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把今天當作最後一天:離開前,你想為此生留下些什麼?
財經企管

發表日期

2020.07.14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你拿什麼定義自己?:英國管理大師韓第的生命故事(經典珍藏版)
「韓第不僅是管理大師,更是傳統思維的解放者,追求人類和諧相處的人道主義者。」──美國威斯康辛大學榮譽...
定價 500
優惠價 79折,395
$500 79$395
加入購物車

把今天當作最後一天:離開前,你想為此生留下些什麼?



圖片來源:pexels

想像在最後一天怎麼評估這一生

亞里斯多德勸我們做個臨終習題,想像自己在一生的最後一天,會怎麼評估這一生。偶爾,我會要研討會裡的主管做個類似的習題。「想像你活到很大的年紀,壽終正寢。寫篇簡短的紀念文章,一篇你希望好友在告別式上為你宣讀的頌辭。」

他們覺得很難,當然了,因為他們還在工作,還在為事業奮鬥。的確,那些不到三十歲,從來沒有近身接觸死亡的經驗,也從來沒見過任何至親好友死亡的人,無法設想這樣的情景,他們會寫出一篇奇幻故事或搞笑文章。

對那些年紀較大的人來說,則必須想像自己站在生命的終點。(在他們心目中,大概是八十歲吧!)假使他們能夠從那一點回頭張望,他們會明白,許多目前耗盡他們時間和精力的事情,從比較長遠的人生角度來看,並沒有什麼重要性。

他們的好朋友,在想像中的紀念文章裡,大概會略過事業的細節,而聚焦在他們曾經是什麼樣的人,放進一兩個回憶中的小故事,最後結束在他們將留下什麼樣的記憶給那些不會忘記他們的人。往往,他們是什麼人比他們做了什麼事更重要。

我在五十幾歲時也曾做過這個習題。它使我相信,花時間去創造一份讓陌生人印象深刻的履歷表,到頭來是浪費時間。我那時已經知道,我早期事業上的成就(如果它們是成就)已經被過往的歲月給吞噬了。

組織的記憶力很差,不管以前對你有多熟悉,組織很快就會忘了你的臉和名字。當你回到一個地方,曾經,你的話在那裡舉足輕重,你的名字十分響亮,現在卻發現沒有人知道你是誰,沒有人認識你的名字或臉,世界上沒有多少事情會比這種經驗對你更有益了。「我曾經是這裡的主席。」我發現自己對接待人員說。接待人員唯一的回答是:「哦,真的嗎?」。塵世之名轉眼成空。

那麼,我希望身後留下什麼? 留給誰? 有什麼樣的個人遺產? 不會是我的演講或廣播。我知道心智記憶方面的相關研究,悲哀得很,我知道我說的話,有八O%在聽眾還沒離開座位或關掉收音機以前,就在他們腦海裡消失無蹤。

我寫的書則不然。我有好幾層架子擺滿每種版本,各種語言都有。我保存它們只是為了參考,也用來紀念逝去的時光。我已經提出要求,死後要把它們全部火化,順便可以把記載榮譽學位或其他獎項的獎狀證書全部扔進去。這些只不過是生命的渣滓。

有個想法我挺喜歡,就是在房子後面的田裡搭起柴堆,家人圍繞在旁邊,看著我一生的成就燒光;這是我在英國能得到最接近印度葬禮的形式了。假使那些書裡的觀念有任何價值,屆時早該被融入其他人的思考方式了,那才是我會感到自豪的一點,儘管我永遠也不會曉得哪些想法曾經觸動哪些人。

所以,忘掉多年辛苦拼湊起來的履歷吧。忘掉書。忘掉肉體的我。我將在土裡腐爛。身後什麼也不存在的想法並不會使我發愁。如果我從來沒想過在我存在以前我是什麼,那麼我何必關心以後的存在呢?

在我這輩子最重視的人(家人和幾位老友)心中,我希望保留一會兒的是我這個人的某些片斷回憶。假使有不朽這回事,必定是存在其他人腦海和心裡的東西。我發現在父母死後(到現在已四分之一個世紀了),我想到、夢到他們的時候要比他們生前更多。我想到這點時,真覺得震驚。

猶太人傳統中有種活遺囑,也就是在物品和金錢之外,一個人正式把自己的信念和價值觀交給繼承人,期望在他們的生命中承續下去。我沒有辦法打腫臉自以為了不起,告訴別人應當如何過日子,但是,我寫了信給太太和兩個孩子,要他們等我死後才能拆封,我在信裡說明自己對他們每個人的希望,還有幾句話是關於我發現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

每年我都更新這些信。誠實的說,這些信給我的幫助比給他們更大,迫使我的思考聚焦。那是我的亞里斯多德臨終習題版本。我從來不知道我父親對生命或死亡的想法,真希望我能知道。

【書籍資訊】
《你拿什麼定義自己?:英國管理大師韓第的生命故事》(經典珍藏版)

你拿什麼定義自己?:英國管理大師韓第的生命故事(經典珍藏版)

出版日期2020.07.16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