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三一九槍擊案」對於成立特調會,錢復卻持反對意見?
人文社科

發表日期

2020.05.08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錢復回憶錄・卷三
深入國際外交與國內政局每個折衝關鍵現場,帶你看見政治上的糾葛與背叛、耕耘與誠信。錢復承繼父親錢思亮的...
定價 750
優惠價 85折,638
$750 85$638
加入購物車

「三一九槍擊案」對於成立特調會,錢復卻持反對意見?



照片提供:錢復提供

三一九槍擊相關

二OO四年三月二十日是第十一屆總統選舉投票日,此次選舉民進黨推陳水扁連任,國民黨與親民黨推連戰、宋楚瑜參選。自二黨候選人推定後競選氣氛十分激烈,選前各種民調都顯示,國親兩黨聯手將小勝民進黨。

但是在投票的前一天陳、呂在台南市掃街拜票,兩人同乘一輛由當地後援會提供無防彈裝備的吉普車,於下午一時四十五分行經金華街三段時,呂副總統發現膝蓋有劇痛,此時坐於前座的侍衛長陳再福要求駕駛轉向最近的醫院,也就是奇美醫院。

到達時陳水扁總統自行走向救護中心,他被發現腹部有二個傷口,但均不嚴重,經包紮後,不久即可行動,傍晚已乘專機返台北官邸。

事發後不久,台大老同學陳慶蘇就來電告訴我,我即打開電視看各新聞台的報導,大致是依慣例正副總統不可乘同一交通工具,而兩位都有具防彈功能的車輛,但並未乘坐,卻坐在後援會提供的車輛。

二人均有防彈背心但未穿著,同時車隊行進時鞭炮不斷,使歹徒有可乘之機,整個維安系統完全沒有發生作用。不久,國安會祕書長邱義仁來電約我於五時二十分去府內。

屆時他向司法院翁岳生院長和我簡報槍擊事件,我告訴他第一要務是緝兇,其次是競選方式要改進,掃街放鞭炮極不妥當。他說週二陳總統、呂副總統將邀五院院長會晤,當天國民黨宣布最後一晚的造勢晚會取消。

三月二十日投票,結果連宋以一萬七千餘票之差落選。國、親方面對十九日槍擊案提出許多疑點,並表示將要求法院驗票,也將向檢察當局提出當選無效之訴。自二十日晚間開始集合群眾向總統府嗆聲。

陳總統在總統府掀衣出示傷口

三月二十三日陳、呂兩位邀五院院長在總統府晤談。陳進來,我看他步履穩健,講話中氣很足,不像是剛受重傷,而呂則以輪椅進來,改用雙枴行走,看起來很委頓的樣子。

陳請大家發言,王金平院長表示遭遇如此嚴重的槍擊案,總統應依《憲法增修條款》第二條第三款的規定發布緊急命令,對前天的投票進行「行政驗票」而非「司法驗票」,另外應仿美國之例,指派獨立檢察官調查槍擊案。

考試院姚嘉文院長 表示不同意見,他指出王院長建議的行政驗票、獨立檢察官,和國親正式提出的司法驗票是相互牴觸的,結果王、姚二位相互辯詰很久。呂副總統主張由五院院長合宴連、宋、陳、呂四位,當面把問題釐清。

此時,陳總統將上衣拉起,揭開紗布給大家看他的傷口,是二處像擦傷的傷口,不像重擊的傷口,也就是說,傷痕很淺並不深。呂副總統接著也要除衫,讓我們看傷口,我說尊重女性,不宜如此。

此時陳總統講話,提到在奇美醫院和夫人通電話,當時無法出聲,他曾二度哽咽,也細述受傷過程與媒體報導大致相若,他對總統府外聚集的群眾指他作弊,槍擊案乃「自導自演」甚不以為然,說如此指責的人是否敢以槍對自己腹部射?

他也說,民調一直是他領先,他從無會輸的念頭,反倒是在二十日六時(未說是上午或下午)認為有輸的可能,開始想如何能使支持者接受選舉的結果,他以為當下應盡速驗票,雙方均應接受驗票的結果。這次談話在中午結束,沒有任何結論就散了。

過了一週,國親競選總部總幹事奇美醫院院長詹啟賢兄於二十九日上午來看我,他說陳、呂會去奇美診治,完全是車輛駕駛主導,並非特勤安排。奇美醫師主治,隨行的醫師也參與。

他所看到的槍傷(陳總統部分)是擦傷(scratch),並不嚴重。醫院消毒包紮後,就可以登機返回台北。詹認為此事幕後主使者是賭盤的負責人,他們想製造事端,對於被刺者是死、傷或不中都不在意。

擔任特調會主席的過程

四月一日,國民黨籍立委廖風德提案要求組成超然獨立的「真相調查特別委員會」,由監察院擔任主管機關,監察院院長為委員會召集人。特別委員會比照一九六三年美國甘迺迪總統遇刺的「華倫委員會」(Warren Commission)整合檢查權、行政調查權獨立行使職權。

同年六月,我奉派代表政府赴美參加雷根總統追思會,結束後轉往巴拿馬設法挽回新當選的杜瑞河(Martin Torrijos)總統要和我國斷交事。

我於六月二十七日返國,次日請府方安排晉見陳總統報告巴國之行的結果,他約我於二十九日上午九時往晤。我將巴國洽談要點報告後,他就提到關於三一九槍擊案要成立特別調查委員會,希望我擔任主席,全權主持調查工作。

我說我毫無心理準備,而且院長任期僅剩七個月,我也多次公開表示無意擔任公職,任滿後就退休。他非常堅持,告訴我立法院國親版的真相調查特別委員會特別條例草案,明定監察院院長是召集人、呂副總統主持總統府人權小組,就此問題討論時,大家都希望你來負責。他要我考慮二天再談。

七月一日三點半我去見陳總統,將二天考慮的要點向他報告,我說總統擬下令成立「特別調查委員會」(以下簡稱特調會),在美國是可行的,但是在我國由於《憲法》規定的很細如特調會的權責、組織、經費以及其他機關如何配合必須另有法源,所以立法院的特別條例是需要的,若沒有法源,特調會是不能動的。

其次特調會不能太大,但要包括立法院各黨代表,另外檢察總長、警政署長、調查局長也應包括在內,因為各種不同的調查都要透過這三位首長進行。

我也說明自己不宜擔任特調會主席,除了前天所說的原因外,自己對於犯罪調查從未觸及,無法領導特調會,我也說,過去多年層峰有所差遣,我無不從命,盡力而為,但這項工作實在不能接受,我也很誠懇的建議請有法務經驗、處事認真有社會公信力的李元簇先生來主持。

陳總統說法務部陳定南部長反對成立特調會,但是檢察總長盧仁發和刑事警察局長侯友宜都認為應該成立。他認為現在國內對立衝突如此嚴重,特調會的成立也許有助和解。他表示將盡速親自去敦請李元簇先生,希望他能同意,否則仍盼我接任。

【書籍資訊】
錢復回憶錄・卷三

錢復回憶錄・卷三

出版日期:2020.05.07

瀏覽此文章的人,也瀏覽...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