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健忘」並不是失智的徵狀,而是學習的起跳版—想學得愈多,就得先忘得愈多!
工作生活

發表日期

2020.09.10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最強大腦學習法
本書作者根據「學習科學」,整理出符合多數人大腦的學習方法:. 聽音樂讀書,比安安靜靜念書效果更好。....
定價 400
優惠價 79折,316
$400 79$316
加入購物車

「健忘」並不是失智的徵狀,而是學習的起跳版—想學得愈多,就得先忘得愈多!



圖片來源:unsplash

遺忘其實是學習的朋友

十九世紀時,美國心理學家威廉.詹姆士(William James)觀察到,「如果我們什麼都記得,那麼在大部分情況下,我們的日子將會和什麼都不記得一樣悽慘。」

有關遺忘的研究,在過去幾十年來,迫使我們盤根問底,重新考量學習是如何產生作用的。就某方面而言,這也改變了「記得」和「遺忘」的意義。

「學習與遺忘之間的關係,並沒有那麼單純,而且在某些重要層面上,甚至和人們以為的剛好相反,」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心理學家畢約克(Robert Bjork)指出:「我們以為遺忘是不好的,是系統失靈。但是更多時候,遺忘其實是學習的朋友。」

這項研究顯示,記憶比賽裡的那些「失敗者」,不是因為記得的東西太少而栽跟頭。他們研讀了幾萬、甚至幾十萬個單字,而且他們通常很熟悉最後拼錯的單字。在很多案例,他們之所以栽跟頭,是因為記得的單字太多了。

如果「回想」就只是「重新集結散布在腦袋黑色風暴裡交纏的神經網路中的知覺、事實以及想法」,那麼遺忘的作用,就在於阻擋背景雜訊和靜電干擾,好讓正確的訊號凸顯出來。而這個訊號要清晰,得靠遺忘的強度。

遺忘還有一個大優點,與它相當活躍的過濾特質無關。正常的遺忘(也就是我們經常哀嘆的那種記憶力的衰減),對於後續的學習,其實也有助益。我把它視為遺忘的「建構肌肉」性質:某些「崩解」必須發生,我們才能在重新訪視那些素材時,強化學習。沒有一些些遺忘,你將不會從更進一步的研讀中獲益。正是因為遺忘,學習得以建構,有如肌肉愈鍛鍊愈強健。

這個系統離完美還差得很遠。沒錯,我們可以即時並正確無誤的想起許多獨立的事實,例如:首爾是南韓首都,3是9的平方根,羅琳是《哈利波特》的作者。然而,沒有任何複雜的記憶會出現兩次一模一樣的內容,部分是因為遺忘過濾器在阻擋許多不相關的細節時,也阻擋了某些相關的細節。

最讓人啼笑皆非的是,先前遭阻擋或忘記的細節,往往後來又會重新現身。當我們在敘述並美化童年經驗時,像這樣的記憶漂流,可能最是明顯。我們在十四歲的時候,第一次偷騎家裡的機車;我們第一次進天龍國的時候,在捷運系統裡迷了路。在滔滔不絕講述那些奇遇很多很多次之後,我們自己可能都無法分辨,其中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加油添醋的。

重點並不在於,記憶只是一堆鬆散的事實以及一份吹牛事蹟的目錄。重點在於,回想任何記憶,都會改變它的存取,而且通常也會改變它的內容。

愈常提取記憶,記得愈牢

見過一面、一雙破鞋,完全沒有意義!但是我必定知道他的名字,而且我必定是把看他離開的印象儲存起來了。天曉得我為什麼要記得那項資料?因為在我的生命中,曾經有一度它很重要。

而忘以致學理論告訴我:如果我把它存儲起來,它永遠都會在那兒。沒錯,記憶是永遠不會「遺失」的,沒有所謂淡忘了、消失了。應該說,它只是目前無法提取。它的提取強度很低,或甚至是接近零。

從另一方面來看,提取強度所計算的是「某件資料有多容易浮現在腦裡」。同樣的,它也會因為研讀及應用而增強。然而,如果沒有加強,提取強度會很快下降,而且它的容量也相對較小(與存儲相比)。任何一個時間點,對於任何線索或提醒的相關事物,我們能記得的數量都很有限。

譬如說,在公車上聽到呱呱叫的電話鈴聲,我們心中不由就會想起也有同樣電話鈴聲的朋友,以及好幾位應該要回電話的朋友。呱呱叫的電話鈴聲也可能讓人想起更早以前,家裡的小狗在湖邊追逐一隊小鴨的情景;或是想起你生平第一件雨衣,亮黃色的,帽兜上帶著一片鴨嘴板。成千上萬個與呱呱聲有關的聯想,有些在形成時是有意義的,但現在完全不知去向。

與存儲相比,提取強度更容易改變。它可以快速建立,但也可以快速減弱。

我們不妨以下面這種方式來思考存儲與提取:想像有一場大派對,裡頭的賓客都是你在這輩子見過的人(他們的年齡停留在你最後一次見到他們時),包括:媽媽和爸爸、小學一年級的導師、隔壁的新鄰居、大二教你駕駛課的教練,他們齊聚一堂,打成一片。

提取的意思是,你能多快想到他們的名字。存儲則相反,意思是他們對你來說有多熟悉。媽媽和爸爸,那自然是忘不了的(提取強度高,存儲強度也高)。小學一年級的老師,她的名字一時想不起來(提取強度低),但是站在門邊的那人絕對是她,錯不了(存儲強度高)。

相反的,剛剛自我介紹過的新鄰居(賈斯丁和瑪利亞,提取強度高),但是他們對你來說還不熟(存儲強度低),明天早晨,他倆的名字將會比較難想起來。至於那名駕駛課教練,名字不容易想起來,而且他如果混在人群裡,也不容易認出來。駕駛課只上了兩個月(提取強度低,存儲強度也低)。

別忘了,單是「搜尋並叫出每個人的名字」這個動作,便可以增加兩者的強度。小學一年級的老師,一旦經過重新介紹,現在就變得很容易提取了。這是因為遺忘的「被動衰減」那一面,提取強度會隨著時間而減弱。

忘以致學理論說,只要該項事實或記憶被重新提取,將有助於更深刻的學習。再一次,我們不妨從建構肌肉的觀點,來思考忘以致學理論。做引體向上的動作,會引發肌肉裡的組織崩解,經過一天的休息後,肌肉組織會強化,讓你在下一次做這個動作時,更為有力。

【書籍資訊】
《最強大腦學習法》

最強大腦學習法

出版日期:2020.08.31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