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文學」是一面反映內心世界的鏡子:希望之人讀到希望,絕望之人讀到絕望
文學小說

發表日期

2020.02.25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小說課之王:折磨讀者的祕密──華語首席故事教練許榮哲代表作,精確剖析小說創作之謎
「做為創作者,我們沒有選擇。是成為神的嚮往與執念,選擇了我們。」——許榮哲 「每篇好小說,都是這個世...
定價 400
優惠價 85折,340
$400 85$340
加入購物車

「文學」是一面反映內心世界的鏡子:希望之人讀到希望,絕望之人讀到絕望



圖片來源:unsplash

這孩子再怎麼彈吧,還能彈斷一千二百根?永遠扯緊歡跳的琴弦,不必去看那張無字的白紙……——史鐵生,《命若琴弦》

先說一個故事。

老瞎子臨死前,給了徒弟小瞎子一張祕方,上面記載著復明的方法。祕方藏在琴槽裡,要拿到祕方,必須「彈斷一千根琴弦」。從此,小瞎子努力彈琴,彈了一輩子,終於完成目標。此時,已經變成老瞎子的他,小心翼翼打開琴槽,沒想到心心念念一輩子的祕方居然是一張白紙。

以上是一個四處流傳,作者不詳的故事「瞎子的祕方」。再說一篇小說,大陸作家史鐵生的《命若琴弦》。

小說裡,彈斷一千根琴弦,得到的卻是殘酷事實,老瞎子最後這樣告訴小瞎子:「記住,得彈斷一千二百根。」

「一千二?」

「把你的琴給我,我把這藥方給你封在琴槽裡。」

老瞎子現在才弄懂了他師父當年對他說的話——咱的命就在這琴弦上。

目的雖是虛設的,可非得有不行,不然琴弦怎麼拉緊;拉不緊就彈不響。

「怎麼是一千二,師父?」

「是一千二,我沒彈夠,我記成了一千。」

老瞎子想:這孩子再怎麼彈吧,還能彈斷一千二百根?永遠扯緊歡跳的琴弦,不必去看那張無字的白紙……

把「瞎子的祕方」和《命若琴弦》兩相比較一下,你大概就能理解,小說的源頭來自於故事。

小說家李喬,曾為小說下了一個最簡單的定義:小說=故事+許多技巧

把小說比喻成一道佳餚,那麼「故事」就是最初的生菜。至於「許多技巧」,就是這本書後續篇章會陸陸續續告訴你的人物、場景、對話、性格、時間、留白……

市場裡的菜,天然,未經加工,人人都可以買個幾把回家,但烹煮的手法人人巧妙不同,毫不起眼的菜在名廚的手上,蒸、煮、炒、炸……最後變成一桌滿漢全席,如果來到你我手裡,那麼菜農的汗水都白流了。以上是小說,大陸作家史鐵生的《命若琴弦》。

以下則是文學,有一千個讀者,就有一千種不同的解讀。

小說一開始,老老瞎子騙了老瞎子:「不是八百,而是一千,我記錯了!」

小說結束時,老瞎子騙小瞎子:「不是一千,而是一千二,我記錯了!」

為什麼是一千二百根?而不是二萬根?

八百、一千、一千二,難道是等差級數?

你犯傻了?當然不是,一千二百根感覺起來才有希望啊!但那真的是希望嗎?

老瞎子認真彈了五十年,才彈斷一千根,意思是一年二十根,多二百根意謂著要多彈十年。老瞎子現在七十歲,一千二百根,代表小瞎子要到八十歲才會發現事實的真相。這到底是希望,還是絕望?

在小瞎子年幼的心中,一千二百根是希望,永遠有可能。但在老瞎子來日無多的心中,一千二百根是絕望,根本不可能。不只如此。

寫作課時,我常拿小說《命若琴弦》當教材。小說裡的主角是瞎子,然而寫作之人又何嘗不是瞎子。對於寫作,最初的我們充滿了希望,然而寫著、寫著,或者因為才華不足,或者因為家人反對,或者因為環境不好……開始覺得絕望。

因絕望而淚眼婆娑的你,看著眼前自己寫下的文字,那裡面似乎又汩汩湧動著希望。寫作不只是希望和絕望,它同時也是希望中的絕望,絕望中的希望。為什麼會這樣?

因為當小瞎子的希望,混合了老瞎子的絕望時,就像雞尾酒一樣,不同的人就會嚐到不同的滋味。

最好的小說是文學,文學是一面鏡子,它能映照出你自己的心。希望之人讀到希望。絕望之人讀到絕望。

這就是為什麼一篇好小說有多重解讀的可能,一如魔幻寫實大師小說家馬奎斯(Gabriel García Márquez)說的:「每篇好小說都是這個世界的一個謎。」每個人都能從中找到自己的答案。

【書籍資訊】
《小說課之王:折磨讀者的祕密──華語首席故事教練許榮哲代表作,精確剖析小說創作之謎》

小說課之王:折磨讀者的祕密──華語首席故事教練許榮哲代表作,精確剖析小說創作之謎

出版日期:2020.02.27

相關文章 MORE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