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王子和公主的結局總是甜蜜?宮廷競技場只要走錯一小步,可能會萬劫不復...
文學小說

發表日期

2020.02.27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狼廳
亨利八世的宮廷猶如一個殘忍無情的競技場,只有一個人敢以自己的生命為賭注,以博取國王的寵愛,進而步步高...
定價 600
優惠價 85折,510
$600 85$510
加入購物車

王子和公主的結局總是甜蜜?宮廷競技場只要走錯一小步,可能會萬劫不復...



圖片來源:unsplash  文/李若庸,國立臺北大學歷史學系教授

都鐸王朝解密

如果要讀者票選一位印象最為深刻的英國國王,那麼都鐸君主大概掄元無疑了:從結束「玫瑰戰爭」的亨利七世、娶了六次妻子的亨利八世、化身「乞丐王子」的愛德華六世、登基九日便踏上行刑臺的珍.格雷,到「血腥留名」的瑪麗一世,以及「永遠的處女」伊莉莎白一世,都鐸君王人人有段讓人傳誦不已的纏綿故事。

如果再加上倫敦塔內無數的斧下亡魂、漢普頓宮出沒的傳聞鬼魅,以及沉冤愛爾蘭外海的西班牙無敵艦隊,都鐸王朝的魅力誰人能擋?都鐸時代令人低迴不已的魅力還不止於此:倫敦劇場的喧嘩、宗教改革的混亂與封建時代的落幕,及議會政治的催生相互呼應。

這是一個打敗海上第一強權的「輝煌時代」,卻也埋下了「清教徒革命」的導火線。套一句狄更斯在《雙城記》中的老調名言:「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而《狼廳》的主人公湯瑪斯.克倫威爾便是在這個充滿機會,卻也危機四伏的年代活躍著。

從歐文.都鐸談起

閱讀都鐸王朝的歷史得從歐文.都鐸談起。這位都鐸家首位晉升青史的年輕人出身威爾斯的仕紳家庭(意謂著他連「英格蘭人士」都攀不上)。他本是沒沒無名之輩,進入亨利五世遺孀凱瑟琳王后的家宅服務後,發揮其家族特有的「大膽無畏」精神,積極追求主母,最後竟贏得凱瑟琳的青睞,兩人結為連理。

歐文的冒進引來朝野譁然,他曾兩度下獄,卻都機警脫逃。他與凱瑟琳生下三子三女,次子艾德蒙便是亨利七世的父親。歐文的崛起具有雙重意義:他除了展現都鐸家無視規範的特殊企圖心,也造就了該家族的歷史能見度。歐文與凱瑟琳的子女成為亨利六世(亨利五世獨子)僅有的世間手足。亨利六世對於同母兄弟相當友愛,艾德蒙與賈斯伯.都鐸因此加官授爵,出入宮廷。

「雙色玫瑰」的宿命?

《狼廳》的場景設置在都鐸王朝的第二位國王亨利八世時代。亨利八世最為人所津津樂道的是他娶了六任妻子,並且為了與第一任妻子凱瑟琳「解除婚約」(亨利宣稱他們的婚姻無效,因為凱瑟琳本是亨利七世為其長子亞瑟聘下的太子妃),發動了改變英國歷史軌跡的宗教改革。

亨利八世的「頻繁換妻」在西洋史上確實無人出其右(不過比較東方,乃至中國的皇帝,他仍瞠乎其後)。這一切固然歸功於亨利本人「倜儻風流」、「喜新厭舊」的人格特質,但追求一位「合法男嗣」卻也是亨利王朝君民揮之不去的共同焦慮。

都鐸王朝建立在三十年「玫瑰戰爭」的動亂基礎上。出身「紅玫瑰」家族的亨利六世國王因為幼主即位,引來「白玫瑰」家族的愛德華(後來的愛德華四世)的覬覦,「玫瑰戰爭」於是爆發。這場持續了三十年之久的戰爭將所有流著點滴王室血統的成員都捲進來,亨利.都鐸(後來的亨利七世)也不例外。

亨利七世身上流著的英格蘭王室的血液相當「稀薄」。他的父親承襲自歐文,完全沒有王位繼承的正當性。他的王室血統來自於母親博福德夫人(Lady Margaret Beaufort)。博福德家最早可追溯到愛德華三世的血統,不過該家族從來只是王室的旁支,而亨利七世的旁支血統還是來自繼承傳統薄弱的「女性」—母親。

