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你「是否」被二選一分類法綁架?總是以此為標準,會阻撓人生的多元體驗
科學自然

發表日期

2020.08.20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攸關貧富與生死的數學
許多人覺得數學太難,在學校上課時就下意識排斥,甚至畢業後真的只用加減乘除來處理日常事務。這實在太可惜...
定價 450
優惠價 85折,383
$450 85$383
加入購物車

你「是否」被二選一分類法綁架?總是以此為標準,會阻撓人生的多元體驗



圖片來源:Unsplash

二元性思維

假設你在擠滿人的公車上,和一位美麗/帥氣的陌生人聊天。你快到站了,想問對方的電話,對方一口氣就說出十一位數字07XXX-XXX-XXX(這是英國手機號碼的通用格式)。

但如果想用二進位制說出一樣的數字,所需的位數就得來到至少三十位。想像一下,你得在公車到站之前,記住「111011100110101100100111111111」,然後就得下車了。在第七個0 之後,接的到底是1 還是0 ?

二元性思維與我們的關係更為直接,這種思維模式不僅遍及整個社會,還有可能會造成危害。自古以來,快速的「是/否」二選一常常就決定了生死。我們的原始大腦可沒有時間慢慢計算,落石有多少機率會砸在自己頭上。

而在面對危險的動物時,也得匆匆決定或戰或逃。一般來說,迅速(並且偏向謹慎)的二元性決定,會比慢慢考量所有因素的決定更好。就算我們的社會愈發展愈複雜,這些二元性的判斷卻依然保留著。

例如我們會認為別人是好人或壞人、聖人或罪人、朋友或敵人,都是這樣的二元性區別。這些區別雖然相當粗略,但卻能夠讓我們迅速判斷,該用怎樣的態度面對不同的人。許多流行的宗教都會強調這種二元性,而隨著時間的流逝,這樣的刻板印象也愈來愈根深柢固,成為這些宗教的必要前提。

只要是這些宗教的信徒,就沒有質疑善惡的空間。但對今日的大多數人來說,已經不再需要這樣迅速做出決定,也不再需要如此強調二元特性。我們現在比較有時間,可以更深入思考一些重要的生活選擇。

人類本來就十分複雜、模糊、微妙,無法用二元性的標記來區分。如果真要做二元性思維的判斷,不論是《哈利波特》的石內卜、《大亨小傳》的蓋茲比、莎士比亞筆下的哈姆雷特,這些我們最愛的文學角色都不會有發揮的空間。這些角色之所以令人愛恨交織,正是因為他們個性複雜、遊走在道德的模糊地帶,反映著我們自身那種複雜、帶著缺點的人格特性。

不過,我們還是可以用某些二元性的標籤,輕鬆明確告訴外界我們是怎樣的人:共和黨或民主黨、左派或右派、有神論或無神論。我們騙了自己,以為只能把自己定義成兩種選項之一,但其實這是一道光譜,在兩者間還有許多不同的顏色。

【書籍資訊】
《攸關貧富與生死的數學》

攸關貧富與生死的數學

出版日期:2020.08.26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