抱在懷裡,哄著、護著,不知流了多少眼淚,跑了多少醫院,還要擔心死神偷走心肝寶貝。

一九九四年,高雄長庚醫院陳肇隆院長與移植團隊,因為看到許多小病人在等待大愛捐肝的漫長歲月裡,受盡百般折磨,依舊抱撼而終,非常不捨,終於取得已故王永慶董事長的支持,開始發展兒童活體肝臟移植。

劉家何,台灣首例兒童活體肝臟移植,他罹患的正是膽道閉鎖症。家何媽媽個頭小小,救孩子的意志力卻十分強大,不怕痛、不怕苦。

因為是首例,家何媽媽當時多做了好多評估檢查及準備,如:抽血、電腦斷層、胃鏡、膽道攝影,術前一個月開始抽血、備血,偌大的針頭落在瘦弱的手臂上,從來沒有皺過眉頭,唯一的期待就是救家何。她心甘情願的高度配合,堅忍異常,非常勇敢,真的令我又佩服又感動!

家何術後,父母仍然戰戰兢兢,仍然有許多放不下的煩惱,如:排斥、感染或數據變化,也擔心孩子忘了吃藥、個性驕縱、就學不順等。我疼惜這些孩子,也不捨爸爸媽媽的憂心。也許「用心、放心、平常心」,才能讓孩子健康快樂、正常發展,也才能面對所有挑戰。

永遠的寶貝娃娃

週一早上,偶而會有嬌羞的小美女、長著鬍鬚的小帥哥,嘩嘩然跑來,「妙味阿姨,媽媽說很久沒有看到您,要我來看您!」

不說他們是誰,我還真是認不出來了呢。以前只曉得哭鬧的娃兒,長得都比我高囉!

面對這些玉樹臨風、亭亭玉立的小帥哥美女,我心中的感動油然而生,眼角突然有點濕濕的。

小娃兒都大了,不能再像他們小時候可以又摟又抱了,可是我好想跟他們說:要體恤父母的辛勞,要感念父母的恩情,要好好照顧自己,要快快樂樂長大,不要再讓父母操心、擔心,你們永遠都是我們的寶貝娃兒。

越洋而來的關心

突然有人用不太道地的英文跟我打招呼:「Hello!」

我抬起頭來。喔!原來是團隊移植過菲律賓小孩的爸爸、媽媽。「Hi! Why you come back to Taiwan?」我揚起笑容,心想著怎麼會回台灣呢,正想問小朋友呢,突然憶起孩子換肝後,因心肺併發症走了。

往事歷歷,如在眼前。

當初,菲律賓爸爸、媽媽抱著希望,帶著十歲的兒子,漂洋過海來到高雄長庚。孩子腹脹如鼓,無法行走,皮包骨般的瘦弱,喘息虛無如絲,十歲卻只有兩歲的身材,移動都要依賴爸媽。

菲律賓當地的醫師告訴孩子的爸媽:孩子肝硬化了。但爸爸、媽媽說什麼也要救唯一的兒子,因為兒子的心願是:「重獲健康」。

後來,聽說換肝可以救命,於是他們募款、變賣家產,辭去工作,千里迢迢、千方百計來到高雄長庚。團隊評估後,覺得孩子的病況、體能,恐怕無法負擔這麼大的手術,再加上嚴重肺動脈高壓,縱使肝臟移植成功,生長發育或其他器官恢復,可能都不樂觀,更怕大手術後加速惡化。

團隊思索再三,想婉拒他們的請求。然而,孩子的爸媽實在太悲痛,以致於身形憔悴。團隊於心不忍,不知道再次拒絕後,他們如何面對摯愛的兒子、如何跟苦苦哀求活下去的兒子說。

孩子懇求團隊接受挑戰,他要把握任何可以活命的機會,不願意未戰而亡。

爸爸、媽媽說:「請給兒子一次機會吧,如果真的併發其他問題,我們會接受。」

團隊點頭了。移植手術成功,肝臟功能恢復,可是,接踵而來的心肺功能潰敗,卻讓團隊的醫療處置怎麼也抵擋不住,小朋友就這樣撒手西歸!

