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成長的路上沒有人不跌倒」唯有鬆開手,心靈才能感到真正的滿足
財經企管

發表日期

2020.02.06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第二座山:當世俗成就不再滿足你,你要如何為生命找到意義?
一個人的承諾, 定義了他是什麼樣的人!在征服世俗成就的第一座山之後,有一種人選擇攀上第二座山, 臣服...
定價 450
優惠價 79折,356
$450 79$356
加入購物車

「成長的路上沒有人不跌倒」唯有鬆開手,心靈才能感到真正的滿足



圖片來源:unsplash

幸運的墜落

當你在谷底,若你夠幸運,你會學會將自己視為一個完整的人。你會明白,你擁有的不只是想讓世界刮目相看的腦袋和天賦,還有心與靈,而且心與靈才是你最重要的部分。

現在,你為自己的餘生所做的每件事,都可能只是在證明這個事實。當你問人,是什麼體驗使他們變成現在的模樣,他們絕對不會說:「我其實是個膚淺而且自私的混蛋,直到我在夏威夷度過了一個神奇的假期,才變了一個人。」大家通常談到的是自己受苦、掙扎的時刻。

記者蒙格瑞奇(Malcolm  Muggeridge)說得很直白,或許有點太直白了:「說實話,我這七十五年來學到的每一件事,能夠真正彰顯與啟發我活在世上的意義的每一件事,都是從痛苦中學到的,而不是從幸福學來的,不論是出於主動或是被動。」

轉化之所以會發生在谷底,是因為一直以來相當有用且令人愉快的某個東西必須先死去,那個東西就是自我意識,我們在第一座山上為自己建構的那個令人稱羨且理性的生存之道。

世人發展出這個自我意識,是為了完成自己在第一座山的任務:在這個世界出人頭地、找到一份工作、留下印記、建立身分認同。但我們的內在有個更深層的自己,如果自我意識不消失,我們就看不見那個部分的自己。

霍桑是透過幾乎讓他送命的一場大病,才擺脫自我理想的糾纏。「我生的病是連結兩種存在方式的通道,」他寫道,「那是一條又低又矮且一片漆黑的通道,我用四肢爬過那個通道,才拋開了被守舊的因襲主義主宰的人生,進入一個自由的世界。就這點來說,那就像是死了一次。其實能死過一次也挺好的。否則,我就無法擺脫愚蠢、浮誇、偏見、舊習,以及其他世俗的塵埃,那些塵埃不可避免的落在沿著寬廣公路前行的群眾身上。」唯有舊的自己鬆手,我們的心與靈才有機會接管全局。舊的渴望被拋棄,更大的渴望就此成形。

一八四九年,年紀輕輕的杜斯妥也夫斯基在同一個時間體驗了谷底和重生的滋味。他和一群革命分子被關在聖彼得堡的監獄裡,他們全都是死囚。他們身穿壽衣,行軍進入廣場。行刑隊就定位,鼓聲響起。死亡即將降臨。就在那一刻,按照預先安排好的計畫,一位信使策馬疾馳抵達現場。沙皇出於仁慈暫緩了行刑,但原本的刑罰並沒有免除,他們還要服苦役。

有個人放聲大哭,高喊「沙皇萬歲!」另一個人嚇得當場發瘋。杜斯妥也夫斯基被帶回牢房,心頭突然湧現一股喜悅之情。「在我的記憶裡,我從來不曾如此快樂,」他回憶道,「我走回我的牢房......一路唱著歌,放開了嗓門的唱,能撿回一條命我實在太高興了!」

他立刻寫了一封信給他的哥哥:「直到此時,我才知道我有多愛你,我親愛的哥哥!」從前令他煩憂的小問題全都消失了。「當我回顧過去的人生,一想到我浪費了多少時間在毫無意義的事情上,有多少時間因為徒勞無功的事、罪過、懶散、不曾好好活著而流失了,以及我多麼不珍惜時間,我犯了多少心與靈的罪,這一切令我心痛不已。」他覺得自己獲得了一條新的生命。

「從來不曾有如此豐沛且健康的靈性生命,在我體內沸騰著......我的人生將從此不同,我將以新的形式重生......生命是個禮物。生命就是幸福,每一分每一秒都可能是幸福的永恆時刻......生命無所不在,生命就在我們體內,無須外求。」

我們大多數人不會像杜斯妥也夫斯基一樣,行軍到行刑隊面前,然後突然獲得赦免。多數人透過一個又一個受苦時期,通常是在曠野中,逐漸明白杜斯妥也夫斯基領悟到的事。那個領悟就是,我們以為最重要的事—成就、肯定、聰明才智,其實並不是那麼重要,而我們過去不重視的心與靈,才是最重要的東西。

或許有些人可以在累積成功的過程中,或是因為得到真愛,而學到這些教訓。但多數人經歷的過程並不是如此:我們都會經歷一段追逐膚淺事物的階段,但卻一直無法感到滿足。然後我們會遇到困境,使我們看見了自己的心與靈。

心與靈教導我們,不能靠自己的力量獲得我們最渴望的東西。唯有透過服務,才能獲得滿足和喜樂。直到那個時候,才能真正擁有愛人的能力。直到那個時候,才能展開人生的第二段旅程。

【書籍資訊】
《第二座山》

第二座山:當世俗成就不再滿足你,你要如何為生命找到意義?

出版日期:2020.01.21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