長期的戰爭也讓英格蘭社會充斥著暴戾之氣,王位更迭頻仍,以武力競逐漸成為常態。如何讓英格蘭人民體認「都鐸王朝不是另一波的王位競賽?」這是亨利七世最重要的功課。為了宣示內戰結束,家族和解,「紅玫瑰」的亨利遂迎娶「白玫瑰」的伊莉莎白(Elizabeth of York)為后,創造出「紅白相間」的「都鐸玫瑰」(Tudor Rose)。

亨利八世與其長兄亞瑟便是這「紅」、「白」玫瑰結合的具體成果。亨利七世的用心良苦,彰顯的是都鐸王朝建立的背後艱辛。「為什麼要兒子?」「女孩不行嗎?」這是「雙色玫瑰」家族的另一番宿命。女男平等不存在於都鐸時代的英格蘭。而之前的「女王統治」經驗極為失敗:亨利一世之女瑪蒂達女王(Queen Matilda)引得英格蘭最後走向分裂內戰。所有的都鐸人都相信,唯有「合法『男』嗣」才能確保都鐸王朝,乃至英格蘭王國的長治久安。

「公主童話」的破滅亨利七世為了確保都鐸王朝的穩固,費盡心思為長子亞瑟聘來西班牙公主為妻。凱瑟琳在十五歲時來到英格蘭與亞瑟完婚,但婚後不到五個月,亞瑟就因急病去世。亨利七世眼看好不容易建立的盟約關係就要瓦解,遂提出把凱瑟琳「改配」次子亨利(即後來的亨利八世)的建議。

「兄嫂改嫁小叔」,這在以聯姻為結盟手段的年代並非匪夷所思,然而其中有「技術問題」需要克服。首先要面對的便是凱瑟琳為亨利「兄嫂」的身分。英格蘭方面主張:凱瑟琳雖然與亞瑟王子舉行過婚禮,但兩人未有「夫妻之實」,不算真正的夫妻。西班牙方面則透過教廷頒布赦令,宣告凱瑟琳與亞瑟的婚姻無效,來為新的婚約背書。

亨利八世與凱瑟琳初時相當恩愛,兩人可謂「公主童話」的真人版。亨利「王子」英俊、活躍、聰明、優雅,而且才華洋溢。他能說法文、西班牙文與拉丁文,撰寫過神學論著,還精通樂器(能彈大鍵琴與風琴)與作曲(曾寫過兩首五部的彌撒曲、許多樂器曲、合唱曲,以及一首聖歌)。他能騎、能射,擅長當時最風行的網球運動。曾有外國使節望著亨利,留下這樣的喟嘆:「看他打球是世界上最美麗的事:他白皙的肌膚,透過上等布料做成的襯衫,閃耀著。」

而凱瑟琳「公主」也不徨多讓:她端莊美麗、才德兼備,並且是當世第一顯赫的西班牙王國的公主。兩人的婚姻乃佳話一段。然而,當「如何獲得男嗣」成為亨利八世最關心的課題後,「公主童話」便開始變調。凱瑟琳婚後曾多次懷孕,但最後只有瑪麗公主一女存活(即後來的瑪麗一世)。

兩人的感情在一五二O年代生變:年過三十五歲的凱瑟琳逐漸對亨利失去了吸引力,而一直未有男嗣也令亨利焦慮不已。尤有甚者,西班牙與英格蘭的關係在此時陷入低潮。是以,利八世逐漸有了離婚的想法。

「如何擺脫這段令人『動彈不得』的婚姻?」亨利八世開始思考這個問題。他想起了凱瑟琳本是他兄嫂的陳年往事(當時他們已結縭近二十年!)。他找出《聖經》中的經文:「若有人娶了兄嫂,就是犯了不潔之罪,侮辱了弟兄,日後將無子嗣。」亨利以此來論證他與凱瑟琳的婚姻未獲上帝的認可,是違反律法的關係;兩人生下的子嗣不斷夭亡,便是最好的證明。

亨利八世要爭取他與凱瑟琳的婚姻無效,在執行上有其困難,因為他們的婚約曾得到教廷的背書。「婚姻訴訟」的最終判決掌握在羅馬教廷手中,如果教宗判定亨利與凱瑟琳的婚姻無效,則無異自掌嘴巴,因為替此項婚約背書的特赦詔書正是由羅馬教宗手中發出。教會法上的糾葛,讓亨利八世的感情與婚姻問題終於發展成為宗教議題:亨利八世唯有避過羅馬教廷,才能擺脫他已感乏味的婚姻;而避開教廷的唯一途徑,便是循著馬丁.路德的步伐,脫離天主教會。「王子公主童話」的破滅,最終造就了後世糾葛不斷的「英格蘭宗教改革」。

 

【書籍資訊】
《狼廳》

狼廳

出版日期:2018.06.11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