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歌曲暢銷榜是如何產生的?你我的選擇其實在被控制著...
科學自然

發表日期

2019.11.04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成功竟然有公式
為什麼難聽到爆的歌曲,可以莫名成為當紅神曲?讀名校就能成功?還是因為畢業生成功了,讓學校有名?在公司...
定價 450
優惠價 79折,356
$450 79$356
加入購物車

歌曲暢銷榜是如何產生的?你我的選擇其實在被控制著...



圖片來源:pixabay

旁觀者的耳朵

雅虎音樂實驗室的創始人賽格尼克(Matthew Salganik)、達德斯(Peter Dodds)和瓦茲(Duncan Watts),可說就像是羅琳在科學界的同行。

這些人為了想瞭解人氣如何影響成功,他們先找出許多沒人願意簽約的樂團,再邀請成千上萬的參與者,收聽這些樂團的歌曲;這有點類似米爾絲那些手稿的音樂版。除非是樂團的朋友或家人,否則應該都沒聽過他們挑的那些歌曲。

音樂實驗室找來的這些參與者十分年輕,有四分之三還不到二十五歲,但都熱愛音樂。如果你可以想像自己十幾歲的女兒,一旦看到你的Spotify播放清單,臉上那副饒富趣味或大感厭惡的表情,現在你可以把那個表情乘以一萬四千人。怕了吧!

在不知情的情況下,這一萬四千名年輕人分別給帶到九個不同的虛擬房間。有些人屬於控制組,任務最簡單:由好到壞,把四十八首歌排列出來。

至於參與實驗的獎勵,則是可以從聽過的歌裡,下載任何歌曲,留存在自己的音樂庫裡。如果參與者下載了某首歌,應該是個可靠的指標,代表他或她確實喜歡這首歌,至少是會想再聽一次。

研究人員認為,在參與者都聽過之後,如果某首歌常常得到下載,應該就是「好歌」;如果乏人問津,應該就屬於「爛歌」。

當然,這裡的品質判定在於旁觀者的耳朵;這一萬四千名參與者,主要是美國青少年,他們喜歡的歌對外西凡尼亞的老奶奶或古典音樂家來說,很可能覺得難聽得恐怖。

所以,想把真實的品質量化,其實非常具有挑戰性。我們還能有一絲希望做到的,是衡量一首歌的「適存度」,也就是和其他歌曲相較、能抓住我們注意力的能力。

由於控制組的成員,本來就和其他參與者沒有不同,對音樂的反應,應該也類似。控制組的參與者,就像是平常戴著耳機聽音樂做功課一樣,對各首歌曲給出忠實的評價排行,再下載自己最愛的歌曲,做為獎賞。就這麼簡單。

但是在一萬四千名參與者裡,控制組只占了一小部分,其他的參與者則是平均分配到八個虛擬房間裡,一樣是給出歌曲排名、再下載自己最愛的歌,但有一點關鍵的區別:這些人會知道同一小組其他成員,下載每首歌的次數。由於每個人進到房間下載歌曲的時間不同,所以每首歌的下載次數會不斷變化。

每個參與者看到的排行榜會稍有不同,就看先前的人都做了什麼決定。而且,每個人的決定也會讓之後進入房間的人,看到稍有不同的排行榜。

「下載次數」讓青少年得以運用自己社交世界的集體智慧,更容易找出最佳歌曲。這也確實發揮了作用:在全部這八個實驗組中,都有一首歌升上了榜首、屹立不搖,這件事的一致性高到驚人。換言之,對於哪首是最佳歌曲,每組都很快達成了共識。

但有個意想不到的發展:雖然每組內部都迅速明確達成共識,但各組的結論卻大不相同。我們可以看到,這八組就像八個平行宇宙,音樂品味截然不同。

舉例來說,某一組最喜歡的歌曲是52 Metro樂團的〈Lock Down〉,但有另一組非常不喜歡這首歌。只要青少年一感受到同儕的偏好,他們的喜好就會因同儕影響(社會影響)而扭曲,使得結果出現驚人的不可預測性。

如果成功的唯一決定因素就在於適存度,應該會有一首最佳歌曲總是勝出,而且也應該可以預測。但我們已經知道,事情沒那麼簡單。

由於人的表現有上限,我們已經看到,如果是一群表現都十分優異的人,就算是專家也很難分辨高下。然而,雅虎音樂實驗室找來的這些競爭者,並不一定都非常優秀,但各組之間仍然無法達成共識。

事實上,這次實驗唯一可預測的結論,就是我們難以預測最受歡迎的歌曲會是哪首。社會影響(social influence)愈強,結果就愈不可預測。只要有一首歌得到最初的聽眾喜愛,後續的聽眾就會接受這首歌,而且是加碼的喜愛。至於這首歌本身的品質究竟如何,似乎與結果沒什麼關係。

【書籍資訊】
《成功竟然有公式》

成功竟然有公式

出版日期:2019.10.31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