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黨內分裂早有伏筆!錢復透露:「李登輝曾徵詢我接任閣揆」
人文社科

發表日期

2020.05.08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錢復回憶錄・卷三
深入國際外交與國內政局每個折衝關鍵現場,帶你看見政治上的糾葛與背叛、耕耘與誠信。錢復承繼父親錢思亮的...
定價 750
優惠價 79折,593
$750 79$593
加入購物車

黨內分裂早有伏筆!錢復透露:「李登輝曾徵詢我接任閣揆」



照片提供:錢復提供

臨時中全會預見分裂端倪

一九九O年開始,台北政壇瀰漫了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情勢。一月下旬,我利用春節赴馬來西亞與家人渡假,三十日返回台北。

第二天是週三的執政黨中常會,由倪文亞先生提議,全體常務委員向二月十一日舉行的臨時中全會推薦,由李登輝主席代表本黨參選第八屆總統,全場無異議通過。接著高育仁常務委員提議,由本黨總統候選提名人向臨時中全會提出副總統候選人,大家也沒有異議。

第二天,在陽明山中山樓舉行臨時中全會,我一進會場有人告訴我,立即去主席休息室。李總統見到我就說,根據他的情資,開會時對於提名的事,有人會杯葛,希望我能協助;他也透露將提名李元簇先生為副總統候選人。

會議開始,在預備會議中我被提名為主席團成員,在主席團會議中,又指定我在提名通過後向主席報告推選的結果。在主席團會議時,推定由倪文亞常委主持第一次會議;他是極富主持會議經驗的一位,但是顯然他預見這次會議的艱難,所以提出許多應該事先準備的事項。但是幕僚單位卻沒有警覺,對於他所提的都沒有配合。

果然,第一次大會一開始,火藥氣極濃。郁慕明委員首先建議提名應採用投票方式,而不用過去的起立鼓掌方式。這項提議立即得到重量級大老如李煥、林洋港的支持。

接下來,魏鏞、張豫生等委員將箭頭指向祕書長宋楚瑜,批評他黑箱作業。宋立即反擊指少數人搞破壞企圖分裂黨,並立即表示辭職。所幸倪文亞主席立即交付表決,究竟以起立方式或以投票方式,表決結果相當接近,九十九對七十。

這是我二十二年來多次出、列席黨的會議從來沒有經歷過的一幕。從正面看,黨是真正走向民主化;從負面看,已是黨將分裂的徵兆。第二天媒體對於臨時中全會的紛爭都大幅登載,並指出執政黨內「裂象已顯」。

過了三天,中常會開會,對於臨時中全會的紛爭,謝東閔先生說了十六個字:「有容為大、無欲則剛」,「有則改之、無則加勉」。元老的話言簡意賅,也是語重心長。

二月十五日,蔣緯國將軍在美國明白表示將參選總統。有記者問他,經國先生曾說蔣家人不選總統;他解釋經國先生的意思是他的家人不選,不能限制家族不選。到了三月二日下午,黃河清委員在立法院說林洋港院長也確定要參選。

三月三日中午,《聯合報》的王惕吾董事長及閻奉璋先生約我和宋楚瑜祕書長午餐,對於當前的情勢表示憂慮。我說現在黨內不只是分裂,而是四分五裂,有許多不同的立場,大都是為了自己,很少考慮到黨。

李總統在去年底選舉失利時,大家都企盼他能有所省思,對於不同的意見能多加參考;但是他的個性是自信心甚強,如果對他的建議用緩和的語調提出,比較能為他接受。反之,如果用責備的口吻或者教導的方式,則可能引起他的反感。

王惕吾先生說,他曾請蔣彥士先生聯絡一些大老,共同來勸李總統要有較開闊的胸襟容忍不同的意見,但是效果不大。宋祕書長則表示他自己在黨內的處境極為艱困,有好幾位中生代首長經常明槍暗箭的對付他;他深感心勞力絀,多次向李主席請辭都沒有獲准。

