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付出自己,是最大的給予
工作生活

發表日期

2015.11.23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意外的貴人
前亞都麗緻飯店總經理蘇國垚,在二十三年的旅館人生涯中,接待過多明哥、傑克威爾許、福特總統、政壇天王…...
定價 280
優惠價 85折,238
$280 85$238

付出自己,是最大的給予


當我們同在一起

我發現,人生的成功或幸福不在於得到什麼,而是你能付出什麼。

平日的大飯店,就像一座獨立的小城堡。

早上十點,二十幾部貨櫃車一輛一輛開進來,採購同事忙著盤點物資:牛奶十加侖、紅酒五十箱、羊排二十公斤、牛排三十公斤、比利時苦白菜四箱、蘿蔓生葉五箱、草莓三箱、櫻桃兩箱、鵝肝醬六廳、魚子醬七罐、Häagen-Dazs十二桶、衛生紙五十箱、頭痛藥十包、沐浴乳十箱、牙刷十箱、毛巾兩百打、羽毛被一百件⋯⋯,各種生活所需應有盡有,足夠這座城堡裡的人吃喝七天。

患難與共

九二一當天中午,一知道是大地震,我立刻開城賑災。石岡水壩垮掉,台中沒水,永豐棧的水塔有一百噸,儲水很多,我請電台廣播讓需要的人來拿,一時之間就有十幾人騎機車、拎著桶子在排隊。

倉庫內所有的礦泉水、啤酒、牛奶則是送醫院。

第二天,飯店倉庫空了。空了也不能放棄,我打電話回亞都討救兵。

在嚴總裁號召下,台北所有五星級飯店一起支援,毛毯、帳棚、食物、衣服、睡袋、手電筒、電池、水、泡麵立刻準備好,用麥當勞的冷藏車載到永豐棧。

連續幾天,我和台中福華飯店的總經理許嘉田,兩個人輪流押車到災區。那時候的南投,簡直是人間煉獄,棺材從墳墓堆中頂出來,殯儀館旁屍臭味瀰漫,房子像骨牌一樣倒下去。天真的孩子看到我們的車開進村子,又跳又叫:「麥當勞!麥當勞!」貨卸下來,立刻變成「噢!」不是漢堡薯條,而是民生物資。

永豐棧的停車場足足有一千五百坪,我清出一半給鄰居搭帳棚。白天有同事清

理,晚上有警衛巡邏,而且有水有電,鄰居對這片五星級營地非常滿意。

然後,奇妙的事情發生了。

美麗的誤會

陸續退房的客人看到這麼多帳棚駐紮,覺得永豐棧似乎最堅固,又開始住回來。

我們的柴油發電機三天沒停,排氣管燙到發紅,終於掛了。但是發電機一停止運轉,五分鐘後,台電開始正常供電。

冥冥中老天幫忙,民眾也很厚愛我們。

台中剛剛恢復供電,商家的招牌燈光搶著亮相,我們的霓虹燈在地震中壞掉了,還沒空修理。有台北市民可能到過災區,他打電話到電台鼓吹節約能源,末了他強調:「請大家效法台中永豐棧,地震隔天就把霓虹燈關掉。」

多美麗的誤會!雖然平時我就指派專責單位改善能源效率,也被經濟部表揚過,但是這次純屬巧合。

其實,當時台中的同業也付出很多。福華飯店接了許多外交部的記者和救難團,兩、三星期後退房離開,五百多萬的費用一律免收。長榮的友伴則奉總部命令,同仁深入災區親自參與救災工作。

