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當你不再工作、不再是別人的雙親,剩下的你是誰?
心理勵志

發表日期

2015.05.20
收藏文章 0

當你不再工作、不再是別人的雙親,剩下的你是誰?


今天我們生活在一個以速度和忙碌來判斷成就的世界裡。時間和空間,時間和思考,如今簡直不值錢。我們一天比一天更找不出時間思考。我們不想,我們只做。我們忙著製造事件,忙到沒時間去思索事件的價值。

我們已經被化約為一堆數字。政府和企業想知道〈並且永遠存檔〉我們住的公寓或房子的門牌號碼,聯絡我們的電話號碼,我們的畢業年份,文憑有幾份,家裡有幾個人,還有,可能是最重要的那個數字—我們有過幾份工作。

這些數字沒有一個詢問我們對此刻國家的方向有什麼感想,或是我們目前的生命品質是否能跟過去相比、能跟理想相比、能跟該有的品質相比。他們沒問,他們不想知道我們的想法。他們不在乎我們有沒有釣過魚,救過受傷的鳥,投注過心力去改進周遭人群的生命品質。他們不問我們相信什麼,何以相信,我們願意為什麼犧牲性命,何以願意,我們希望什麼,何以希望。很明顯,在我們這個世界裡,我們是什麼,似乎不是意義之所在。

難怪有不少人覺得自己是棋盤上的棋子。我們所做的、所擁有的,就是我們;至於我們的內在,那個真正重要的東西,全不算數!最後這個生命階段。當我們從行動進入存在時期,必然不能只問,我是做什麼的? 為了自身的幸福與心靈健康,我們還得回答這個問題:當我不等於我所曾做,那我是什麼人? 有誰真的在乎嗎?

當工作沒了,當職位消失,當角色多餘,當我不再賺錢,也不再是老闆,不再是市民代表,不再是教師,甚至不再是「家中的雙親」—活著是什麼意義? 在每五個員工就有兩個被迫提早停止工作的時代裡,迷失方向感成了一種社會流行病。問完名字以後緊跟著問工作,是我們這個社會的常態,所以,關於工作的問題就不僅是哲學問題了。美國的平均退休年齡是六四歲,而預期壽命則超出十五到二十年,於是問題變得非常迫切:當我的歲數已經大到不再想升級、拿一座獎牌、加薪、早上衝去辦公室貢獻時數,這時,我是什麼? 當工作沒了,而我發現自己的錢只夠勉強支付房租,這時,我是什麼人?

這些是隨著退休而來的難題。一些惱人的問題。專門出現在從有頭銜變為沒頭銜的轉型期,因為現有的社會組織中,位階、職務和獲得認可就是一切。這些是核心問題,將揭露我們的靈性深淺。在一個總往前衝、行動至上的社會裡,工作就是一切。就連「退休」這個字眼,都承認了就業是生命的支點與重心。

為了有錢能活命,再加上還想搶在別人前頭,我們老早就在壓抑自己的想法和信念,以至於幾乎回想不起當初想的是什麼、相信的是什麼了—這還是假設自己真的有過想法和信念。為了社會和諧,我們一輩子隨俗從眾,從來沒有主動採取新的思考或生活方式。最重要的是好好發揮效能,而不是好好生活。噢,當然了,我們投票了,可是就連這件道德評量的重大行為,往往也受自身經濟福利的左右,而非出於對於精神原則或是對於眾人的承諾。

我也許一直是個有效率的人,但是不見得始終擁有精神價值。當效率不再是我的生命的驅動力了,那我是什麼呢?

如今我還有許多未來的歲月,而跟著工作走的生命外在配件全都剝除一空,我要怎麼做才能避免內在的空洞感? 例如,同事間的雞尾酒會沒有了,列舉所有工作成就的年終賀信也沒有了。

現在是回歸自我的時候。如今我發現自己生命的外在披掛佩戴全剝除一空。我跟自我面對面。怕就怕沒有自我。我一輩子都在致力做個要人,如今除了自己什麼都不剩。我不再經管任何事,我的頭銜不再變化,現在我只是自己。而自己是什麼?

意義—我生命的訊息,我存在的本質—吊在半空,光禿禿,發著抖,所有的特權所有的頭銜都沒了。我是自己。只是自己。

現在別人看到的我是什麼?我自己看到的我是什麼?我的時間用來做什麼? 除了躺得太累,每天早上還有什麼更偉大的原因讓我起床?這是西方世界的老年一個真正的大問題。當我其他什麼都不是的時候,我是什麼? 當所有東西都不存在,當職位、權力、地位、工作、目標、角色、影響力沒了,所有繞著它們編織、圍著它們搭建的東西都沒了,這時我還殘留了什麼?

這樣一個大哉問,答案可不簡單。當然,在某個層面我是我經歷過的一切。可是在另一個層面,我只是現在別人眼裡看到的我。到了最後,我只是超乎自己所做的一切之外、而替自己預備下的我。那是什麼呢?

意義在於我們是什麼—是愛護人的,是感興趣的,是誠實的,是真心的,是隨時有空的,是有靈性的,是願意涉足生命與生存之大事的—這種想法太稀罕,太少聽聞,以至於變得很艱澀。我們甚至連「意義」是什麼意思都不知道了。

可是有件事很明白:帶給周遭世界意義。我們有義務提出重要的想法,做出聖潔的反省,認真檢視所有的選擇方案,舉出使世界運轉得比現在更好的建議。我們得刺激周圍的人,使他們反思自己在做什麼—趁著他們還來得及改的時候。我們得努力去做值得做的事,努力去實踐造物主對世界的意旨。

老一輩有很多東西可給。可是,他們得先要看重自己的能力才行。

年紀的包袱在於,我們或許會讓自己相信,動作不再迅速、生活不再忙碌就是生命的某種缺憾。

年紀的福賜在於,我們逐漸能夠了解,使我們對社會有價值的是所思所言的內容高下,而非速度和忙碌。

摘自《老得好優雅

Photo:Konstantinos Mavroudis, CC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