這時候,執政黨內部已分成「主流派」和「非主流派」的對立。後者趁著國民大會集會,提出「內閣制」以及「總統不能兼黨主席」的主張。三月四日中午,有一百多位的國民大會代表在三軍軍官俱樂部舉行餐會,支持林洋港和蔣緯國參選,以對抗李登輝和李元簇的提名。

三月九日,林洋港先生戲劇性的宣布「委婉辭退參選」,第二天蔣緯國將軍也宣布辭選,使執政黨出現二組候選人的窘局得以化解。

婉卻接任行政院院長

三月十六日是立法院總質詢,中午休息時間,梁肅戎院長約了陳履安部長和我在院長室吃便當午餐。席間談到李總統和李煥院長之間有很深的芥蒂,一週前,李總統突然想到要李院長留任,但是不願與李院長見面,而是託梁院長代為轉達。我聽了這番話,心中非常憂慮。

四月六日上午,我在行政院參加財經會談報告中美貿易諮商問題時,得到總統府通知要我七日清晨隨李總統赴東部參觀訪問。我的直覺告訴我這次旅行,李總統一定會和我談到他在五月二十日正式就職的布局問題。

當天晚上我在家中歡宴高華德前參議員(Barry Goldwater)和紐約亞洲協會董事長前副國務卿懷德海(John Whitehead)伉儷等人。晚宴結束後,我和玲玲談到明天要去東部,我預料李總統將向我提出新任行政院院長的人事問題,我準備婉卻。我並沒有向她說為什麼要婉卻,她也沒有問,只是說她完全支持我的決定。

四月七日早上,李總統帶了我搭專機赴台東,先後在縣政府、南迴公路拓寬工程二處聽取簡報,接著去訪問當地民意代表,再乘莒光號列車赴花蓮市,在英雄館晚餐。飯後李總統召我去他的寢室長談兩小時。

談話開始時,李總統對於兩個月來的政局紛擾表示極為不快,對於執政黨內若干重量級人士結合對付他也甚為不滿,認為行政院於五月二十日以後必須易人,我說政局不安定是事實,但是總統是國家最高領導人要有開闊胸襟,容忍不同的意見。

李說:「這段時間中我已盡量寬容,比如說林洋港、郝柏村、陳履安等人都曾來向我道歉,我對他們都已經原諒了,但是李煥卻不同,我不能信任他。去年九月以後,他聽新聞界大老的話要出任副總統,我和他的談話都被洩漏。他曾推薦可以接任行政院長的名單,一共五個人,也有你在裡面;我將名單放在金庫(保險箱)內,可是第二天報紙頭版卻以大字標題刊出。所以我無法再和他合作,我希望你來接任行政院。」

我對李總統的盛意表示感激,但是自己認為不宜擔任此項工作,請總統原諒。李聽了十分訝異,問我為什麼覺得不宜擔任?

我說自己個性倔強,和目前的立法院生態無法配合。例如回國二十個月以來,看到公權力不彰,主要是抗爭背後有民意代表在支持;證所稅無法徵收、證交稅率不升反降,因為有民意代表的干預;重大工程的無法順利推動,也是民意代表在背後圍標。

凡此種種,以我的個性是不可能同意這種做法。在這種情形下,如果我去行政院工作,不會太久,立法院一定會對我攻擊,如此必對李總統造成困擾。

李總統認為我是過慮了。我說並不是過慮,而是必然要面對的現實。在堅持立場維護國家利益和委曲求全以保祿位的兩項選擇中,我必須堅守立場維護國家利益;然而在目前的政治環境中,如此做將成為眾矢之的,最後必然會替總統造成困擾。

李總統對於我的反應甚感失望,他說,「你知道,我將你由華府調回就是希望你能接掌行政院,現在你堅持不接受,使我的整個人事部署都受到影響。」

我說,目前可以擔任行政院長的人很多,如省政府邱創煥主席、外交部連戰部長和經濟部陳履安部長等。李總統對於我提到的人並沒有反應,他反過來問我,「國防部郝柏村部長怎樣?」

