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深化對台關係,美出資2000億牽制中國!中國的快速成長,已成西方最大的恐懼
科學自然

發表日期

2020.06.05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稀有金屬戰爭
十九世紀是煤炭世紀,​二十世紀是石油世紀,二十一世紀則是稀有金屬世紀。我們對於即將由太陽能板、風力發...
定價 420

深化對台關係,美出資2000億牽制中國!中國的快速成長,已成西方最大的恐懼



圖片來源:pexels

編按:

美國參議院軍事委員會於6月11日公布了2021年《國防授權法案》,其中一項專門針對中國的《太平洋威攝計畫》條款,撥款達70億美元(約台幣2076億元),主要用來針對美國在印太地區的競爭問題處理。

另外,在法案也中加強了美國供應鏈措施,擴大美國與中國導彈防禦系統整合的限制。不僅反映出在這次新冠肺炎疫情下,美國欲改善對於中國的過度依賴性,同時,也暗示出了國際間對於中國迅速成長的擔憂。

以下是稀有金屬戰爭》中,作者針對中國快速成長所提出的觀點:

轉衰的西方

中國向稀有金屬下游鏈前進的策略,造成歐洲與美國工業動力的損失。該策略隱隱揭示了西方經濟模式的脆弱,儘管西方模式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豎立的標竿。

一名德國學者試圖以數據解釋這些現實:若只聚焦在稀土上,他估計,就稀土金屬氧化物(羅納普朗克精煉的粉末)市場而言,從1965年到現在,已導致四十億美元的財富轉移至中國。

若將產業價值鏈向上提升至磁鐵和電池市場,該數據則乘以十倍,超過四百億美元。這是有道理的,因為中國取得產業鏈下游的產銷市場愈多,附加價值就愈大。

一名澳洲研究員將此推論,應用在更先進的製造業領域。他先研究消費性電子產品的零組件產業(印刷電路板、感測器、放大器、二極管、LED、恆溫器、電燈開關)。根據下游工業價值增加的邏輯,這裡也可發現,從全世界其他地區轉移至中國的財富倍增,達到四千億美元。

最後,澳洲研究員探討了精密器械製造業,也就是將零組件裝配成精密器械的業者(在汽車業可能是儀表板或一體化攝影鏡頭;資訊業為電腦硬碟;航空業為客機的引擎),這比零組件製造業更下游。轉移的金額在這個領域可能也要乘以十倍,達到四兆美元,約為法國GDP 的兩倍。

稀土金屬一年的市場將近六十五億美元,金額僅是石油市場的兩百七十六分之一。看似微不足道,然而鑑於這些微小金屬幾乎出現在所有消費產品中,這個微小工業可造成巨大比例的後果。

必須一提的是,上述的德國學者與澳洲學者的研究,都尚未未列入西方國家的礦業和成品(風機、電動車、太陽能板等)工廠的消失、國家損失的稅收、對國家貿易差額的影響,也未計入中國產業升級對大量其他稀有金屬造成的類似效應。

而且,一邊獲得數百萬個就業機會,另一邊就必然會失去數百萬個就業機會吧? 在美國,當我們離開芝加哥,沿著密西根湖邊開車一小時,直到隔壁的印第安納州,我們見到中國對美國金屬工業進攻所造成災難的全貌。

美國鋼鐵工人聯合會的工會人士羅賓森(Jim Robinson),在他位於蓋瑞市的辦公室接待我們。他破敗的礦場清楚說明了美國鋼鐵業的崩潰,而鋼鐵業曾在此興盛至1980年代。

羅賓森回憶道:「這個地區非常工業化,被稱為美國的魯爾區。那是美好的年代,沒有人想像得到,我們將遇上這樣大的轉變。」蓋瑞市的居民現在說這個市是個「廢墟」,在這座鬼城,整個區域遭到棄置,大門洞開的房屋以五十美元出售,每一天都有人逃離這座被失業、絕望與危險戕害的前工業城市。

美國四分之三的磁鐵製造商已經消失。二十年前,磁鐵製造業在美國雇用六千名專業人士,現在只剩五百人。在更下游的產業,日本汽車製造商豐田與德國的BMW,同樣都將部分生產線遷移至中國。

