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長輩不配合吃藥?了解他們抗拒的來源,重新奪回健康的主導權
健康生活

發表日期

2020.04.10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病人説了什麼,醫師聽到什麼?
歐芙莉融合了薩克斯(Oliver Sacks)的詳盡觀察、 葛文德(Atul Gawande)的深厚...
定價 420
優惠價 85折,357
$420 85$357
加入購物車

長輩不配合吃藥?了解他們抗拒的來源,重新奪回健康的主導權



圖片來源:unsplash

病人為何不配合醫囑?

「不遵從醫囑」(noncompliance)這個議題在醫學領域廣受熱議。就字面而言,此詞意指病人並未遵守醫師的指示,可能是服藥、赴診、接受檢查、適當飲食方面。

在此定義下,朴芮特確實該貼上不遵從醫囑的標籤。然而,此詞也逐漸不獲青睞,因為不僅隱含父權思想,也暗指病人做錯了事。

現在使用的詞,是比較中立的「配合」(adherence),判定病人是否能配合雙方已同意的治療計畫。如朴芮特的例子,配合治療計畫可說是極為艱巨的任務,因素錯綜複雜,牽涉面向廣泛,不單純是病人選擇不做正確的事情而已。

喬治城大學語言學教授漢米爾頓(Heidi E. Hamilton)長期關心糖尿病人不配合醫囑的議題,因為得了糖尿病所費不貲,又對健康影響甚巨。她想探究溝通問題如何影響糖尿病人配合醫囑,因此檢視了二十四支例行門診錄影帶,以及門診後醫師及病人的個別訪談。

門診中遇到的溝通問題顯而易見,醫師無不使出渾身解數,一心一意要讓病人配合醫囑。最基本的溝通模式是:醫師依標準流程,將所有糖尿病的狀況與數據複誦一遍,接著做衛教。

有些醫師會說之以理,動之以情,「推銷」配合服藥的好處;有些醫師對病人念念叨叨,曉以大義;有些會恐嚇,搬出一長串可怕的病症,洗腎、失明、截肢、陽痿、心臟病,要他們等著瞧;更極端的是,有時候醫師會暗示病人,如果不趕快調整好,八成就該去找別的醫師了。

但正如大部分醫師及病人所知(當父母的人也都知道!),重複碎念一樣的事情,很少可以達到預期的效果。不過眾醫師似乎還是講了一次又一次,無視沒什麼好結果的事實。

首先該了解的問題是:為何配合醫療計畫如此困難重重?諸多研究顯示,百分之五十到七十五的病人難以配合醫囑。漢米爾頓認為,答案非常明顯,影片中就可看到—但只在門診後的個別訪談中看得到。

訪談中以開放式問題討論,醫師不在場,病人更無顧忌,坦白訴說現實生活中的各種難題。他們切切實實知道哪裡有陷阱,哪裡有絆腳石,舉凡健康食品的花費、注射胰島素的不適、藥物的副作用、吃東西帶來的社會壓力、繁雜的工作安排、服藥的難堪、對於身體形象的羞愧感、血糖儀耗材的費用、為緩解焦慮的情緒性進食、把藥剝一半以免昂貴藥品消耗太快、與家人產生衝突、只是想吃年輕時愛吃的食物……不一而足。總之,病人確實了解自己不配合醫囑的原因。(明顯可見,沒有病人提到是因為不了解糖尿病。)

漢米爾頓回頭檢視門診錄影,上述林林總總的原因都沒出現在對話中。醫師主要花時間做衛教,儘管後續訪談顯示病人其實知道所有相關的數值。

漢米爾頓對我說:「病人的動機和遇到的困難實在太多樣,他們生活裡有太多事情造成糖尿病難以控制,但平常門診卻沒討論這些事情。

我紐約大學的同事研究血壓治療計畫的配合度,結果也能相互映證。一旦醫師主導對話,且著重在醫療方面的內容(相對於心理社會方面的內容),不配合藥物治療的風險高出兩倍。

病人生活中遇到壓力特別大的事件,例如失業、住家條件不佳,醫師若未提到這些問題,不配合藥物治療的風險則高出五倍。醫師通常以為病人所謂的配合醫囑,只需要打開瓶子、吞下藥,很難理解實際上要配合的事情可多著了。

病醫之間明顯不對稱:醫師沒完沒了說明病症,病人藏了滿腹關鍵資訊,卻未搬上檯面。當然,病醫之間本來就有不對稱的情況,畢竟病人是生了病的人,醫師是具醫療背景的人,但其他不對稱的情況是後來創造出來的,醫師與病人都有份兒。

如我前文所述,病人約診來找醫師,因此門診通常是由病人起頭,但幾分鐘後,或通常幾秒鐘後,醫師會擰斷病人的話語主導權,開始將對話引向特定方向,尤其RIAS中「狹義的生物醫學」類門診,更可能由醫師主導對話。

但這種情況不一定不好,醫師可能會抽絲剝繭,找出病因,只是對話的主導權明顯轉移。

或許病人不配合醫囑的隱性原因在此:醫師太忙於阻斷病人談話、忙著詢問病人,而病人可能會覺得自己沒機會闡述自己的想法,或是覺得沒有資格開口。

漢米爾頓論道:「醫師以複誦病況這種鈍器來面對病人。他們的目標是教導病人,固然值得稱許,但執行起來,顯然等同於一遍又一遍宣讀暴亂治罪法。」

書籍資訊】
《病人説了什麼,醫師聽到什麼?》

病人説了什麼,醫師聽到什麼?

出版日期:2020.03.26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