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別怕煽動鬼火
財經企管

發表日期

2015.10.29
收藏文章 0

別怕煽動鬼火


煽動鬼火

湯瑪斯.愛迪生(Thomas Edison)在一八七○年代末期,被認為是笨蛋,但他在成功發明電報之後,繼續追求更困難的現代科學目標之一:鎢絲燈泡。有人批評他「白費力氣」,也有人預測他遭遇「終將、必然、可恥的失敗」。

當時愛迪生和其他發明家所面臨最主要的問題,是世人認為電力非常危險─是「鬼火」。健康專家警告,太長暴露在燈光下會引起眼睛疾病、精神崩潰,還有,更可怕的是,黑斑!

燈光的確讓室內顯得昏黃,致使食物色彩黯淡、降低食慾,且女士們臉上的皺紋也更明顯。

西元一八七九年,愛迪生終於公開他在門洛帕克實驗室的研究成果,推出名為「小小陽光燈」的鎢絲燈原型,旨在創造更柔和的光線。批評者依舊無動於衷,他們稱愛迪生為騙子,還開玩笑地要他證明,他的燈泡可以照亮大型舞台。

這玩笑沒多久便成真,但不是愛迪生做到的。一八八○年某個寒冷的十二月夜晚,查爾斯.布拉許(Charles Brush)在紐約市百老匯、從聯合廣場到麥迪遜廣場這一段,裝置了二十三座五十英呎高的拱形路燈。

原本安排紐約市主計長的女兒扭開路燈開關,但她怕觸電而臨陣退縮。當燈光大亮,夜晚尤如白晝、黑影更顯陰暗。《紐約時報》記者描寫當時情景:「商店大理石外牆的白熱光影、頭頂上錯綜複雜的電線,再加上熙來攘往的車輛,全都赤裸裸地呈現真貌,無所遁形。」(這段敘述讓百老匯從此有了「白色大道」﹝the Great White Way﹞的別名。)

電燈出現在公共場合這件事廣受批評。行人紛紛撐雨傘擋住燈光;人們抱怨自己看起來蒼白如鬼。

儘管反對聲浪不斷,愛迪生依舊不放棄。更重要的是,他握有關鍵專利權,一手建立的愛迪生電燈公司(Edison Electric Light Company),又有摩根(J. P. Mogan)和范德比爾特財團(the Vanderbilts)的強大金援。

愛迪生和布拉許都是偉大的範例,教導我們要堅持自己的願景、了解創投目標,還要挺得住別人的批評。

以我的經驗來看,幾乎所有的創業家都曾被人誤控為發神經。若沒有人說你瘋狂,你是不可能有所成就的。看看以下幾個例子:

• 一九九九年,四位微軟員工聚在一起,一面吃著雷根糖、一面組裝出可望打敗索尼PlayStation的機上盒,他們稱之為Xbox ;刻薄的同事戲稱它為棺材盒。連他們在英特爾的夥伴也視之為笑柄:「一想到他們將搞砸幾百億美元,就覺得好笑。」有位主管表示。可是,這個雷根糖俱樂部繼續進行策畫、招攬聯盟,最後,居然還說服了最大咖的盟友,比爾.蓋茲。後來,Xbox成了微軟公司規模最大的「內部新興事業」。

• 雷蒙德.達馬迪安(Raymond Damadian)還是紐約一位默默無名的教授時,首度提出用核磁共振來檢測惡性腫瘤的概念。學校同事說他是怪人、騙子,以及不折不扣的大笨蛋。更糟糕的是,學校決定不續聘他。「這根本是未經大腦思考的理論。」有位同事說。達馬迪安並不氣餒,他申請了專利,並募到足夠資金來製造設備。一九七七年,他進行了首次的全身核磁共振檢查。

• 西元二○○二年,二十二歲的傑弗瑞.布拉弗曼(Jeffrey Braverman)在華爾街已有年薪六位數的工作,但他決定離開,協助拯救由祖父一手創立的家族事業。紐華克堅果公司(The Newark Nut Company)在全盛時期曾有三十名員工,如今只剩下兩名。「父親和叔叔都認為我瘋了。」傑弗瑞說。他後來把業務轉到網路,以Nuts.com的名稱重新出發。不到十年,該公司員工已經增為八十人,年營收超過兩千萬美元。

為什麼無論在任何領域,都會有那麼多創業家被指為,嗯,瘋子呢?

