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經濟利益掛帥的無感之毒
科學自然

發表日期

2015.11.19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我們的河
十八世紀時,早慧的科學家珀金在家裡的閣樓實驗室意外發現了紫色染料,柏金當下決定輟學創業,從此奠定了西...
定價 550
優惠價 85折,468
$550 85$468
書到通知我

經濟利益掛帥的無感之毒


滲流而下

工廠還沒蓋好前,顯然該公司就有意找一個外人看不到的地方,把大多數廢水倒在地上。隱密是關鍵,就像某位汽巴公司的高層於1949年的備忘錄裡說的:「汙水處理區的地點之所以必須與河流相距很遠,心理因素是理由之一……處理區最好位於森林深處,在外人無法觀察到的地方。」同一份備忘錄也暗示,汽巴公司知道大多數液態廢料會滲入沙土裡:「從溝渠往鄰近區域滲流的東西肯定很多,這將會大大減少排入河流的廢水量。」

1949年的另一份備忘錄說的更直白:「在湯姆斯河,我們可以用倒進沙土的方式,處置所有討人厭的汙水,事先只需經過最低程度的處理,毫無困難,而且成本很低。」

在向紐澤西州衛生部門呈報計畫時,該公司的說法就沒有那麼直接,而衛生部門大可以要求他們進行改善,但並沒有如此進行。

在1949年寫給州政府的一封信裡,汽巴公司的資深經理克羅諾維特(Philip Kronowitt)就曾承認,他們處置含溶劑廢水的方式是「把水倒在適當的沙地上。」但他也聲稱廢水量「很少,一個月可能還不到幾千加侖」,而且地點一定會「遠離河流與鄰近的住宅區,不可能因為滲流而造成傷害。」

事實證明,這兩種說法很快就證明是大錯特錯(到了1955年,克羅諾維特的員工就已經跟他說,每天都有一百多萬加侖的水倒進地底),但州政府還是相信他的鬼話,於1952年核發工廠的營運許可給汽巴公司。

該公司在湯姆斯河工廠建立的廢水「處理」程序,充分善用松林土壤具有的海綿般特性。25他們先用一個個水槽把工廠廢水與處理過的汙水混合,在裡面加入石灰,藉此減少酸性,然後運往一座面積大約四公頃、深度三公尺的大型人工湖。26理論上,這個沒有做過防滲透處理的「沉澱池」容量是兩千九百萬加侖,但因為湖底只有沙土與砂礫,其他什麼也沒有,所以比較像是無底洞。一開始,公司的工程師預測,廢料裡面的固態物質會沉澱在水池底部,減少滲流,但這種自私自利的評估很快就證明是錯誤的。

水池應該在兩、三個月內就填滿,但實際上卻在超過十八個月以後才滿,因為許多廢水都穿過沙土,滲進地下水層。有時候他們沒把新的廢水倒進去,水池的水面就會下降一公尺半以上。最後,在1954年中水池裡的廢水已經夠滿了,可以從一道水堰的頂端流進一個會有空氣打進去的長方形水坑裡。

接著,他們會把廢水排入另一個加了氯的水坑,然後進入一條最後流入河裡的溝渠。溝渠的水會流進一個「魚池」,公司宣稱,為了證明廢水在排進河流之前已經是安全的,會在池裡飼養河鱸。接著,魚池的水則是會透過一根巨大的排水管排入湯姆斯河。

汙染悄悄進行

然而,儘管有那麼多處理步驟,也用了許多水坑,這種方式實際上並未對工廠的液態廢料進行太多處理。石灰降低了廢水的酸性,氯也殺死了病菌,除此之外,這種方式仰賴的只是稀釋、打氣、重力作用與時間。透過這種處理方式,他們本來也想要把液態廢料裡的一些固態物質清除掉,但那些東西最後也是進入了地下水裡。他們把乾掉的汙泥,還有定期從沉澱池裡面挖起來的沉澱物,全都倒進他們稱為「月坑」、位於沉澱池東南方的四公頃大溝壑裡。但是那些廢料不會待在月坑裡;最後,地下水裡也可以發現那些本來在乾燥汙泥中的溶劑與汞。

沒有滲流進入地底的化學物質就會進入河裡,這就是為什麼該公司本來大張旗鼓的說要設置河鱸「魚池」,但卻悄悄把計畫擱置。廢水裡的大量有機廢料耗盡了池水的溶氧。那直接流往湯姆斯河的水池充滿汙染物,任何需要氧氣的生物(包括河鱸)都無法活太久。

