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面對政局變盪,誰才是真正懂「民心」的侯選人?
人文社科

發表日期

2019.10.28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文明台灣
一九五九年,一個二十三歲的青年,幸運得到一份獎學金去美國主修經濟發展。受到「新觀念」的衝擊,看到自由...
定價 500
優惠價 79折,395
$500 79$395
加入購物車

面對政局變盪,誰才是真正懂「民心」的侯選人?



圖片來源:flickr

民心在翻轉,政治人物要換腦袋

學與思

.面對「民意如流水」的台灣,對政黨的忠誠度已在消失中,政治人物不能再硬拗。每當看到一個政治人物退出政壇,我內心是暗暗地為他們高興。

做對了一個「三贏」的決定:解放了自己,釋放了機會,增加了資源的流動。「放下」才是好的選擇。

.政治人物應該以「民生」為重,不要再操弄民粹;唯有放下悲情與兩岸對抗,才能走向開放與兩岸交流。

張作錦的「民主焦慮」

要做歐美社會的政治領袖,必須要告訴選民如何應對當前二十一世紀的三大挑戰:科技衝擊、氣候變遷、核武威脅。川普以保護主義、退出巴黎氣候協定、北韓金正恩核武談判為對策。

在全球注視的美中貿易對抗中,「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 Trap)」預言「兩強爭霸終必一戰」的可能,變成了顯學。二千五百年前希臘歷史學者修昔底德以「陷阱」敘述雅典崛起,使斯巴達產生恐懼,戰爭終於無法避免,毀滅了二個城邦。

哈佛大學教授艾利森(Graham Allison)在《注定一戰?中美能否避免修昔底德陷阱》(八旗文化,二○一八)中指出:當一個崛起的強權(中國),威脅到另一個已有的強權(美國)時,除非北京調整它的權力擴張,或華盛頓願意與中國共享太平洋霸權,一場戰爭爆發的可能性,比專家願意承認的要高。

遠在太平洋這邊二千三百萬人民的台灣,經歷了三十多年的民主洗禮,近年來卻陷入了資深媒體人張作錦所寫《誰說民主不亡國》(天下文化,二○一五)的焦慮。

細讀張作錦書中的論述如:

(1)台灣,成於民主,敗於民主?
(2)政客收買選票,百姓零售國家?
(3)台灣只能是「短暫的富裕」?
(4)自由而無秩序,終將失去自由?
(5)獅,醒了;龍,怎樣了?每一篇論述使讀者驚覺民主這塊金字招牌背後的脆弱與風險。

這本書名也可理解成:「台灣能跳出民主陷阱?」或「誰說民粹不亡國?」此刻或可用一句話概括:台灣三十年民主政治實施的結果是:民粹還在四處燃燒,民生則持續凋萎。

在這「民主陷阱」中,韓國瑜在高雄選舉的勝出,出現了台灣人民投票行為的大翻轉。再綠的高雄選民選擇了要過「好日子」,不要再「搞政治」。因此對民進黨政府輸掉十五個縣市的最大教訓是:重民生,輕民粹;放下悲情與兩岸對抗,走向開放與兩岸交流。

「務實新世代」崛起

《遠見雜誌》於一月下旬對「務實新世代」再進一步做了調查(見本期專題報導)。十八~三十九歲民眾在回答「您最關心哪一項公共議題」時,十二項議題中,複選最高的五項依次為:民生與經濟(三七.六%)、教育(三二%)、食安(三二%)、勞工權益(二六%)、醫療(二一%);最低的五項是兩岸關係(一七%)、國際局勢(一四%)、司法改革(一二%)、能源政策(一一%)、住宅(九%)。

當前的民意再度告訴法政背景的政治人物:一定要有能力處理民眾關心的民生經濟。國家、社會、企業是需要永續發展,但是有權力的人,絕不可以在位置上「永續經營」。

權力使人腐化、傲慢、貪婪、自私;幸虧政治上有「選舉連任」的限制,新聞媒體的監督,以及知識份子善意的忠告。政治人物第二任的表現,通常會比第一任差,甚至身敗名裂;當「貪婪」在第二任中發酵時,就更容易從自己的權力及安排的人事中,獲得各種龐大利益。

韓國瑜開創了一個「冷」民粹、「熱」民生的韓式思維。在「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及中華民國國旗飄揚下,接地氣的他就是一心一意要讓人民過好日子,戳破政客們虛情假意地操弄統獨及兩岸。

政治人物要「放下」

做為中間選民的作者,誠懇地呼籲國民黨與民進黨政治領袖首先冷靜地走出同溫層,認清在瞬息萬變的數位時代,「未來」不追隨「過時」的英雄。

愈有歷練的政治人物,愈要有勇氣認清:夕陽已經西下,群眾已經遠離,市場已經消失,掌聲已經屬於別人。

有些政治人物,一旦有權有位(不論中央或地方,民代與官派董事)就絕不放棄,並且用盡方法戀棧。另有些偏激的政治人物,還要不斷地興風作浪;使得全體人民因此負擔了太多內鬥與偏見的社會成本。

辜振甫先生有一句寓意深長的話:「下台的背影要優雅!」

輸了選舉的,要爭取下一次;任期已滿不能再選的,就另闢戰場;這些人物所爭者不是政策與政績,而是人脈與金脈。

面對「民意如流水」的台灣,對政黨的忠誠度已在消失中,政治人物不能再硬拗。人生,除了政治權力,還有太多值得做的事,以及太多不值得做的事。

每當看到一個政治人物退出政壇,我內心是暗暗地為他們高興。當然不是幸災樂禍,而是覺得做對了一個「三贏」的決定—解放了自己,釋放了機會,增加了資源的流動。

面對選舉,「變」是唯一的不變;還在位置上的,要維持自己的政治生命,趕快換腦袋—接地氣、懂民生、和兩岸。

另一個選擇:見「好」就收;見「壞」更要收。你會發現:「放下」才是最好的選擇。

【書籍資訊】
《文明台灣》
文明台灣
出版日期:2019.10.25

相關書籍 MORE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