孩子的爸媽強忍悲傷,在社服與教會團體、病房醫護人員、肝友協助下,處理完寶貝的後事,搭機回菲律賓。移植團隊對於孩子不樂觀的病情,無力回天,也無法說出什麼令人放心的安慰話語,只能默默陪伴他們。

我想起當時,這對爸媽讓我看孩子的照片,我說孩子很可愛、很帥,驕傲的表情在他們臉上油然而生;回菲律賓前,爸爸、媽媽傷慟欲絕、悲哀至極,還是跟團隊鞠躬道謝。我擁抱他們,要他們堅強走下去,要讓悲哀早點離開,要相信上帝的愛。

一年後,菲律賓爸媽回來了,怎麼了嗎?

「沒事,都很好,兒子的苦難已經結束了。現在,我和太太過得很好,太太說一定要回台灣來看你們,謝謝你們的幫忙與陪伴,讓我們身在異鄉卻不孤單無助。也要讓你們知道,我們很好,請你們安心,不要心疼我們。」

加油!勇敢的菲律賓爸爸、媽媽,一定要更快樂地活著!

姻緣由肝註定

「妙味小姐,這請汝吃,阮查某囡的餅。」

「楊崑山,阮親家啦!伊捐肝的厚生要做我囡婿,呵呵呵!」鄭明輝和太太笑得合不攏嘴。

「恭禧喔!要佮院長講喔!院長一定會足歡喜,」我說。真是驚喜!這麼奇特的緣分!

「阮也會送餅給院長,院長是阮兩家伙的媒人呢!」

鄭明輝,二○一○年四月活體肝臟移植,二女兒捐肝;楊崑山,二○一○年十二月活體肝臟移植,大兒子捐。因為移植時程相近,兩人同時住院,一起對抗病魔,同肝共苦的經驗讓他們相識相知、相互鼓勵,進而成為莫逆之交。

鄭、楊兩家熟絡後,對彼此的子女都有好印象,決定出面安排孩子相親。

姻緣「肝」註定,兩老和新人都覺得,是高雄長庚移植團隊給了他們這個不可思議的幸福,是天上掉下來的大禮物。說什麼也要送個喜餅謝謝院長大媒人,和移植團隊分享喜氣。

院長覺得這是肝友子女間第一次互締良緣,真是太美好了,於是在辦公室布置喜氣浪漫的婚禮氣球,準備新人來到時,一起祝福慶賀。團隊創造了新生命,再圓滿許許多多的濃情蜜意,對親愛的新郎、新娘,我們有深深的感動和感謝。

前路處處有驚喜

有時候,病人在護理站留給我的小卡片,隻字片語也足以讓我動容。

還記得年前,蔡文煌送給我一本《高雄市慈德幼親協會會刊》,讀了之後,我久久不能自已。

蔡文煌,在二○一三年的感恩追思大會娓娓道出自己的故事。他四十歲時,因為一場車禍,瞬間失去一雙兒女和岳父,導致憂鬱纏身;有了信仰後轉念,投入育幼院大愛工作,照顧失去父母而無依無靠的小孩。五十歲時,他發現自己罹患肝癌,五等親內沒有合適的捐肝者,只好等待大愛捐肝。

我在想,如果我是蔡文煌,我走得過來嗎?面對每一次的震撼、失去摯愛與生命攸關,我撐得過來嗎?

「前面的路處處有驚喜,不管是好是壞,都要用惜福、感恩的心來面對,」蔡文煌如此雲淡風清。也許這才是人生應該有的態度。

病人之於我,常常是生命的導師。我在病人的故事裡,學習到如何挑戰自我,如何化悲痛為力量,如何將私自的小愛化為無私的大愛。原來,有能力付出也是一種福氣與美滿。

(黃妙味,高雄長庚肝臟移植專科護理師)

摘自《創造1400個重生奇蹟》

Photo:jacinta lluch valero, CC Licensed.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