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面對理想與現實的衝突,「忍著點」竟是唯一解方?
健康生活

發表日期

2020.03.31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醫師的內心世界
行醫最基本的恐懼就是: 我們會害死誰、我們會明顯傷害誰的身體。 ——第三章〈六神無主〉一般人印象中,...
定價 400
優惠價 79折,316
$400 79$316
加入購物車

面對理想與現實的衝突,「忍著點」竟是唯一解方?



圖片來源:unsplash

最棒的醫療教育

瓊安忍受折磨的那段時期,幾乎沒有這類計畫,沒人有興趣聽醫師說起疑慮,說起內心的備受煎熬,說起生活的分崩離析,「忍著點」是唯一解方。

傳統觀念認為,真正的醫師應該要對行醫棘手的那一面免疫,至少至少,要有能力低調的、默默的,獨自解決。

瓊安面臨危機時是踽踽獨行,慢慢築起苦難,等到她的世界分裂瓦解,同僚和院方才注意到。而瘡疤揭開後,院方唯一具體作為卻是將她踢出醫院,接著開除。鮑里妮開出的處方,與此南轅北轍。

瓊安認為拋下急診室是巨大災難,讓她顏面盡失,但也鬆了一口氣。她的說法是丟開龐然沉痛的重擔。

她發現工作讓她苦不堪言,當時身為住院醫師的她,所熱愛的一切已然侵蝕殆盡,解決醫療難題、協助病人康復的快樂已然抹滅,取而代之的是對病人的千仇萬恨—那些病人不關心自身健康,只是一味將自己的問題丟給她。

一九九三年三月五日,大家把酩酊大醉的瓊安架出急診室二十四個鐘頭後,瓊安簽了名,參加三十天的復健計畫。

她以求學時的拚勁,全神投注於復健。她發現儘管最近幾年歷經艱辛,內心仍儲有能量;她曾在醫學領域滿載而歸,如今她的決心與努力也得到豐收回報:首期的復健計畫圓滿達成目標,自院方介入那天起,二十年來她滴酒不沾。

瓊安在復健期間,為了身分認同問題而掙扎。她和所有家人一樣,一直認為自己是個醫師,也認為自己唯一的身分是醫師,那麼現在是什麼?是前任醫師?失敗的醫師?根本稱不上醫師?

但和她料想的相反,她不認為自己是失敗的醫師。她回顧過往行醫生涯,若不算最後糟糕透頂的幾週,還是很滿意自己提供合格的醫療照護,不過也得接受這事實:她徹底厭倦了臨床醫學。她試圖幫助病人,病人卻把急診室當作主要的照護方式,讓她無法苟同,讓她因此理想破滅。

是在回復氣力這段時間,瓊安才細細回味她處境的諷刺。她對病人自我毀滅的行為深惡痛絕,結果自己也是同樣舉動。親身經歷讓她更能同理那些病人,也讓她對離開臨床醫學的決定釋懷。

她雖然恢復健康,還是不知道該何去何從。她知道自己無法擔任需要直接接觸病人的醫師了,但在家人支持下,她悉心研究,發現許多方式可以讓其他醫師有效運用她的醫學知識。

她攻讀公共衛生碩士,發現自己愛不釋手。促進廣大群眾的健康,處理免疫、疾病篩檢、醫療照護普及程度與衛教等更廣泛的議題,這些概念很吸引她,而且是她可以幫助病人的方式,讓他們不需要跑急診室。

這分明是她這輩子體驗到的最棒的醫療教育。她得以參與促進民眾健康的計畫,但不須再次籠罩在失望與氣憤的陰影下。

瓊安畢業時,沒找到公衛相關的職缺,所以開始寫些醫學方面的文章,養活自己與傑瑞米,她還發現對寫作挺在行,又能回應覺得重要的醫學議題。

她最後在醫學繼續教育領域覓得一職,雖不在計畫之內,但後來她認為能妥善發揮自己醫學與公衛的專業,協助其他醫師了解醫療新知。她以自己的方式擔任真正的醫師—她能透過協助醫師,來協助病人,又不需要面對急診室的種種殘酷與挫折。

不過,許多倦怠的醫師並未轉職,因為他們只懂醫療,只能選擇留在醫療領域。有些醫師幸運找到鮑里妮這類的人來協助,通常能尋得繼續行醫的方式。同事的支持或是與心理師、精神科醫師合作,能協助醫師重新認同醫學中重要的內涵。

有些醫師需要改變工作型態,換個工作環境、減少工作時間,或是改變私生活,把更多重心移到家庭,拼湊出一些時間來吹豎笛、打籃球,或是終於翻開《尤利西斯》來讀,藉此鞏固那些支撐工作挑戰的桁架。

另外,也須將創意、彈性與決心,投注到行政作業方面,修正一些結構面的缺失。小問題如門診時間從一點延至一點十五分,修正過後就大有助益;大問題如醫院設立托兒設施、彈性工時,修正過後就如天降甘霖。

可惜,現實是許多醫師仍會照舊過活,身上留著憤恚的膿瘡,最後輪到病人親自感受。

瓊安覺得自己很幸運,找到能幫助病人又不須蠶食靈魂的折衷方式,而且,她還體驗到其他優點:「我每天晚上都能上床睡覺。」大多數人可能覺得睡覺就和呼吸一樣平常,但對需要輪值晚班的醫師、護理師和其他照護人員而言,每天晚上能上床睡覺,卻值得敲鑼打鼓歡慶。

這簡簡單單的動作,其樂媲美在曠野漂泊四十年才抵應許之地。瓊安吐了一口氣,面露欣慰說道:「而且,好幾年沒人吐在我身上了。」

【書籍資訊】
《醫師的內心世界》

醫師的內心世界

出版日期:2020.03.26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