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走原路看不見新風景
財經企管

發表日期

2015.11.27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左派商學院
上個世紀我們信奉的是「基業長青」,但在快速、多變的時代,企業組織可能需要的是「基業常變」,像是有機的...
定價 300
優惠價 85折,255
$300 85$255
書到通知我

走原路看不見新風景


害怕已知,Fear The Known

2012 年五月在日本首次舉辦的「亞洲創業大獎」中有一場座談會,來自泰國法政大學(Thammasat University)的美國教授愛德華.魯比(Edward Rubesch)有一張投影片,上面寫著「Fear the Known」三個大字,印象讓人非常深刻,使我思考很久。平常在創新創業的領域,我們會說要勇敢面對未來的許多不確定性(uncertainty), 不要害怕未知(unknown) 或模糊(ambiguity),在有限的資訊中必須當機立斷做決策,摸著石頭過河,在快速變遷的時代行動,「寧速拙、勿巧遲」,早點從失敗中學習、修正。但愛德華.魯比教授的發言,更進一步提醒較保守的日本人及在場亞洲夥伴,要對「自已以為知道的事」戒慎恐懼。環顧當今各國的政經狀況低迷,「意識飽滿」、「自以為是」、「我都知道,一切在掌控之內」不就是改革與創新最大的阻礙嗎?

畏懼所知,才能開創新局

過去我們鼓勵大家飽讀經書,追求各種學問,在職場上努力熟悉各種典章制度,依法行政,重視團隊合作。傳統正規的各種學問、法令制度都是經過一段時間沉澱淬鍊出來的,固然有其道理與實用價值。但現今科技、環境、社會變化太快,政治與經濟的計畫往往趕不上變化,標竿企業也一一應聲倒地,我們所熟悉各類型的「經典」都面臨很大的挑戰,典型已不在夙昔。

三年前全球有名的創新公司SRI(Stanford Research International)執行長卡爾森(Curtis R. Carlson)(也是我國行政院的科技顧問),曾說SRI每年都會錄用一些各科系的博士,進公司之後大約要花六、七年的時間去忘記(unlearn),其在博士課程所學的知識與心態,才能容納變化及吸收新東西,真正為顧客創造價值(學用落差發生在各級學校)。

台灣的經濟奇蹟、科技園區及電子業的成功,是經過了兩個世代勤儉的政府官僚、企業家,以及廣大的勞工、農民相互配合得來的成果。但我們不能老是沉溺於過去高成長的成就,以及四小龍年代的光榮。韓國經歷1997年的亞洲金融危機後,「打斷手骨顛倒勇」,堂堂進入「50-20」俱樂部;香港與新加坡的每人所得也早都超過30,000美元,而我們在20,000美元左右已徘徊許久。只要大陸或歐美市場有些風吹草動,我們就得下修目標,產官學研各界渾然不確定下個產業在哪裡。

過去因電子業太成功,我們的資源、人才都過度集中於少數產業,我們的心境及經驗也是。要發展新的替代產業,便會發現我們對其他產業的邏輯或生態都非常陌生,人才的多元性嚴重不足。這個人才不足,不只出現在產業界,有推動產業發展經驗的政府官員,幾乎都是在經濟部,但其最熟悉的仍是電子、資訊、半導體。想推動生技、服務業或文創產業,所需的心態或政策工具都不足,但主事者仍然只有這一招半式,不敢嘗試其他的法門。學界大部分也無法洞悉現狀的實境,只是忙著遵守西方典範,發表一些和台灣現況不見得有關係的SCI/SSCI文章,提不出「新」的方程式,對產業的困境也幫不上忙。

「路徑相依」(Path Dependence)有其道理,過去的習慣制約了我們的大腦與行為,尤其是成功的經驗會讓我們忽視其他的可能性。何況過去的成功有許多配套的因素及條件,例如,我們在個人電腦全球的分工體系卡到位置,但為爭取這些訂單我們也付出一些比較不被注意的隱藏成本,包括在社會面與環境面。如今外在條件變了,我們仍然只「熟悉」我們會的,正是學理上的核心僵固。迷戀在過去的成就,只用我們慣行的方式決策與工作,當然會產生很多窒礙難行的後果,這就是愛德華.魯比教授想提醒大家,在巨變的時代,要畏懼你所知道的,才有機會開創出新面。日本沉淪二十年,難以翻身正是最好的寫照,台灣似乎正在步上一樣的後塵。

突破舊典範,走出舒適圈

古有明訓,典範是一個「守破離」的歷程,因大多數人遵循、守護、聚集成力量,變成主流,但外界情況會變化到一個程度是舊典範應付不了的,顯得到處捉襟見肘。這時就需要「破」,能藉機突破舊典範的框框,才可脫身與束縛,大膽「離」開,走出自己的舒適圈(Comfortable Zone),才有機會建立新典範。

台灣過去半個世紀是「從沒有到有」,透過兩個世代積累建立起來的。若目前手上有資源的人無法快速把舞台讓給不同世代、不同典範的人去創新,創造出新的價值,這一代的年青人真有可能會在這個「有」的基礎上,經歷「從有到沒有」、把過去資產耗盡的時代。因我們以為我們「有」,我們「知道」,於是像溫水煮青蛙,無法因應外界的變動,錯失各種改變、創新的契機。大陸普遍繁榮後,台灣過去的經濟奇蹟有可能成為華人歷史上短暫的驚鴻一瞥,大洪流中的一個小漣漪而已。(本文原刊載於2013年6月《經理人月刊》之「害怕已知,Fear the Known」)

摘自《左派商學院》

Photo:Challiyil Eswaramangalath Pavithran Vipin, CC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