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從湯姆斯河開始淌流
科學自然

發表日期

2015.11.10
收藏文章 0

從湯姆斯河開始淌流


《我們的河》導讀

作者:牟中原(台大化學系教授暨天下文化科學文化叢書策劃者之一)

從湯姆斯河開始淌流

現在休閒服裝穿的牛仔褲都是藍色的,但是本來西部牛仔穿的褲子卻是黃褐色的。事實上,西方傳統平民衣服顏色是沒有藍色的,原因是藍色染料的來源藍草只能在印度、中國生長。一直到十九世紀末,英國化學家柏金斯以煤焦油提煉出苯胺,從而可製造各種顏色的化學染料(藍、綠、紫等),人類服飾顏色才能大量的多樣化,這樣的化學發現在二十世紀初造成了現代化學工業的基礎。於是在英國有「帝國化工」的興起,在瑞士有「汽巴嘉基」的創立。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各國都致力恢復民生工業,瑞士的汽巴嘉基公司著眼美國廣大的染料市場,在1952年於紐澤西州湯姆斯河建立一個化工廠,大量生產染料原料及其他化學品。

建廠之前,當地鎮民過著輕鬆但隔絕的鄉村生活,他們在林中狩獵、在海灣裡捕魚、在河上游泳。汽巴嘉基讓湯姆斯河從封閉落後的農業小鎮,一躍成為經濟發達的市鎮。一開始人們很樂意有好的工作機會,然而靜悄悄伴隨經濟發展而來的是化學廢棄物汙染。

廠方在生產過程中,無聲無息的處理廢棄物,把液體和固體廢棄物簡單裝入桶中填埋於地底,工廠的部分廢水也透過疏鬆的砂質土壤直接滲入地下,汙染了地下水。當地花園州大道水井區似乎是永不枯竭的水源,就像深不見底的杯子,看來彷彿是完美的資源,自來水公司也充分利用這彷彿取之不盡的水源。但實情是,此地的地質如地下海綿般吸收了大量的廢物及廢水。後來在水汙染問題日益明顯之時,該公司把一部分廢水通過管道直接悄悄泄入大西洋。作者非常細緻的捕捉官方與民間當初這種「先發展起來,接著再擔心其他問題」的心態。

種種問題繼續漫流

慢慢的,湯姆斯河的環境污染日益嚴重,公眾健康問題也逐漸浮現出來。人們發現不尋常的兒童癌症發病率,小孩父母和醫療單位逐漸將健康問題的根源與湯姆斯河附近化工企業的污染聯接起來。這些家長和一些民眾四處呼籲,最終推動政府對此展開調查。湯姆斯河癌症的調查,其實很昂貴,費了6年時間和大筆的資金,但最終其實沒能建立水源污染與兒童癌症癌症聚落的因果關係。這不能不說是一種無奈。由於政府的調查未能給出明確結論,湯姆斯河兒童癌症患者雖然在律師的幫助下從幾家化工企業獲取得補償,但這是妥協的和解。因為一旦與企業對簿公堂,患者家屬未必處於更有利地位。誰也耗不起時間金錢。在2001年,汽巴嘉基等在湯姆斯河造成環境污染的化工企業,最終同意向受害者提供賠償,庭外和解。汽巴嘉基結束化工生產,並被併購且轉型為製藥廠並改名為諾華(Novartis)。

在《我們的河》這本書,作者丹.費根鋪陳了一個科學與救贖的故事,作者採訪了與這一環保事件相關的化工企業、各級政府官員、化工廠員工和當地居民、醫生、護士、律師等各方人士,系統性記錄了這一段歷史。本書令人佩服的是它非常詳盡,對於整個故事的因果、來龍去脈做了非常詳盡的分析報導。使人們對這件事情有深入的瞭解,實在是環保報導經典作品。書中包含了化工發展歷史、癌症與統計學關係,法律的折衝以及湯姆斯河的人文歷史。作者像繪製一幅巨畫一般把所有的故事細節最後串起來,成為一個巨大的述事體。作者費根因此獲得2014普利茲非小說獎。

在《我們的河》書的最後,費根來到重慶兒童院採訪一個九歲血癌的小孩和她媽。隨著中國製造業的快速發展,大量化工廠由歐美轉向中國。內陸河流吸收了大量廢水,類似湯姆斯河的故事正不斷地在中國的土地上重演。故事並非完結,而是以不同的形式在不同的地方進行著。

摘自《我們的河》

Photo:Garden State Hiker, CC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