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溝通藝術的秘訣!別再上鉤「稻草人論證」,理性對話下你該秉持核心要點
科學自然

發表日期

2020.08.04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反智
你覺得下面這個三段論,有沒有問題呢?前提一:人皆不免一死。前提二:蘇格拉底不免一死。結論 :因此,蘇...
定價 600
優惠價 79折,474
$600 79$474

溝通藝術的秘訣!別再上鉤「稻草人論證」,理性對話下你該秉持核心要點



圖片來源:Pexels

稻草人論證

1860年6月30日,牛津自然史博物館舉行了一場惡名昭彰的達爾文理論大辯論,由幾位知名的支持者與誹謗者進行辯論。反對派首領是牛津主教韋伯福(Samuel Wilberforce),他雖然是很厲害的演說家,但是並非所有人都欣賞他那阿諛奉承的作風,英國首相迪斯雷利(Benjamin Disraeli)就嘲笑他「油腔滑調,阿諛奉承,口齒伶俐」,於是幫他造就出一個綽號「滑頭山姆」。

在辯論的前一晚,歐文特地調教了韋伯福一番,教導他如何詭辯。果不其然,在辯論得最激烈的時候,歐文那不老實的計謀登場了,韋伯福惡意詢問赫胥黎:到底是從祖父那方、還是祖母那方傳承於猿?

赫胥黎號稱「達爾文的鬥牛犬」,可不是浪得虛名。他絲毫不為所動,回嘴道:「要是問我,願意有一隻悲慘的猿當祖父,還是要一個天生具有偉大手段和影響力、卻只把這些能力和影響力用在把嘲弄引進一場莊嚴的科學討論中的人當祖父,我會毫不猶豫選擇猿。」

在韋伯福的奚落和赫胥黎的尖酸戳穿之後,這場辯論就急轉而下,變成一場鬧劇。最後的高潮是一幅怪誕的場面:達爾文先前在小獵犬號皇家海軍戰船上的同伴──艦長費茲羅(Robert Fitzroy),揮舞著一本大得出奇的《聖經》,懇求現場觀眾聽從上帝的意旨,而非聽從於人。

歐文扭曲達爾文論點的迂迴戰術,是「稻草人論證」(strawman argument)的典型範例。這種策略講到底就是「上鉤掉包法」(baitandswitch)戰術,它會給人正面反擊對手論點的印象,然而實際上卻是仰賴另一個更容易擊倒的替代論點。

稻草人策略的名稱,取得尤其巧妙,令人想到這樣的畫面:一名劍客對著一束稻草人逞威風,劍客是用稻草人來取代能格擋他攻擊的真正敵手。雖說打敗一個假人毫無難處可言,但是如果被掉包的命題與真正的論點表面上稍微有些類似,這種類型的論證就有可能顯得頗有說服力。

這樣做不一定都是出於惡意──攻擊稻草人也有可能是出於蠢笨,例如誤把兩個不一樣的想法合併在一起。偉大的數學家兼哲學家羅素,就曾提過這個經常發生的問題,他很憂心的觀察到:「一個笨人在報告聰明人說的話時,永遠不會正確,因為他會無意識的將所聽到的話,轉譯成自己能瞭解的話。」

另外,稻草人策略也是許多雄辯家最重要的武器,這是基於更迂迴的目的,而蓄意採用的。歪曲一個論點讓它更容易被擊倒,這種戰術的範例經常顯現在每個人身上。事實上,若想找一個實際案例,我們只需要打開報紙,或是忍耐兩個敵對政黨之間瑣碎的政治對話,又或者嘗試一下線上交談的騷動世界即可。

就本質而言,這類論點都是索然無味的,理應很快臣服在超黨派的理性分析之下。然而,經常出現的情況是:由於將某個合理論點與另一個情緒化的誤解融合在一起,結果造成損害,引發了憤怒與噁心的反應。

這種不幸的合併一旦深入人心,這些發自內心的憤怒與噁心反應可能持久存在,進而排除了理性對話的空間。

【書籍資訊】
《反智》

反智

出版日期:2020.07.30

瀏覽此文章的人,也瀏覽...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