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陳爸用生命打造書屋,給台東孩子一個完整成長的家
人文社科

發表日期

2019.12.03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修練幸福力
這個世界,有一群人默默行善,深入不同角落,給予他人溫暖;然而,這個「善」的起點,從一個人到一群人,力...
定價 450
優惠價 85折,383
$450 85$383
加入購物車

陳爸用生命打造書屋,給台東孩子一個完整成長的家


遠在台北都會區外、超過三百多公里的台東,這個被稱為台灣「後山」的地方,因為遠離都會區,長期資源缺乏,再加上許多青年人口為養活孩子與年長的父母,迫於無奈離鄉背井,造成孩子隔代教養、家庭結構不完整,進而有些孩子在求學或心理成長過程中,選擇自我放逐或逃避……

這群孩子,就是陳俊朗口中的「黑孩子」—不是因為他們皮膚黝黑,而是因為孩子們身處的家庭結構問題多、經濟條件弱勢等背景,於是成立孩子的書屋文教基金會,陪伴黑孩子們走向光亮之路。

原本只是想陪兒子長大

時間拉回到二十年前。過去的陳俊朗,和許多人一樣,努力打拚賺錢,賣過車子、房子,還曾和朋友合夥開酒店。在他忙於賺錢的過程中,最令他感受強烈的是,回到家,兩個兒子早已熟睡,等到早上起床,孩子已出門上學……,自己與家庭的距離愈來愈遙遠。

但他捫心自問:「我明明是很愛孩子的人!」賺錢與孩子間無法兩全,陳俊朗在一九九九年決定,從台東市回到老家建和部落,與孩子好好過生活。

他最初的想法是,找個公職或簡單的工作,有時間好好陪孩子長大。他計劃考書記官,邊讀法律書、邊陪兩個兒子。沒料到,陳俊朗開始接觸部落的孩子後,根本沒時間讀書,更別說參加考試。

會開始陪部落孩子,起因於學校都有所謂的故事媽媽,負責說故事給孩子聽,而他平時經常說故事給兒子聽。「也許是說得太好,」陳俊朗笑說,兒子乾脆推薦他給學校老師,讓他到學校講故事,成為故事爸爸,「我說故事真的很受孩子歡迎!」

長久相處下來,他回想起,自己還在念書時,就曾聽過有同學被毆打或沒錢繳學費,甚至遭性侵。不過,小時候的記憶不深、也不真實,直到再度接觸孩子們,常聽到他們無意間說起家庭狀況,以及各種不幸的遭遇。

家務事,介入還是視而不見?

「剛開始,我會有情緒,不解為何會有這樣的父母?」與孩子們的距離愈近,陳俊朗聽到的問題愈多,卻愈感無能為力。他坦言,自己曾想過不要涉入太深,畢竟介入別人的家庭問題,往往吃力不討好。

「你知道這女孩子被性侵,該怎麼辦?衝去她家打人嗎?」尤其,家庭出問題的並非個案,數量之多遠比想像嚴重,在介入與視而不見之間,陳俊陳朗陷入了掙扎。

陳俊朗曾碰到一位女生,從國小一、二年級開始,便遭親生父親性侵,當她敢講出來時,已是國中一年級。提起往事,她的臉色慘白、全身發抖,甚至她說會拿刀割傷自己的胸部。

他意識到這些事情對小孩子的影響及嚴重性,再也無法選擇沉默。

婉轉溝通,避免傷害

每當孩子們開心離去,不久便跑來說被爸爸打,「我心裡很難過,」陳俊朗直言。不過,他總會等到心情平靜、不憤怒時,才前去孩子家中拜訪,委婉瞭解他們的家庭狀況。

面對遭性侵孩子的家庭,他還是婉轉溝通,「要不要讓女兒到我朋友家住一陣子,孩子們可以一起念書、學習?」「我一心只想保護他們,」

他說,如果講得太坦白或直接,家長多半選擇粉飾太平,或說小孩子亂講話,也可能暴跳如雷,認為外人無權插手。如此,無法救孩子於水火。

可是,「真的防不勝防,」為了保護孩子,陳俊朗教他們,尤其是女孩兒,隨身帶著哨子,遇到長輩喝了酒或情緒不好時,先去鄰居或朋友家迴避一下。

同時,他也開始與孩子的鄰居溝通,希望鄰居可以主動關懷。
鄰居多少都知道這些孩子的家庭狀況,也許不見得願意涉入,但鄰居媽媽們總是會看不下去,以自己的方式保護這些孩子。

無能為力卻又無法放手

接近晚餐時間,許多孩子仍捨不得離開,他們喜歡書屋、喜歡跟在陳爸屁股後面,當陳爸及老師端出熱騰騰的菜餚,孩子們蜂擁而上,吃得津津有味,站在一旁的陳俊朗與老師們,總是既開心,又同時感到一陣心酸。

「很多孩子渴望家的溫暖跟愛,他們在這裡找到那種感覺,」陳俊朗帶著孩子念書、運動,甚至和他們共進晚餐,原本放學後無處可去的孩子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溫暖。久而久之,孩子們也希望能有好的表現,獲得他的認同。

然而,現實問題是,大家跟著他運動、讀書,每個人的一日三餐不能少,若再碰上繳不起學費的孩子,也得想辦法籌錢繳學費,甚至請課後輔導的老師來加強功課,樣樣都需要花錢。

那時的陳俊朗沒有收入,而且一方面要花時間陪孩子、一方面自己的積蓄已經花用殆盡,家人一度無法諒解。處在這樣的狀況下,他也曾經想放棄,只是無論如何放不下,因為「我是他們願意奮發向上、勇敢面對家庭問
題的動力,如果放棄了,孩子們也會想放棄。」

他回想自己一人獨撐的七年,眼看積蓄花光,曾經好幾次逃離,「我告訴孩子們:『陳爸真的沒空,你們不要來找我。』」

說出這些話的陳俊朗,無比心痛。當他承受不了孩子們的眼光,便會躲到台東市一、兩天,但總有小孩打電話給他:「我爸又脫我衣服……,我又被打……」聽完後,他馬不停蹄回去幫忙解決。

書屋的誕生

「即使想回去做生意,但心思都在這群孩子身上,」陳俊朗看到很多孩子,已經是國中生,課業表現卻只有國小二、三年級的程度,更擔心他們要如何自己面對家庭問題。

這時他才知道,自己根本離不開。從一開始的兩個、十個學生,一直到庭院曾一度擠滿六十多個學生,孩子們跟前跟後喊陳俊朗「陳爸」。

他記得,有次下大雨,門前的屋簷下擠了好幾十人躲雨,有學生問他:「陳爸,我們可以找個地方念書嗎?」起初只想陪孩子們念書的陳俊朗,知道孩子們已把他當親人且非常信任,於是他在家附近找了一處據點。

這處據點,成為孩子們口中的「書屋」,也就是建和書屋,裡面不僅有念書、吃飯等空間,還有洗熱水澡的浴室。

【書籍資訊】
《修練幸福力》

修練幸福力

出版日期:2019.12.02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