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成為家人是種緣分,照顧和分離都是必經的任務
人文社科

發表日期

2019.11.13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我的外科人生
「年輕的下一代如果有人因為看了這本書,而認為外科醫學不只是一種職業(job),不只是一種專業(pro...
定價 350
優惠價 79折,277
$350 79$277
加入購物車

成為家人是種緣分,照顧和分離都是必經的任務



圖片來源:pixabay

我的家庭生活

俄國文豪托爾斯泰(Leo Tolstoy)在《安娜.卡列尼娜》(Anna Karenina)一書中,曾說:「幸福的家庭家家相似,不幸的家庭個個不同。」

我的一生非常幸運,因為我有一個幸福的家庭,也因此家居生活並不特別。移民美國的抉擇

一九八一年,美國國務卿季辛吉密訪中國大陸國家主席毛澤東及國務院總理周恩來,美國總統尼克森後來訪問大陸,發表聯合公報,正式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並與台灣的中華民國斷交。

風雨飄搖中,一九八三年春梅帶著三個女兒前往美國長島的希克斯維爾(Hicksville),舉家移民投靠她的妹妹秀翠,那是一段我單獨在台的日子,也可以想像春梅在台灣與美國試圖平衡兩個家庭的辛苦。

一直到五年後,她們都獲得公民身分,才陸續回到台灣。大女兒昱欣後來在加州帕羅奧圖(Palo Alto)的一所女子寄宿中學畢業,昱佳與昱姍則畢業於台北的美國學校,而我在這段時間常來回美國多次探望她們。

走遍美國

在美國探視女兒的空檔,我常拜訪在美的醫學院同學,因此有人戲稱我到過所有在美國的同學家,例如:在堪薩斯州托皮卡(Topeka)的許信夫、在俄亥俄州的陳明恭、先在水牛城後在加州納帕(Napa)的葉弘宣、在紐約的姚繁盛、在安娜堡的吳安琪、在芝加哥的黃家興、在密西根州布萊頓(Brighton)的古榮一等,幾乎走遍美國。

春梅常疑惑,一九八三年決定移民美國,到底是對或錯? 凡事總是一刀兩刃,是與非只在轉念間,而好壞成敗也是見仁見智。

移民美國,讓我的一生增加了漂泊感,但也讓我們家真正跨出島國台灣,睜大了眼睛,看到了世界。如果沒有這個轉折,在台灣過完一生,我不認為是好的選擇。

我的女兒昱欣畢業於聖地牙哥的加州大學,並前往波士頓就讀塔夫斯大學牙醫學院(Tufts University School of Dental Medicine),成為牙科醫師;昱佳畢業於新罕布夏州的達特茅斯學院(Dartmouth College),在加大柏克萊分校獲得MBA學位;昱姍則獲得加大柏克萊分校的電腦科學(Computer Science)學士及麻省理工學院(MIT)的MBA學位。

最美好的時光

昱欣在加大聖地牙哥分校念書時,春梅在附近德爾馬(Del Mar)的社區,買了一棟有保全人員的房子。那個社區約有一百戶,在山坡上,緊臨五號高速公路。

我們有一個長滿天堂鳥花的後花園,並有一個很大的自動調節熱水池;客廳裡,擺了一台捷克製手工小型平台鋼琴。社區裡還有游泳池與健身房,房子靠近拉霍亞高爾夫球場,又近拉霍亞美麗的海邊。

聖地牙哥天氣非常舒適,風景絕佳,每一次去,都覺得非常快樂,那是我與春梅擁有的最美好且令人想念的時光。

感謝妻子的扶持

昱姍念大學時,我們在柏克萊分校北校區附近買了一間簡單而舒適的公寓,那是我們在美國的第二個家,昱姍很喜歡。這個公寓很有柏克萊大學城的韻味,附近的咖啡廳常有學生或教授埋首電腦工作。

三個小孩陸續到美國念書時,我們把台北四維路的房子出租,搬到龜山鄉長庚醫護社區,一直到二○○二年我離開長庚,住了有十年之久。

我把這段「搬家」的歷史流水帳式回憶一遍,目的是表示對春梅扶持這個家的感謝。沒有她的投入與照顧,我的一生將是一團亂。有時,我甚至認為自己某種程度是太過自私,擔心自己對家庭付出太少。

親子關係是任務也是緣分

最近,有人傳給我一段文字訊息。一位大學生寫到:「我欽佩一種父母,他們在孩子年幼時給予強烈的親密,又在孩子長大後學會得體地退出。」

「照顧和分離都是父母在孩子身上必須完成的任務,親子關係不是一種恆久的占有,而是生命中一場深厚的緣分。」

「我們既不能使孩子感到童年貧瘠,又不能讓孩子覺得成年窒息,做父母是一場心胸和智慧的遠行。」

我非常欣賞這段話,只是我認為,應該由為人父母的一方來陳述。我認為,父母與子女的關係是一種任務,而不只是緣分;在我們照顧兒女的同時,上天也賜予了父母照顧孩子童年時期的無窮喜悅。

【書籍資訊】
《我的外科人生》

我的外科人生

出版日期:2019.10.30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