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汽油價格又要漲!?油價高升不降的原因,除了經濟,更多的是政治…
財經企管

發表日期

2020.05.26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世界又熱、又平、又擠
在本書增訂新版中,佛里曼提醒我們:綠能是金錢,綠能是競爭力,綠能更是人類唯一的未來!打造方舟而非製造...
定價 700
優惠價 85折,595
$700 85$595
加入購物車

汽油價格又要漲!?油價高升不降的原因,除了經濟,更多的是政治…



圖片來源:pexels

油價愈高,自由愈少

石油帶來的龐大財富轉移,不僅影響穆斯林世界,也衝擊全球政治。

當政府絕大部分收入都是來自於在地上鑽個洞,而無須仰賴人民的精力、創造力和創業精神時,政府就很容易限制人民的自由,降低教育經費,人民的發展也會因此落後。這些都是我所謂「石油政治第一定律」導致的後果。

過去幾年,我持續追蹤波斯灣地區的事件。我注意到,第一個舉辦自由公平的內閣選舉、且允許女性參選和投票的波斯灣國家,是與沙烏地阿拉伯東海岸毗鄰的小島國巴林。

巴林同時是第一個聘請麥肯錫公司(McKinsey & Company)來全面檢視勞工法,提升國民生產力、就業力,以減少外來勞工的波斯灣國家。它也是第一個和美國簽署自由貿易協定的波斯灣國家。

巴林國王和他的顧問毫不諱言他們的目標為:破除仰賴石油福利國家的文化。

自1971年巴林獨立以來,石油福利國家的思維一直主導該國經濟;以生產力的提升作為加薪的依據;終止每家工廠成立時可從印度或孟加拉引進500名廉價勞工的做法,因為這種做法表示每家巴林的工廠雖可支持工廠老闆的家計以及500名來自南亞勞工的家庭,卻獨漏巴林勞工或他們的家人。

巴林是君主立憲制的國家,有國王、也有經選舉產生的國會。巴林著手翻新教育制度,重新訓練教師,並創設技職制度,讓不想上大學的年輕子弟能習得一技之長。

巴林也比以往更歡迎外國人直接投資,並且讓國營事業民營化,以刺激企業的真正競爭,讓巴林的經濟有別於其他波斯灣國家的經濟「競爭」模式,通常由兩家政府出資的企業相互競爭。

重點是,為什麼巴林要在2007年油價日正當中時推動這些計畫?因為巴林不僅是1932年首先發現石油的波斯灣國家,也是1998年左右第一個發現石油逐漸枯竭的波斯灣產油國。我一點也不驚訝,巴林首度針對貪腐舉行公開辯論是在1998年,當時原油價格跌到每桶15美元以下。

和其他油藏豐富的鄰國不同,巴林在1990年代就幾乎能在行事曆上註明,從哪一天開始無法再仰賴石油收益。因此,巴林毫無選擇,轉而培養、開發國民的天賦。我不禁自問:「這真是巧合嗎?第一個石油耗竭的波斯灣國家,也是第一個尋求政治和經濟改革的國家?」我完全不認為這是巧合。

環顧阿拉伯世界,我見到黎巴嫩人民發起民主運動,驅逐入侵的敘利亞軍隊。我不禁對自己說:「這是意外嗎?黎巴嫩身為阿拉伯世界第一、也是唯一真正民主的國家,碰巧也是少數一滴石油也沒有的阿拉伯國家?」

我愈思考這些問題,愈清楚裡面存在某種關聯,一種能測量、圖示的相關性。油價與某些國家政治自由度和經濟改革的步調、範圍及持續性,彼此之間一定有關係。

某天下午,我和《外交政策》雜誌的總編輯奈姆共進午餐,我攤開餐巾紙,在上面畫了圖表,以解釋1975到2005年間油價與產油國自由化的大概關聯。當一組數據下滑,另一組就會上揚。

我請奈姆想想,2001年時石油每桶25到30美元,美國總統布希看著俄羅斯總統普丁的靈魂、看到了美國的盟友:「我直視他的雙眼,發現他非常坦率,值得信賴……我可以感覺到他的靈魂。」

但是,油價飆到每桶100美元的現在,再端詳普丁的靈魂,你會看到能源巨擘俄羅斯天然氣公司(Gazprom)、俄羅斯最大石油公司路克斯(Lukos)、前蘇聯官方報紙《消息報》(Izvestia)、《真理報》(Pravda)、俄羅斯國會及其他俄羅斯民主機構,都被普丁大口吞掉。

或者就像某位不願透露姓名的世界領袖在某次訪問時告訴我的:「油價每桶20美元時,普丁獲得俄羅斯人民20%的選票。油價每桶100美元時,普丁便擁有百分之百的選票。」

1997年,油價跌到每桶20美元以下,伊朗選擇改革派學者哈塔米(Mohammed Khatami)出任總統,他呼籲進行「文明社會之間的對話」。

到了2005年,油價每桶60到70美元,伊朗選阿賀馬迪內賈德(Mohammed Ahmadinejad)當總統,他宣稱,第二次世界大戰德國納粹大規模殺害猶太人的事件是虛構的。

「我向你保證,」我告訴奈姆:「等油價降到每桶20美元時,大屠殺就不再是憑空捏造的。」奈姆拿走那張餐巾紙回辦公室給工作人員看。一小時後,他來電要我以餐巾紙上的論點,為《外交政策》寫一篇文章。我照辦了(發表於2006年5—6月號)。

在圖表的一軸,我標示出自1979年起的全球平均原油價格。另一軸則代表某國經濟與政治自由度的增減。

我選了俄羅斯、委內瑞拉、伊朗及奈及利亞。自由度的衡量基準,則參照美國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 的〈世界自由度調查報告〉(Freedom in the World),與加拿大菲沙研究中心(Fraser Institute)的〈世界經濟自由度報告〉(Economic Freedom of the World Report)。

我所用的自由度基準包括一國舉辦自由公平選舉的次數、報社創立或倒閉的家數、獨斷逮捕的人數、被選入國會的改革派人數、展開或中止的經濟改革計畫數量、企業民營或國營化的數量等等(我得承認,這並非實驗室做出來的科學實驗,因為一個社會的經濟與政治自由度,永遠不可能絕對量化或互換)。我得到以下這張圖表:

儘管這只是初步的關聯,卻足以讓我提出「石油政治第一定律」。這定律假設如下:「在油藏豐富的石油主義國家,油價和自由度往往成反比」。

也就是說,全球平均油價愈高,言論自由、新聞自由、自由公平選舉、集會自由、政府透明度、司法獨立、法治、成立獨立政黨與非政府組織的權利等,愈容易遭到侵犯。

此外,油價愈高,石油主義領袖就愈不在意世人的看法或批判,而使上述負面趨勢更加惡化。這是因為,他們握有更多的可支配所得來打造國內安全部隊、籠絡對手、賄賂選民或收買公眾的支持,繼而抗拒國際規範。

反之,根據「石油政治第一定律」,油價愈低,自由化的步伐就愈快。石油主義國家被迫更透明、更願意聆聽反對聲浪、更敞開心胸與外界互動、更專注於打造激發人民(包括男性和女性)最佳競爭力的法律和教育制度、鼓勵新公司成立,以及吸引海外投資。油價跌得愈深,會有愈多石油主義領袖在意外界的看法。

【書籍資訊】
世界又熱、又平、又擠

世界又熱、又平、又擠

出版日期:2020.05.08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