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肥胖不是病」先去除外在的偏見,才能找出問題的根本
健康生活

發表日期

2020.04.14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病人説了什麼,醫師聽到什麼?
歐芙莉融合了薩克斯(Oliver Sacks)的詳盡觀察、 葛文德(Atul Gawande)的深厚...
定價 420
優惠價 79折,332
$420 79$332
加入購物車

「肥胖不是病」先去除外在的偏見,才能找出問題的根本



圖片來源:unsplash

勿倉促評斷

我得老實說,這位年紀坐三望四、來找我做一般健康檢查的新病人,讓我很不自在。

文森小姐的個頭相當嬌小,但身體寬度已符合醫學定義上的病態肥胖,鬆垮垮的肚子,恍如第三附屬器官垂盪在雙腳之間,阻礙她的步伐;清麗可人的臉龐,完全給一層一層的頸部與下頜吞沒;因為腰圍過大,手臂不能自然垂放在身體兩側。

她賣勁爬上檢查檯,檢查檯也因一百五十九公斤而震撼。我從她背後將病人袍敞開,欲聆聽肺部音,一波波的脂肪組織卻層層攤溢而出,裹住呼吸音。腹部觸診時,我的雙手也遭捲入,根本沒機會感覺到她的肝臟,也沒辦法找到她頸部的甲狀腺、淋巴結。

我的工作要求我不帶評判,但反射性的不適感卻不容我否認,我也因為這種不自在而感到難受。諸多研究顯示,醫師對於肥胖,皆明確表達出偏見,較不尊重肥胖病人,而且也較難發展出融洽的關係。

我體內那個樂觀的我,曾經的希望是:醫療專業人士既然對於自己關懷病人與弱勢之舉,如此引以為傲,應該會比其他人更尊重肥胖病人。

可惜啊,事與願違。我大概不該那麼傻眼,只是依舊沮喪。為什麼醫師會有如此反應?(有意思的是,病人對醫師也有同樣的偏見。無論病人體重多少,都較不信任肥胖的醫師。)

毋庸置疑的是,醫師常將肥胖(一如酗酒、藥物濫用)歸類為自我誘發,有些醫師就算深知牽涉到遺傳學及其他干擾因子,還是無法不這麼想。

醫師在受訓過程中,格外沉湎於各種紀律與各種剝奪,因此總認為只要稍微積極一點,喚出自律感,這些健康問題根本不須再多費勁,就能緩解;儘管證據確鑿又比比皆是,說明事實恰好相反,但醫師還是難以投棄這種想法。

我們在這些肥胖病人身上,可能看到了自己所懼怕的一面,認為自己萬一失去謹慎磨礪的紀律,也會變成這樣。我成年後致力維持體重及體態,雖然和許多病人比起來,我的努力只是小巫見大巫,卻讓我對於垃圾食物及飲食過量相當反感。

或許文森小姐再現了我最懼怕的夢魘:一旦我失去戒心,失去自律能力,就會變成她。或許問題純粹只是肥胖的實體形象。

這個社會崇尚纖細苗條的身形,到了不健康的地步,就算像文森小姐這樣梳理得乾淨整潔、臉龐迷人清秀,卻只因為體重,就將她視為蓬頭垢面的人。

當然這類反應完全不理性,但情緒本身本就不能歸為理性,況且醫師與一般人沒兩樣,容易受到情緒影響。我不希望自己是個靠外表就預先評斷病人的醫師,我當然也不希望強化肥胖者實際體驗到的汙名,但我那天在診間替文森小姐檢查時,備感拘束,而且控制不了。

不過,我和文森小姐談話得愈多,就愈能掌控局面。她提到自己身體狀況不佳,很多病源自肥胖,照顧自己的身體本不容易,又有照顧孩子的壓力。

她承認自己很難控制飲食,這種壓力又逼使她吃下更多。體重過重讓她意志消沉,反倒更渴望甜食撫慰。她歸咎於家族病史,家人皆有肥胖、情緒虐待、疏忽照顧的傾向。

她並和盤托出,說上健身房覺得自慚形穢,要找到可以穿的健身服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而且求職之路也一片黯淡:「沒人會打電話給胖子,請他們參加第二次面試。」她沒辦法把手伸到背後抓癢。

如果孩子在街上快步奔走,她知道自己跟不上。她說的愈多,我的情緒就愈少。起初我只看見一個極度肥胖的病人,到後來,我看見的是一個心思纖細、感受強烈的凡人,她的人生受到肥胖支配而滿腹辛酸。

門診結束後,我反思自己起初的反應。這和種族歧視有何不同?有比較不惹人厭惡嗎?就算她的身體狀況為自我誘發,就算有部分是,我怎麼可以認同自己的反應?

病醫關係容不得一點鄙視

好在我看到另一份研究,心中踏實多了。該研究取自更大的母體樣本,總計將近七萬名病人,結果發現無論病人是否肥胖,兩群體所受照護並無差別。

儘管社會上對於肥胖的偏見根深蒂固,醫師與病人也無不受到偏見影響,但醫護專業人員似乎仍能提供同等的治療。

不過,我不確定這樣是否足夠。醫師面對「不受歡迎」的病人,可以嚥下感覺,摀起鼻子,仍給予適當的治療。儘管醫療結果可令人接受,這些方法仍與行醫之道的首要原則背道而馳。

行醫最重要的,是對待病人時皆應抱持同情,但同情心假裝不來。同情心需要發自內心,出自尊重。

我們教導醫學生的時候,常常講到同理心。同理心最直白的解釋是:試圖感受他人的情緒,從他人的角度感受生活周遭。

我第一次替文森小姐看診,與她聊愈久,就愈能拼湊出她的生活面貌。雖然不能假定自己真切知道她的感受,但能開始想像她的感覺,能設想自己要怎麼面對那多出的九十公斤、那如影隨形的壓力。

最近我看到她出現在診間的時候,覺得我的內在不一樣了。理學檢查仍舊教我有些不自在(我老實說),但我逼自己將文森小姐這個人、而非這副身軀,放在心頭最上方。

我的直覺情緒仍在拉扯翻騰,但感覺起來比較能控制了。或許這正是醫師該勉力為之的方向:不管多麼難堪,還是得強將負向情感逼出暗影之外。

病醫關係中,容不得一點鄙視。醫師首先必須確保每位病人,在醫師面前都能自在表現自我,才能提供優質的醫療照護。若我們這些醫師自己都不自在,就得誠實正視;唯有誠實正視,偏見才有機會消散。

書籍資訊】
《病人説了什麼,醫師聽到什麼?》

病人説了什麼,醫師聽到什麼?

出版日期:2020.03.26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