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老得優雅,是福分,是智慧,是風範
心理勵志

發表日期

2015.05.19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老得好優雅
要在晚年把生活過得興奮有意思,有個絆腳石──我們太相信自己正在失去一樣東西,以至於沒有察覺正在得到的...
定價 330
優惠價 85折,281
$330 85$281
書到通知我

老得優雅,是福分,是智慧,是風範


這本書是寫給瀕臨「老年」的人,剛收到退休人協會寄來的第一封郵件的那些人,他們明知自己年輕而健康,十分訝異怎麼會收到那封郵件。

不過,這本書同樣是寫給那些關心父母的人,他們關心父母可能會碰到的上年紀的問題。也是寫給那些想要反思老化歷程在自己身上逐漸顯露的人。

最後,這本書是寫給不「覺得」自己老的人,不論實際年齡是多少,有一天他們呆住了,發現自己究竟沒能逃脫「老」。這些人已經老得超過了自己想像中可能會活到的年紀。如今四周的小毛頭稱他們為「資深者」、「前輩」或「上一輩的」,甚至「老人」。

沒有錯,他們老了,而且一天天變得更老。至少在日曆上看來如此。不過他們心裡明白,自己正從生命的一點走向另一點,就算緊緊抓著這一端不肯鬆手,也沒法阻擋自己滑向另一端。而他們不曉得該怎麼看這件事。這輩子所知道的一切好事、一切成就,就此告終? 該向大限低頭,接受老來的疲憊困頓? 或者,這不過是全新生命的起點? 只是暫時迷失了目的? 還是,生命的目的直到現在才浮現?

工作崗位後的歲月,並不短於堅守崗位的時光,當然該想想這些歲月裡隱含著什麼,要求些什麼,會提供什麼。然而,關鍵是到時候我們知不知道要去找的是什麼。

這本書最大的問題搞不好是由我來寫還太年輕。畢竟,我只有七十歲。為了取信於大家,我在此申明,我要保留九十歲時的修訂權。

然而此刻我要寫的是,面對沒有未來事業藍圖的人生,是什麼感覺。我要寫的是,這輩子一直跟我一起生活的長輩給我的觀察,他們晚年的歲月充滿生命力,儘管年齡早就超過多數人認為「有生產力」的階段。我要寫的是,人類在最後一個成長階段如何轉型,怎麼活出生命的巔峰。

我要寫的生命,超乎生理的層面,向心靈的成長延伸。其實,隨著生命的生理層面削弱,通常心靈層面會增進。但是,我不會寫隨年紀而出現的生理變化,儘管後者並非小事,衝擊也大。我要寫的是,應付這些挑戰的心理和精神姿態,才能真正決定我們從前一個階段成長到下一個階段會變成什麼樣的人。

死亡和年紀不是同義詞。死亡能隨時降臨。年紀則只有真正有福的人能有。我要寫的當然還包括,怎麼樣才可以稱為自覺地、清晰地認識我們正在向大限逼近。

我要寫你,寫我,寫這段時光對我們的過往歲月與將來時光有什麼意義。未來的日子長得很。

得到歲月這份禮物的人,遠多於了解它是禮物而非負擔的人。身處晚年的人,並非人人了解或歡迎這份禮物。這本書寫的是,擁抱這段幸運辰光並克服其沈重負擔的大業。這正是晚年的心靈任務。

這段生命很特殊—可能是生命中最特殊的一段。不過,伴隨而來的是恐懼和希望。想好好過這段歲月,需要抬頭挺胸、生氣勃勃地正視每一個恐懼和希望。生命不在我們能巴結上多少年的壽命。生命在於年紀增長,在於活出每一段人生階段所特有的價值。像佛斯特〈E. M. Forster〉寫的:「我們必須願意鬆手放開我們的計畫人生,才能進入正等著歡迎我們的人生。」

是時候了,我們應該放下青春永駐之夢,放下對於變老的恐懼,去發現好好地老下去所內涵的美。

上了年紀的歲月,本當是很好的歲月:活動力不低,頭腦靈光,經驗豐富,充滿好奇,對社會有意義,精神上有價值。可是,老得好這件事最重要的一環,或許在於體察到老是有目的的。生命的每一個階段都自有用意,用意有不同而無高低。法國道德家朱貝爾〈Joubert〉說:「一個有用的生命進入黃昏期,會自備燈火。」老年照亮的,不只是我們自己,也包括周圍的人。我們的任務是實現它。

