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你不能不知道的社會趨勢!影響未來政治的竟是創業家?!
財經企管

發表日期

2020.01.02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矽谷帝國
隨著民眾對政府及其機構的信心迅速流失,這個空缺正在由矽谷企業逐步填上。一小群企業擁有巨量的現金、人才...
定價 480
優惠價 85折,408
$480 85$408
加入購物車

你不能不知道的社會趨勢!影響未來政治的竟是創業家?!



圖片來源:unsplash

當矽谷思維擴張為治國理念

消費者、尤其是年輕人,似乎對於讓矽谷領導政治樂見其成。智威湯遜2017年為本書所做的民調結果顯示,如果有矽谷領袖參選從市長到總統等公職職位,有84%的美國消費者都願意把票投給他。

其中,民主黨人(91%)、城市居民(89%)、少數族群(黑人/非裔美國人89%,西班牙裔美國人89%)願意投票將科技人物送上公職的比例又高於平均。

不意外,年輕受訪者同樣更有可能把票投給參選公職的科技領袖:15-20歲有90%,21-34歲有88%,35-54歲有85%,而55歲以上則是79%。換言之,千禧世代有88%會把票投給參選公職的矽谷人物。

講到政治上的影響力,矽谷現在也比大多數產業更占優勢,而且手法前所未見。現在的矽谷隨時都同時具備政府供應商、合作者、贊助商、顧問、溝通者、競爭對手與敵人等各種角色。矽谷手中的各個平台,已經成為民主、選舉和政府所不可或缺。

矽谷的企業和風投基金能動用的資本遠超過以往。在2017年,蘋果手中的現金超過2,500億美元;而2016年11月的美國聯邦準備金也才1,180億美元。蘋果如同經濟強國般的實力,是隨著消費科技一同興起,當時所有的創新重點都轉向了商業產品;政府不再像1930 至1980年代那樣刺激創新。

根據Future MarketingInsights的資料,預計到2020年,全球消費科技市場價值將從2015年的1.45兆美元成長到3兆美元。印度和中國會推動新的需求,而美國預計將繼續投資升級既有科技。

在今日,矽谷企業比任何人都更了解消費者與公民。在某些方面,甚至會比親人朋友更瞭解你,至於和其他產業相比更不在話下。製藥公司不會知道你多常看星座資訊,石油公司不會知道你上次改變旅行目的地是什麼時候,也不知道你上週是不是去了墨西哥城、齋浦爾或上海,又或是你在那裡查了什麼資訊。

矽谷所擁有的豐富消費者資料,已經超越了地理與政治疆界。至於矽谷現在所存取的資料類型,也正在變得更為隱私與全面,包括像是我們的健康與生物電子資料、銀行帳戶資訊、語音辨識命令之中所取得的資料。此類科技也可以讀取臉部表情,即時分析你的情緒。

就算是傳統的影響力領域,矽谷也並未缺席。矽谷與許多石油和製藥公司一樣屬於跨國企業,同樣都會在企業成長的同時擴大對華盛頓特區的投資。矽谷會進行遊說、設有政策主管,在政治圈也有影響力。

在文化界,矽谷企業同樣有強大的影響力,與消費者關係良好,這一切之間的拉扯於是格外耐人尋味。矽谷企業一方面可以像大型石油和製藥公司一樣進行遊說,但也能夠運用它們在勞工與消費者(兩者常常重疊)的公民基礎促成改變,即使意味著和傳統政府對抗也在所不惜。

矽谷公司(特別是大企業)與政府之間的權力動態不斷改變。相較於其他企業,大型科技企業因為會刻意標榜自己是為善的力量(而不只是為了獲利),因此更喜歡發表政治聲明。

例如蘋果和谷歌,就和迪士尼與可口可樂並列於全球最具影響力的品牌。過去的幾波工業化,讓人覺得產業擁有能力,但這次除了能力,更覺得矽谷能創造奇蹟。而且矽谷也讓政治成了一種行銷策略。

在全球前十大品牌當中,就有七個在英國脫歐、個人隱私、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等諸多政治議題上表達立場,從過去歷史上多年來中立的立場,開始大步走向公開挑戰政府。連商業品牌都有足夠的信心,能夠在政治議題上公開發聲、反對政府,這可說是一種典範轉移。

蘋果、臉書、谷歌和微軟的領導者,都主動批評川普退出巴黎氣候協定的舉動。戶外服裝品牌Patagonia也因為對國家公園的保護縮減,而正式提告美國政府。還有,會見DACA計畫追夢者的是祖克柏,而不是美國總統。

然而,這樣的激進主義也與他們做為消費品牌的角色有關:他們需要展現出自己與時代精神和集體意見站在一起,就算和總統對立也沒有關係。

此外,在這個基礎上,他們也會受到比製藥和其他公司更為嚴格的檢視。在2017年超級盃期間,許多企業都推出了非常政治的活動。

例如在川普對穆斯林國家實施移民禁令後,Airbnb就發起#WeAccept(#我們接納)活動,以強調該企業的包容政策。(雖然這個活動還是有其限制,例如在活動中,沒有任何一人戴了穆斯林頭巾。目前並不清楚這究竟是戰術疏失,或是單純的愚蠢。)

當政策影響到矽谷企業利益,讓矽谷試圖動員其使用者,矽谷與政府之間的關係也就變得更加複雜。「這不是你想要的!寫信給州長!」Uber就用過這種策略來推翻政府對它的限制與禁令。

Airbnb也曾經為了動員用戶(或是Airbnb 所稱的「社群」)代表Airbnb來向政府遊說,建了一整個平台,告訴用戶發生了什麼事、該寫信給誰,好讓Airbnb繼續出租公寓和房產。

他們把所有Airbnb用戶講得像是一個共享經濟的新「公會」,並發展出完整的策略,以集結顧客、發起運動,支持短期住宅出租。一方面,Airbnb可能會有政策主管、可能會進行政策遊說,但同時又站在體制的對立面,成為「革命推動者」,只不過是為了自己的商業利益。這裡的象徵很重要。Airbnb這家企業,變成似乎是站在人民這一邊、而不是國家那一邊。

這項重大改變的起源,在於矽谷已經擁有比美國與許多其他政府更大的金融影響力,在許多關鍵領域取代了過去的政府而引領創新,所肩負的關鍵治理角色也愈來愈吃重。

矽谷所做的,可不只是馬斯克在造太空船而已。由於矽谷這些商業公司擁有更多資金、引領更多創新,目前已有愈來愈多NASA與政府合約交到矽谷手中。

各項聯邦計畫因而積極討好矽谷的機器人新創事業,針對未來可能與軍事和政府用途相關的新科技,試著持有相關新創企業股份。這樣一來,解決問題與創新的推進力如虎添翼。

例如英國政府就求助於谷歌旗下的Deep Mind,處理醫療保健服務所需的機器學習功能,也找上Palantir處理分析工作〔紐奧良據稱也已開始試行Palantir的預防性警務(predictive policing)科技〕。

矽谷正在成為大家的「專家好朋友」,而且人人都可以看到這樣的權力轉移。過去,是政府把人類帶上太空、是政府的科學家建立了網際網路、是政府官員在規劃戰爭策略,但現在我們期待科技公司帶領我們走向未來。

【書籍資訊】
《矽谷帝國》

矽谷帝國

出版日期:2019.12.27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