簡短的答案是,用非傳統的方式看待事情,深具威脅性:不僅威脅到那些從現狀獲利的人,也威脅到體制外那些有類似構想或想採取相同行動的人。尼可洛.馬基維利(Niccolò Machiavelli)在《君王論》(The Prince)裡提過這個概念:「展開事物的新秩序,是最難以執行、最不確定是否成功、處理起來最危險的一件事情。」馬基維利的意思是:改革者在因舊秩序而獲利的群體中四面楚歌,只有那些會因新秩序而受益的人看熱鬧似地支持一下。

所以,你的瘋狂構想絕對會備受批評,你該如何應對呢?

擁有它。

我是在職涯的轉捩點有所體悟的。就在和父母攤牌的幾個月後,我接到彼得的來電,當時他在南美尋找創業家,而我則在紐約尋求資金來源(好吧! 媽,我也在努力尋找老公)。

「琳達,立刻收拾行李,」彼得說。「我幫安你排了和阿根廷一位房地產大亨見面。他的名字是愛德華多.伊立茲坦(Eduardo Elsztain)。」愛德華多有個頗具傳奇性的故事。他從大學輟學,一九九○年想辦法見到了喬治.索羅斯(George Soros),推銷自己不大可能發生的遠見:他認為阿根廷將脫離幾十年的債務危機,機不可失。會面結束後,愛德華多得到了一張一千萬美元的支票,他用這筆錢建立了全國最大的房地產王國。

愛德華多只給我十分鐘。五分鐘後,他看了看手表,並表示他會盡量幫我安排和索羅斯會面。「非常感謝您,」我說。「可是我無意見喬治.索羅斯。」他面露疑惑、示意我繼續往下說。「是這樣的,愛德華多,你是創業家,我也是創業家。奮進集團的目的是支持創業家。我真正想要的是你的時間、你的熱忱,以及二十萬美元。」

我們倆是用英語交談,但愛德華多聽到我那麼直接的請求後,旋即轉向他的助理奧斯卡,開始說西班牙文。他告訴奧斯卡,和我見面就像看一部癟腳的恐怖片,主角一開始很迷人,後來卻趁你在浴室沖澡時,拿著刀子要殺你。

只不過,這位癟腳電影的主角聽得懂西班牙文。他說完話,我微笑著對他說:「愛德華多,estoy muy decepcionada(我很失望)。我沒想到,這位勇敢走進億萬富翁辦公室、得到一千萬美元支票的男人,居然會說這樣的話。你很幸運我只跟你要二十萬美元!」

愛德華多驚訝地盯著我,又回頭看了奧斯卡一眼,便拿出支票簿。他立刻開了張二十萬美元的支票給我,並且還答應擔任奮進集團阿根廷分部的創會理事長。

這段經驗成了我的創業精神指導方針之一:瘋狂是一種讚美!

我同時也提出這個推論:如果你推出新事物時沒有人說你瘋了,則表示你的格局還不夠大。

重點是:反正你只要威脅到現狀,就一定有人叫你瘋子。你還不如驕傲地接受這個頭銜。我自己就是這麼做的。多年來,拉丁美洲有很多人叫我la chica loca(瘋女孩),我不但不辯解,還驕傲地四處頂著這個頭銜。

如果想要發動改革,就得先引起反對。不要被嚇到,不要被傷害,也不要因此放棄。奮勇前進。

煽動鬼火。

摘自《不瘋狂,成就不了夢想》

Photo:Stefan Ledwina, CC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