其實,這個末尾階段是生命中最好、最重要的階段之一。

我認為,人只有一條命的說法不能成立。事情的真相是:一條命只是串起來的許多段生命,每段生命各有自己的任務、自己的風格、自己的錯誤、自己的罪過、自己的榮耀、自己的絕望、自己的種種機遇,這一切都是為了引導我們走向同一個目的—幸福與自我完成。

生命是許多小碎片鑲嵌起來的圖案,每一片都是自足的存在,每一片都是躍向其他部分的墊腳石。不論這些單獨的生命片段是怎麼構成一個連續整體的,它們每一段都獨一無二,都以自己那部分組合起生命的全部。每一段都在更新我們。每一段都有目的。

最初,你掌握到「活著」的基本內容。學會走路、講話、喝東西不灑出來、不尖叫、不跺腳說「不要」—儘管你心裡想做想得要命。然後在下一階段,你學會上學、交朋友。或者,你學到了自己不會交朋友、自己有個什麼地方是別人不喜歡的。因此,到頭來你可能進不了那個核心分子的交遊圈。好在,你利用自己內在某種不朽的實心材料,塑造了一個更穩固的自尊,下定決心不管人家怎麼說,你都是好的。你開始發現自己裡面的那個「你」。

終於,你長大了。而且有意思得很,你真的覺得自己成人了。所以,你在某方面有了點能力,或許是得到哪家機構的認證,或許是生活中自學有成。你當了推銷員或經理、小飯館的大廚或皮膚科的醫師、救火員或老師、牙醫助理或焊工。你有了工作、專業、技術,能靠它立足世界的一個角落,刻下自己存在的記號。你碰上一個生活價值觀跟你相配的人,找到了能一起打拚實現生活理想的夥伴,成了家安定下來,兩人共同為將來的長遠日子打算。或者,你選擇獨身,到處移居,探訪世界,全心投入工作,或從事神職。不論你是哪一種情況,假如幸運的話,你有個目標。

可是,這個階段學到的人生道理,往往遺落在追求目標的忙亂之中。你為了覓職,為了保住職位而奔忙。你找到工作,辭掉工作,失去工作。你為了買房子,為了拿學位,為了建立這個社會認為的一輩子的生活保障而累得半死。

直到有天出乎意料地,時間開始不留情地現身。現在離付清房屋貸款只剩幾年。現在離做好退休計畫只剩幾年。你碰上一連串的企業瘦身、公司關門,或者對某些人而言,則是越過一連串的晉升、紅利和專業成就的里程碑。

然後,跟一開始一樣簡單,一切都結束了。有了第一張年金支票,或公車老人票。有了退休—退休的解脫感,對不少人來說,很可能迅速轉變為強制的無用感。

有那麼一堵灰溜溜的高牆,叫做「晚年」。

變老就是變老。這一切的意義是什麼?

「當我們變老,我們既變得更蠢,也變得更有智慧。」法國作家拉侯希夫寇〈La Rochefoucauld〉說。

這些多出來的歲月,不屬於組織,也脫離了企業機構,到底目的是什麼?是漸漸死亡嗎?難道就是在等死嗎?

我只能說我相信自己身邊所見的人和事。九七歲的瑪格麗特,從前是裁縫高手,現在還在找事情做。她說:「我還在做生意。」她一直到處找機會替朋友新買的長褲收邊,或是縫新窗簾。她跟身旁所有的人都說話,有時候有些人不再上門,她會去找他們。她閱讀、聽音樂。她跟老學生保持聯絡。她活著。她煥發出某種東西,能使時間變得神聖,變得有創造力,而非死水一灘。她告訴了我,生命不是用年齡來測量的。瑪格麗特的榜樣告訴我,這個時期的任務不光是堅忍地坐以待斃。而是在自己尚未經歷過的面向去活出人生。

摘自《老得好幽雅》

Photo:Cris, CC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