日本的住友商事、德國巴斯夫(BASF)化學公司、及其不幸的美國夥伴格雷斯(Grace)特用化學品公司,也是如此。澳洲學者金諾斯(Dudley Kingsnorth)分析道:「這些公司當然是受到中國低廉勞動力成本的吸引,但是為了取得稀土,則是遷移生產線的另一個動機,結果造成自己的國家數百萬個工作流失。」

藉著將賭注押在可再生能源上,北京讓「奠基於化石能源且西方勝出的工業秩序」加速瓦解,同時扶持著西方國家已愈來愈落後的新能源系統。

從某方面來看,我們能夠瞭解為何川普拒絕讓美國進行能源轉型:他寧願延續在二十世紀創造美國全盛局面的石油能源模式,也不願朝向「全倚賴電力驅動的新能源模式」邁進,因為川普知道,這種能源轉型對美國產業來說,可能會造成極大的痛苦。(這些政治抉擇卻是基於錯誤的假設:美國能夠獨力將能源的新平衡,導向某個方向。然而從今以後,擁有決定權的是中國。此外,拒絕和北京在能源轉型上短兵相接,華府等於提前承認失敗。)

法國並未逃過一劫。歐蘭德總統任內的工業振興部部長蒙特布(Arnaud Montebourg)曾在晚報的一篇社論,提到一個例子:「2001年,上加龍省的小村莊馬里尼亞克(Marignac),很痛苦的目睹法國唯一的一間鎂生產工廠,在中國競爭的效應下消失。幾年後,中國擁有鎂市場的獨占地位,將產品價格提高到本可恢復法國工廠所有利潤的程度。在這期間,法國在減輕汽車和飛機重量的工業領域……失去了數百個就業機會。」

對金屬精煉工業的漠不關心,也於2013年導致CLAL 這家專門處理貴重金屬的法國企業,進行破產清算。一名前員工哀嘆道:「這是稀有金屬領域唯一的一間法國公司,將近四千個在法國和全世界的工作,於2002年遭到削減。」

在所有高科技產業中,至關重要的工作都需要非常強的專業能力,這些都是高附加價值的職務。一名美國工會人士補充道:「這是能夠創造經濟進展與現代化的『綠色工作』。」這些領域的專業知識,多是累積了數百年,牽涉到電子、汽車、軍火產業,當然還有未來能源產業,卻就此拱手讓人。

而且,產業消失造成了許多人道與社會悲劇,讓已經黯淡的局面更加漆黑。法國過去十五年有九十萬個工業就業機會受害,大約減少25%的員工。同一時期,工業在法國GDP 的占比減少了4個百分點。

在整個歐洲和美國,數據也並未較佳,因為2018年,工業各自占兩者GDP的22%與18%,從本世紀初以來,已分別下降了3個百分點和4.5個百分點。

在美國和歐洲,「去工業化」破壞了戰後的社會契約,造成嚴重的社會動盪,且構成諸多民粹政黨和民粹領袖的政治資本。川普成功進入白宮,是因為他仰賴「鏽帶」(Rust Belt)去工業化各州的選民。

在這些足以翻轉全國選舉結果的關鍵州,共和黨候選人川普不斷譴責中國反競爭的手段與工廠外移,強調必須保護美國不受北京發起工廠戰爭之害。這個策略奏效:川普在這些州幾乎大獲全勝,囊括很多選舉人票,抵消了希拉蕊在其他州的大幅領先。

不管有沒有稀有金屬,西方國家的去工業化,都會感受到致命的效應。而現在,中國壟斷了這些勢將取代化石燃料的稀有金屬資源,再加上強力吸納綠色產業的可怕戰略,更是加劇了西方國家的經濟、社會與政治危機。

一名西方專家認為,歐洲模式已經「無力實行政策,以維護其經濟、科技與社會資產。」他並補充道:「歐洲民主制度……能否存續,可能會與中國綠色科技工業的崛起,息息相關。」

【書籍資訊】
稀有金屬戰爭

稀有金屬戰爭

出版日期:2020.05.28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