久久以後,我仍然享受到這些人情的溫暖。

為了讓災區居民有點中秋節的歡樂,我們將多做的五千盒月餅送到災區。其中四百盒是一位補習班老師訂來獎勵學生的,他也一併捐出來。

一年後,有人從埔里來買月餅。

「去年中秋節吃到你們的月餅,覺得很好吃。」

在意想不到的時候、透過各種意想不到的方式,老天把我們給出去的又加倍還回來。

那年年底我去高雄開會,地震後災區經濟蕭條,高雄同業都很關心我們的境遇:「地震很慘喔!」

「很慘!」

「影響很大?」

「很大!」

「那虧損很多哦?」

「沒有。賺錢!」那一陣子,永豐棧的住房率經常超過九成五。

我才說完,對方瞪大眼睛不敢置信。

不敢置信的人一定更多,即使我自己也想不到會有這樣的結果。這一切,不過是在實現我的信念罷了。

幫助他人,是最大的成就

一九九五年,麗緻第一次和業主合作,我接手管理永豐棧,在這飯店的生命開始之初,大家一直在苦思它的經營目標,「最注重公益環保的飯店」是嚴總裁和我立下的六大使命之一。

這不是突發奇想,而是我們長期以來對企業角色的思考和認定,現在有了更具體的展現。飯店是社區的家外之家,一個總經理同時也必須是位慈善家。

公益活動在亞都行之有年,它不只是總裁和總經理的事,也不只是捐錢捐禮物而已。

我請合作廠商提供樣品,邀鄰居和客人來參與義賣,再把錢捐出去。

日子一到,員工和我就會到孤兒院去刷油漆、做雜工。連家屬也要好好運用一番。

有一年員工旅遊,我們不去熱帶島嶼狂歡,而是帶著家人和孤兒院孩子到兒童樂園,每一家負責照顧一個小孩。那一天老老少少都玩得很盡興,我相信小孩看爸媽照顧這些孤兒比照顧他們多一點,也會懂得分享和扶助弱勢。

到了說再見的時候,我揮揮手:「我會再回來看你們!」

小朋友一臉嚴肅地叮嚀:「你不能騙我喔!」

大概很多人說過相同的話,但是一回到原本的工作,就忙忘了。小孩卻仍然在那裡癡癡地等。

沒想到在小小孤兒身上學到這麼多。我和同事分享,可以向孩子說「bye-bye」,但不能脫口就說「再見」,如果說了,就要做到。

至少我一定要做到,我這樣提醒自己。

人生的成功或幸福不在於得到什麼,而是你能付出什麼。這個道理,引領我不斷前進。

有一次我到伊甸基金會演講,偶然間知道他們在輔導輕度智障兒就業,於是聘用了一位二十歲的孩子阿德來洗碗。畢業後,他正式成為我們的同仁。

阿德工作認真,而且榮譽感十足,絕對不許別人代替他。當他表現傑出,負責煮麵的師傅特別讓他擔任麵點品管師─每天負責將麵分成一團一團,每一團一人份。阿德總是先將麵分成適當的量,再一條一條撿好,把麵團順得漂漂亮亮,好像在雕琢一個藝術品。那份用心和認真,讓人完全忽略了他是個智障的孩子。

看到他變成一個快樂而自信的人,我深深體會到,幫助別人是一個人最大的成就。

如果再加點小聰明,需要的人可以獲得幫助,自己也可以得到歡樂。

付出自己,是最大的給予

我的辦公桌上有個雞公盆,同事都會把口袋裡叮噹亂響的零錢放進去。一旦集滿,我們的賭局就開始了─每個同事都可以用一百塊換取參賽資格,來猜雞公盆裡零錢的總金額,答案最接近的人,就可以整盆抱回去。

獎金不少,每次都有七、 八千元,惹得同事非常踴躍。我再把參賽費聚集起來捐出去。

慶祝聖誕節則是我最喜歡為孩子舉辦的活動,因為孩子的童話和現實,只有在這個節日有重疊的機會。

亞都曾經從芬蘭聖誕村請來專職的聖誕老公公、老婆婆,和客人一起生活。客人用餐時,不小心就會遇見聖誕老公公坐在隔壁桌,從電梯出來,也可能迎面碰上他正要上樓。

我們也同時邀請孤兒院的孩子來飯店玩,當他們看到聖誕老公公時,臉上那股滿足與感激,好像你是上帝派來的天使一樣。

台南要找專業的比較難,我靈機一動,哪國的「阿凸ㄚ」不都可以嗎?那一年,我的聖誕老公公是法國來的陽光男。

我祕書的男朋友是個年輕爽朗的法國人,剛好來台灣玩。他貼上白鬍子、塞個枕頭撐起大肚子,再套上紅衣紅帽,「呵!呵!呵!」大笑三聲,還真像個聖誕老公公。

大宴會廳裡,小小貴賓分坐好幾桌,每桌輪流抽一個人上台機智問答,譬如聖誕老公公從哪裡來。小朋友被老公公抱在腿上,聽他嘰哩呱啦講一串英語,我負責將問題翻譯成中文,再將小朋友的答案翻譯成英文。答對的人,可以和老公公照相、拿禮物。

不論在何處工作,我都會邀請孤兒院小朋友來飯店,我永遠記得和台南家扶中心合作的那個聖誕節。

活動完後,家扶中心的老師一再向我道謝,說有孩子問她:「老師,這地可以踩嗎?怎麼是軟的?」他們從不知道踏在地毯上的感覺。

家扶中心的孩子大部分來自貧窮的單親家庭,一般人生活中的小東西,他們竟然覺得這麼珍貴。我心中一陣酸楚,頓時覺得,自己的社會責任實在太大了。

這麼大的責任,絕不是捐錢可以解決的。我相信只有付出自己,才是最大的給予,也會得到最大的報酬。

摘自《意外的貴人》

Photo:baron valium, CC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