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我只想上學!」難民兒童被剝奪的教育權利
科學自然

發表日期

2019.11.12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馭風男孩
在天災人禍不斷的非洲,在愛滋病與貧窮交相迫的馬拉威,在巫術風行的小農村,在這個似乎看不到希望的所在,...
定價 380
優惠價 79折,300
$380 79$300
加入購物車

「我只想上學!」難民兒童被剝奪的教育權利



圖片來源:unsplash

之前我以為上學後,會比較容易忍受飢餓,但是現在發現坐在教室裡,飢餓的痛苦程度不亞於種田的時候,而且還更糟。我坐在教室裡,肚子大聲的咕嚕抗議,糾結成緊緊的一團,搞得我的腦子不得安歇。

不久之後,我發覺自己的精神難以集中。開學第一週,同學的課堂表現相當踴躍,但是僅僅兩星期之後,飢餓已削弱大家的學習力。很快的,整個學校逐漸遭沉默籠罩。學期剛開始時,坦波先生問:「好,有問題嗎? 」會有十幾隻手衝到空中,但現在卻沒有人自願發言,大多數的學生只想回家尋找食物。

我注意到大家的臉龐日漸消瘦,接著有些臉孔完全消失。由於家裡沒有沐浴乳或肥皂,大家的皮膚變得汙灰乾燥,彷彿遭灰燼覆蓋。下課時,大家原本喜歡談論足球,現在則由飢餓的故事取代。

「我昨天看到有人在吃玉米莖稈,」一個男同學說:「根本還沒熟到發出甜味呢!我跟你打包票,他們一定會吃壞肚子的。」「各位紳士,改天見了,」另一個男同學說:「我明天不來學校,我看我沒力氣走過來了。」餓得無法來上學,其實無關緊要,因為二月份的第一天,菲瑞校長就在朝會上跟我們宣布:「大家都很清楚整個國家遭遇的困難,我們也面臨了同樣的困境。

不過你們很多人還沒有繳這學期的學費,到明天寬限期就結束了。」我的胃又緊緊縮成一團,我知道父親還沒幫我繳學費。過去這幾個星期,我不願意問他,想也知道他會說什麼。

學費是一千兩百克瓦查,而且一年要繳三次。在走回家的路上,我咒罵自己太過樂觀,放任自己開心成這副德行,實在搞不懂父母當初怎麼會讓我來上學。「怎麼辦? 」我問吉伯特:「大概要回家面對現實了。」「別想太多,好嗎? 」他說:「靜觀其變吧! 」回到家時,我在田裡找到父親。「學校說明天要繳學費,一千兩百克瓦查,」我說:「所以明天要帶錢過去,菲瑞校長可不是說著玩的。」

父親低頭看著泥土,就像他當初看著儲藏室裡的穀物布袋一樣── 彷彿在等待泥土告訴他答案,接著他無奈的看我一眼,那是我愈來愈害怕看到的表情。「兒子,你知道我們的情況,我們什麼也沒有。」

我看著他的嘴唇一張一合,但是腦袋裡卻是聽到菲瑞校長的聲音,重複著在我們走出學校時所說的話:「沒繳學費,不得上學。」「很抱歉,」父親說:「明年會好一點,別擔心。」看得出來父親非常難過,但是跟我的失落感比起來,根本不算什麼。隔天早上,也許只是為了虐待自己,我還是同時間起床,站在路上的會合點等待吉伯特。

我甚至還穿了黑色長褲和白襯衫,雖然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畢竟我又不去學校。不久之後吉伯特出現,他經過我身邊時說:「威廉,走呀,不一起上學嗎? 」我真想放聲大哭,但還是忍住了。「我要輟學了,我們家繳不起學費。」「噢,威廉,我真替你難過,」他說。吉伯特看起來非常失望,這竟然讓我好過些。

「也許你父母可以再想辦法籌錢。」「也許吧,」我說:「吉伯特,待會兒見。」我悶悶不樂,走到傑佛瑞家,打算跟他吐苦水。幾個星期前,傑佛瑞交到好運,一天晚上暴雨肆虐,一道閃電擊中他家後方的一棵大藍桉樹,大樹應聲而倒。

隔天早上,傑佛瑞在外頭用大砍刀把這棵樹劈成柴,沿路兜售,一塊賣三十克瓦查,他的家人因此兩、三個星期都有食物可吃。我忙著上學,他忙著劈柴販賣,這幾個星期見到他的機會不多,我等不及要跟他聊聊近況。

【書籍資訊】
《馭風男孩》
馭風男孩
出版日期:2019.10.29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