我說郝部長在執政黨內沒有問題,資歷很深,只是反對黨對他有意見,總統準備召開國是會議,恐怕要考慮到朝野的和諧。此外,郝部長為人耿直,和總統是否能充分配合不無疑問。如果考慮軍方的問題,鄭為元將軍是很恰當的,因為他在退輔會和國防部主政時與立法院的關係非常融洽,為人非常謙和,在軍中也甚受敬重。

李總統說鄭前部長健康不佳,所以不擬考慮。談話至此,時間已九時半,我就起立辭出,在門口遇到立法委員謝深山,他向我賀喜,說我將組閣,我尷尬的說沒有的事。

第二天我們繼續在花蓮有整個上午的行程,到下午乘火車返台北,車上李總統說,這次我同意你不去行政院,但是以後還是要你。

此後四個星期,李總統和李院長不斷的明爭暗鬥,李總統曾在四月下旬分批約見執政黨中央常務委員,談論國是問題也順便徵詢對於下任院長的意見。李院長則趁著立法院總質詢的時機,透過友好的委員支持他連任。

與李煥、郝柏村的兩次私下對話

五月三日是行政院院會,這是一次十分尷尬的會議,因為大家都知道郝是新任的院長,所以對所有的議程都沒有人發言,不到一小時就結束了。散會後,與會同仁均很快離去。李院長獨坐在座位上沒有人理會。我走過去向他致意,他的神情極為落寞,問我有沒有時間,要我到他辦公室小坐。

他說,自己實在不知道和李總統的關係怎麼會變到如此嚴重,他想去看總統並做說明,但是卻沒有機會。他一再反省,可能是自己對蔣彥士祕書長和某位媒體鉅子過於信任。

我看到他非常痛苦的表情,就將四月七日李總統在花蓮所提的二件事告訴他,一是二月臨時中常會中,反對李總統的人,事後都去道歉,只有他未做表示;一是他向李總統推薦五名可繼任院長的人選,但名單卻在第二天就由媒體曝光。

李院長對於第一點未做反應,對於第二點他解釋說,名單是他親筆書寫的,沒有別人看見,但是送給李總統前,他想自己留一份存底,因而交給祕書影印一份,不料因而外洩,他也將祕書立即撤換。我說如果當時立即向總統解釋清楚,也許可以避免誤會。

李總統提名郝部長一事,也引起民進黨強烈的反彈,立法院內連續二天院會質詢都為所謂「軍人干政」鬧得不可開交。五月四日的院會更因為旁聽席上的學生們不斷鼓譟而被迫散會。但是郝氏仍積極進行組閣。

五月六日晚,我接到外交部連戰部長的電話,告知我他已奉派台灣省政府主席,我將繼任外交部長。一週後,李煥院長在行政院財經會談進行的第二天休息時間問我,郝部長是否已和我談外交部的事,我說沒有。李院長說,已確定要我去外交部。

次日上午,郝部長來電要來經建會看我,我說這是和體制不符的,應該我去國防部見他。當天下午,我去介壽館見他,郝先生即告以希望我去外交部工作。

我當即表示,在經建會近二年的工作已漸入佳境;在經建會是可以做事的地方,至於外交部以目前的情況不可能發生奇蹟,不過我是國家的小兵,要我到那裡,只要能力所及,一定盡力而為。

這時候,郝先生話題一轉,表示對於李總統的作風甚為不滿,他特別是質疑李的決策模式,認為過於獨斷獨行,我沒有敢接話,只是表示李總統曾說將會主導外交、國防和大陸事務,如果李總統對於外交事務有任何指示,我必將盡快向他報告。

【書籍資訊】
錢復回憶錄・卷三

錢復回憶錄・卷三

出版日期:2020.05.07

瀏覽此文章的人,也瀏覽...

相關文章 MORE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