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你對記憶深信不疑嗎?小心,你的記憶會騙人!
心理勵志

發表日期

2019.12.18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為什麼你沒看見大猩猩?
你有自我感覺良好的錯覺嗎?你相信開發潛能、鍛鍊大腦那套玩意兒嗎?沒圖沒真相,有圖就有真相?心理學搞笑...
定價 450
加入購物車

你對記憶深信不疑嗎?小心,你的記憶會騙人!



圖片來源:pexels

 

她很自信,他被定罪

 

一九八四年七月,當時二十二歲的珍妮佛.湯普森(Jennifer Thompson)是北卡依隆大學的學生。她住在伯林頓的一棟公寓大樓中,伯林頓離她的學校約五英里。有一天深夜,珍妮佛突然被某個聲音驚醒,發現臥房裡有一名黑人。他跳到她身上,壓住她手臂,亮出一把刀子,抵住她的喉嚨,警告她不要出聲,否則就要殺了她。 

 起初珍妮佛以為是某個友人在惡作劇(很惡劣的一種幽默感)。但當她看清楚那人的臉之後,就明白不是那麼回事。她告訴對方,公寓裡有什麼東西想拿就儘管拿吧。那人把她的內衣扯掉,開始猥褻她。 

 珍妮佛事後回憶,「那個時候我才明白自己會被強暴。而且還不知道是不是那樣就結束了,不知道他會不會殺我,會不會傷害我,因此我決定要以智取勝。」事情差不多進行了半個鐘頭,期間她曾開燈想把對方看清楚一點。但每一次對方都要她馬上把燈關掉。 

強暴犯把她的音響打開,於是有一層淡淡的藍光照在他臉上。漸漸的,珍妮佛對這人的長相愈來愈有概念。「我有時間開始記述,他的鼻子長這個樣子,他的襯衫是深藍色,不是黑色。」 

 有一度這名強暴犯甚至想吻她。她對他說,如果把刀子放到門外去,她會「自在得多」。令她驚訝的是,他真的照做了。然後她又要求到廚房喝杯水。到了那兒,她看見後門是開的,明白強暴犯必定是從這裡闖入。 

她衝出屋外,找到一個鄰居,那人是依隆大學的教授,曾在校園看過她,他讓她進屋去。她昏倒了,馬上被送醫。

那天夜裡稍晚,距離珍妮佛家一英里左右,又發生了一樁強暴案。嫌犯出現在被害人臥室中,撫弄她的胸部一會兒,然後暫時離開了一下,之後才回來強暴她。被害人想打電話求助,但電話線被剪斷(珍妮佛家的也一樣)。強暴犯在她的公寓待了差不多三十分鐘,然後從前門離開。警方很快就推斷兩樁案件是由同一名歹徒犯下的。 

案發後不過幾小時,珍妮佛就向警方的容貌特徵合成畫家描述嫌犯長相。負責這個案件的警探高定 (Mike Gauldin)事後表示:「對珍妮佛認出攻擊者的能力極具信心。」根據警方發布的公告,嫌犯是一名「黑人男性,膚色較淡,身高約六英尺,體重約一七○到一七五磅 ...短髮,蓄鉛筆型的鬍鬚。」 

畫像公布後,高定接獲密報,指出在附近一家海鮮餐廳工作的柯頓( Ronald Cotton )長得很像畫中人。珍妮佛毫不費力就從五張嫌犯照片中,挑出柯頓,那五位可能涉嫌者都是被祕密檢舉的黑人男性。直到這個時候,警方才告訴珍妮佛,柯頓有強暴未遂的前科。 

此外他也曾經犯下非法侵入罪,而且據說曾經對一起工作的女侍毛手毛腳,還說了些不雅的話。後來,警方安排一列嫌疑犯,要他們複誦暴徒攻擊珍妮佛時所說的話,珍妮佛再次指認出柯頓。於是柯頓被逮捕下獄,等候審判。 

在一九八五年一月審判期間,檢方並沒有提出明確的實體物證,也沒提到另一宗強暴案受害者有辦法指認柯頓(因此他並沒有因另一宗案件來受審)。於是,這個案件的關鍵就落在雙方的證詞比對,一方是柯頓閃爍又不一致的案發當晚不在場證明,另一方則是珍妮佛自信滿滿、從頭到尾咬定是柯頓—無論從照片指認,嫌疑犯列隊指認,到法庭指認。結果證明珍妮佛確是一位讓人信服的目擊證人。

她告訴陪審團,在被強暴時,她很鎮定的努力記憶「強暴犯臉部的每一 個細節特徵」,以便日後能將對方繩之以法。 

「珍妮佛,你百分之百確定柯頓就是那個人?」檢察官問道。「是的。」珍妮佛答道。陪審團在思考了四個小時後,將柯頓定了罪。他的刑期是終生監禁外加五十年。 

兩年後,柯頓獲得重新審判的機會,因為有一名叫做普爾( Bobby Pool)的犯人在獄中誇口,說強暴珍妮佛的人是他,而不是柯頓。普爾長得和柯頓很像,連其他獄友都會把兩人搞混。 

柯頓設計讓普爾與他排排站照了一張照片,然後寄給他的律師,並附上一封信描述普爾才是該強暴犯。 

然而在柯頓第二次受審的法庭上,珍妮佛看到普爾時卻說:「我這輩子從沒見過這個人。我不曉得他是誰。」她的說辭明確之至,而且充滿自信。陪審團再度判柯頓有罪,把他送回牢裡,只是這次刑期更重,兩樁強暴案都判在他頭上。

時間一年年過去,珍妮佛漸漸把這件事忘在腦後。一九九五年,也就是第一次審判之後十年,高定警探和檢察官與她聯絡,說柯頓的律師要求做檢驗,來決定他是否被誤判。當年從她身體上採得DNA檢體,將與柯頓、普爾以及珍妮佛提供的新鮮檢體進行比對。她非常樂意合作,深信該檢驗「終於能讓我放下過去往前看。」 

但是檢驗結果卻證明,珍妮佛從頭到尾都弄錯了,儘管她始終對自己的記性深信不疑。辯稱無辜的柯頓說的是真話,在獄裡誇口的普爾說的也是真後者果然吻合強暴犯留下的檢體。

珍妮佛接受了柯頓是無辜的事實,但是對於自己奪走了他的自由有很深的罪惡感。她日後寫道:「多年來,警方和檢方一直跟我說,我是他們法庭上的『最佳目擊證人』,我是『最佳典範』。」陪審員相信她充滿自信的作證,而調查人員和檢方都深知這一點。 

美國高等法院宣稱,在一九七二年的某個案件中,「目擊者的明確態度」成為一項重大因素,該案的被害人在法庭中表示,她能夠「毫無疑問」認出強暴她的人。然而,大部分研究目擊者記憶的心理學家都表示,「目擊者的信心並不是一個好指標,不能代表他或她的指認正確。」

 

【書籍資訊】
《為什麼你沒看見大猩猩?》

為什麼你ˋ沒看見大猩猩

出版日期:2019.12.05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