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先顧好自己,才能幫助別人」疫情肆虐下,人們自私的行為其實也是為了群體和諧
科學自然

發表日期

2020.02.24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自私的基因
我們都是求生存的機器——機器人的化身,暗地裡已被輸入某些程式,用來保養這些叫做「基因」的自私分子!─...
定價 500
優惠價 85折,425
$500 85$425
加入購物車

「先顧好自己,才能幫助別人」疫情肆虐下,人們自私的行為其實也是為了群體和諧



圖片來源:pixabay

犧牲小我

更常見的自私行為,只是拒絕與他人分享一些重要的資源,比如食物、生存領域或性伴侶。但現在,我想請大家看一些顯而易見的利他行為的例子。

工蜂的螫刺行為對於盜蜜者,是很有效的防禦措施。但工蜂的螫刺其實就是「神風特攻隊」式的自殺行為。因為在攻擊的同時,工蜂的主要臟器都會被拉出體外,很快就一命嗚呼!

牠們這種自殺任務或許可以保護整個群體,維持生命及食物存量,但牠自己卻永遠享受不到。從我們的定義來看,這的確是一種利他的行為。

我再提醒一下:我們不是在探討意識上的動機。在這裡所舉的例子及自私行為的例子中,不管意識動機是否存在,都與我們的定義無關。

為朋友捨命是最明顯的利他行為,但有時候還是會給朋友帶來危險。例如許多小型鳥類,當牠們遇見掠食性鳥類時(如大老鷹),會發出警訊,通知整群同伴趕緊逃命。毫無疑問的,這隻發出警訊的鳥會將自己暴露在危險中,因為牠引起掠食者格外的注意。或許這只是個附帶的危險,但至少它給人的第一印象,合乎我們對利他行為的定義。

最常見又最顯著的利他行為,就是父母,尤其是母親對子女的行為。父母養育子女不是在巢中、就是在自己體內,花費本身大量成本來餵養子女,冒極大的危險去保護子女免受掠食者的侵害。

舉一個特殊的例子吧,一些在地面築巢的鳥類,常在掠食者(如狐狸)靠近時,表演「分心術」的把戲。母鳥會假裝跛行的離開巢,縮著半邊翅膀好像斷了似的。當掠食者搜尋到這隻假裝殘廢的獵物時,就會被引開而不顧巢中的雛鳥。一旦狐狸撲向母鳥時,牠卻立即一飛沖天。此舉或許可以挽救雛鳥的生命,但自己卻得冒很大的危險。

「群體選擇」大謬誤

我並非想用這些故事來建立我的觀點。在耗費大量時間去建立任何形式的通則上,選些特殊例子絕非真正的好方法。我之所以用這些例子來作證,只是想在個體層次上,說明自私及利他的行為。

這本書將告訴你,我所謂「基因的自我本位」的基本法則,可以用來解釋個體的自我本位及利他本位。但首先,我必須針對利他的謬誤解釋再作一番澄清,因為這種解釋是一般人都這麼認為的,甚至學校也這麼教的。

這種解釋是建立在我曾提及的誤解上,就是「生物會因演化而去做對種族有利的事」。我們很容易就可以找到,這種論調是如何在生物學裡發跡的。

動物的一生,大部分是投資在生殖上;而且在自然界中觀察到的大部分利他犧牲行為,是發生在父母給與子女。「種族的延續」是生殖的婉轉說法,而且不可否認的也是生殖的結果。

你知道的,只需一點稍微誇張的邏輯,就可歸納出:生殖的功用就是延續種族。如此一來,這只不過是更進一步錯誤的結論:通常動物如此做只是想延續種族。以「種族」為出發點的利他主義者就採納了這種說法。

這種錯誤的思維,也可以概括在達爾文的術語裡。演化是藉由天擇來作用的,天擇是指「最適應者」與眾不同的生存方式。所以,我們會一步步從最適應的個體,談到最適應的族群、最適應的物種,然後還有什麼呢?從某些角度來看,這問題並不頂要緊,但在論及利他時,則顯得相當重要。

假如某物種要在達爾文所謂的生存競爭中比賽,那個物種的每一個體就得視同一局棋賽中的卒子,隨時要準備為大局犧牲。

用更恰當的說法來比喻:某個群體(可以是一個物種或一個物種內的族群)的個別成員,若都有心理準備,願意為整體的福利犧牲自己,而另一個團體中的個別成員,都將自己的利益擺在首位;結果是,前一種群體可能較後一群體不容易滅絕。

如此一來,這世界將由全擁有自我犧牲的個體的族群所組成。這就是「群體選擇」(group selection)理論!長久以來,它一直被不熟悉演化論細節的生活學家當作事實。

群體選擇在英國動物學家韋恩艾德華(V. C. Wynne-Edwards, 1906-1997)的名著中問世,亞得利的《社會契約》一書則將它普及化。與這相反的理論通常通稱「個體選擇」,不過我個人較喜歡稱它為「基因選擇」。

「個體選擇」是什麼?

要對「個體選擇」這題材作個快速回答,我只能這樣講:即使在一群利他者中,也總會有少數個體不願作任何犧牲。假如在利他群體中只有一個自私的傢伙,隨時準備貪圖其他人的利他性,照定義來說,他會比其他人容易生存及留下子孫。

然後他的每一個後代,都會遺傳到這種自私的特質。在這種天擇下,經過數代之後,這利他族群就會被自私的個體所抵消了,而和「自私族群」沒有分別。

縱使我們認為在純粹的利他族群中,不可能會有任何敗類產生,但我們仍然很難去阻止自私個體,從鄰近的自私族群中移入利他族群,且藉由通婚汙染利他族群的純粹性。

個體選擇論者認為:群體一定會趨於消滅;而且不論群體消滅與否,它可能會被個體的行為所影響。個體選擇論者甚至可能會認為:只要群體中的個體具有與生俱來的遠見,那麼牠們就會察覺自身最大的長期利益,其實是隱藏在鞏固其自私貪婪裡,如此反而可防止整個族群的消滅。

【書籍資訊】
《自私的基因》

自私的基因

出版日期:2020.01.20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