然而,儘管這種處理方式毫無效用可言,但若與1950年代那些化工大廠直接傾倒廢料的做法(就像汽巴公司過去在辛辛納提那樣)相較,已經比較進步了。「汽巴公司的處理方式非常粗糙,根本不可能有效,但當時幾乎每家公司都那樣做,」普渡大學環境工程系榮譽教授、工業廢棄物處理權威詹艾佐(James Etzel)說:「照理講,根據當時可取得的技術文件看來,汽巴公司應該知道他們使用的材料,以及最後會進入廢水的那些東西,是不能出現在飲用水裡的。他們希望把那些化學物質倒進地底,東西就會不見。他們因此節省了大量處理成本。」

如果湯姆斯河的飲水來自別的地方,這一切應該都無所謂,或至少不太重要。當地土壤充滿沙土,地下水位高,再加上河流就在附近,這些特色讓汽巴公司獲得一個完美的廠區,但同樣也是因為這些特色,四周的環境成為鎮民取得新鮮飲用水的最佳地點。

湯姆斯河的供水單位是湯姆斯河自來水公司(Toms River Water Company),它用荷利街(Holly Street)上的一口淺井,供水給整個小鎮,淺井就在化工廠下游三公里處。

1953年,湯姆斯河自來水公司開始使用同一地點的第二口井。水公司未曾接河水來用,但那兩口井的水卻源源不絕,因為水井不斷抽上來的,其實就是湯姆斯河裡的水。河水從河岸滲流出去,把連接兩口淺井的地底水池填滿,水井的位置只在河岸幾百公尺外。

並不是每一位鎮民都是湯姆斯河自來水公司的用戶。許多人使用的是後院的水井,其中包括橡山社區(Oak Ridge Estates)裡新開發區域的住戶,工廠的汙泥棄置場大約在他們東邊的兩百公尺處,沉澱池距離他們不到一公里,兩者都沒有做過防滲透的保護措施,因此有東西不斷滲漏出來。所以,不管是使用井水的橡山社區居民或者小鎮的水公司用戶,終究都很有可能喝到汽巴公司倒進地底與河裡的東西。

1950年代期間,汽巴公司到底知不知道這種處理廢棄物的方式很危險?多年後,這個問題成為法庭裡激烈攻防的焦點。經過兩場官司與十一年的訴訟之後,一位紐澤西州高等法院法官於1998年判定湯姆斯河化工廠採用的是1950、1960年代常見的處理方式,因此並非惡意汙染飲用水。

該位法官採信汽巴嘉基公司請來的專家證人之證詞(這位證人曾是紐澤西州環保單位的最高官員),宣稱該公司的廢水處理方式在當時該州各家大廠裡,是最先進的方式之一。因此,法官判定多家保險公司必須負責汽巴嘉基公司1952年到1984年間的汙染清理費用(保險保到1984年為止)。據說,總費用高達四億美元以上。

即便如同法官所宣判的,他們並非故意汙染飲用水,但是在湯姆斯河工廠開工初期,該公司難道不應該更了解狀況?畢竟,先前汽巴公司在巴塞爾,在辛辛納提,在其他地方都曾面臨過好幾十年的水汙染問題,而且包括在紐澤西州,很多地方都曾有人對液態廢料滲透土壤導致地下水遭到汙染,打過官司。

到了1934年,化工廠設計的標準教科書就已經提出警告:「處理廢料時,不該再對於排入溪河的方式感到滿意,」而且任何採用「滲入地底」的方式處理廢料的工廠,都應該確保供水不會受影響,「藉以避免鄰近工廠或當地政府找麻煩」。鑽研當時廢料處理方式的路易斯安納州大學人類學家柯爾頓(Craig Colten)說:「地下水受汙染的風險是眾所皆知的事;任何搞得清楚狀況的工廠管理者,都應該對這些問題保持警覺。」

在汽巴公司決定把廢料倒進湯姆斯河鎮水源的四個世紀前,帕拉賽瑟斯就曾試著解釋,他發現有些毒物是看不見、摸不到,有時候也沒有氣味的。在那一本關於礦工疾病的革命性專論裡面,他用特有的熱情宣稱:「因為大家都應該知道,感覺不到的事物對我們總是具有敵意。因為這種礦物散發出來的味道,會害死我們,就像鱷魚單憑牠的氣息就能讓我們的身體變差,害死我們。」

到了1952年,我們已有充分理由可以相信他。但是在湯姆斯河負責經營那一間龐大工廠的人,卻單是看著每天的大量殘渣消失於沙土與河流裡,就感到滿意了(到了1950年代中期,每天的廢料大約有兩百萬加侖廢水,再加上幾個裝滿固態廢料的大油桶)。

他們並未對廢料的去向感到擔憂,其他人也是。就此而言,他們的確也是「無感」的。

摘自《我們的河》  

Photo:Beverly Nguyen, CC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