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美中如何角力未來地緣政治?以十大問題刺激思考,剖析台灣戰略回應面向
人文社科

發表日期

2020.10.14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中國贏了嗎?
未來十至二十年,最重要且具有決定性關鍵的全球地緣政治競爭,無疑是美中地緣政治角力。美國不論誰當選總統...
定價 550
優惠價 79折,435
$550 79$435
加入購物車

美中如何角力未來地緣政治?以十大問題刺激思考,剖析台灣戰略回應面向



圖片來源:Unsplash

十大問題

一、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時,美國人口占全世界總數的百分之四,但是美國占全球GDP(國內生產毛額)的份額接近百分之五十。整個冷戰期間,蘇聯的GDP一直望塵莫及,趕不上美國的規模,即使在它的巔峰時期,也只及美國的百分之四十。

在未來三十年,美國的GDP會小於中國嗎?假設果真如此,當美國不再是世界最強大的經濟大國時,美國的戰略必須如何改變?

二、美國的首要目標應該是改善三億三千萬美國公民的生計,還是維持它在國際體系中的主導地位?如果維持霸主地位和增進人民福祉這兩個目標之間產生扞格,哪一個目標應該優先?

三、冷戰期間,美國投入巨大的國防經費,這個做法證明是審慎精明的,因為它迫使經濟規模較小的蘇聯,也要迎頭趕上美國的軍事開銷。最後,蘇聯因此財政破產。中國從蘇聯的崩潰學到教訓,它集中力量發展經濟,並且限制國防經費支出。

如今美國繼續巨幅投資在國防預算上,是明智之舉嗎?或者美國應該削減國防支出,並減少介入代價不菲的國外戰爭,改為多投資於改善國內社會服務、整修全國基礎設施呢?中國希望美國增加或是削減國防經費呢?

四、美國並不是靠自己的力量贏得冷戰。它和西方國家夥伴在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組成堅強的同盟,又培養主要的第三世界友邦及盟國,如中國、巴基斯坦、印尼和埃及。為了維持這些親密的同盟,美國將它的經濟開放給盟國,並且慷慨提供援助。

最重要的是,美國在冷戰期間,以慷慨援外聞名全球。川普政府宣布「美國優先」政策,威脅要對歐盟和日本等主要盟國及印度等第三世界友邦課徵關稅。

美國如果也同時疏遠其主要盟國,還能夠建立堅實的全球同盟制衡中國嗎?美國決定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TPP)是送給中國的一項地緣政治禮物嗎?中國透過「一帶一路倡議」增強與鄰國的新經濟夥伴關係,是針對美國的圍堵政策先發制人嗎?

五、美國用來羈束其盟國和對手、讓他們乖乖聽話的最強大武器是美元,而不是美國的軍事力量。美元已經成為全球貿易和財務交易實質上不可或缺的工具。就這點而言,它扮演的角色是全球公共財,為相互依存的全球經濟服務。

由於外國銀行和機構無法避免使用美元,美國得以放縱自己在境外實施其國內法令,對於違反美國國內法令、而和伊朗及其他受華府經濟制裁的國家交易來往的外國銀行,課徵巨額罰款。

美國的敵人如北朝鮮和伊朗,也因財金方面受到制裁而寸步難行,被迫坐上談判桌。美國對這些國家的制裁行動若得到多邊組織如聯合國安全理事會的支持和背書,效果最好,因為安理會的決定對聯合國會員國具有拘束力。

在川普政府之下,美國卻從多邊制裁轉向單邊制裁,並以美元做為武器來對付敵國。把全球公共財當作武器,用在單邊目標上,是明智之舉嗎?目前,實務上並沒有可以取代美元的其他工具。這種情況會一路維持下去嗎?這是中國得以伺機刺傷、削弱美國經濟的致命關鍵嗎?

六、在發展對付蘇聯的戰略時,肯楠強調對於美國人而言,非常重要的一點是要「在世人心目中普遍建立一個國家的印象」—這是一個內政成功、且享有「精神活力的國家」。約瑟夫.奈伊(JosephNye)教授把它形容為美國的軟實力。

從一九六O年代至一九八O年代,美國的軟實力蒸蒸日上。但是自從九一一事件之後,美國違反國際法和國際人權公約,成為第一個恢復刑求犯人的西方國家。美國的軟實力在川普上台後尤其大幅下降。

美國人民準備做出必要犧牲,以增強美國的軟實力了嗎?如果美國被視為「普通」(normal)國家,而不是「非凡」(exceptional)的國家,它在和中國對抗的意識型態作戰上能夠獲勝嗎?

七、麥馬斯特(H.R.McMaster)將軍於二O一七年至二O一八年擔任川普總統的國家安全顧問;他曾說過,歸根究柢,美國和中國之間的鬥爭代表「自由開放的社會與封閉獨裁的專制體制」之間的鬥爭。

如果這個說法正確,所有自由與開放的社會應該同樣感受到中國共產黨的威脅才對。全世界規模最大的三個民主國家,有兩個位於亞洲,分別是印度和印尼。但是印度和印尼這兩個國家都不覺得受到中國意識型態的威脅。

歐洲大部分的民主國家也沒有感受到中國意識型態的威脅。中國和蘇聯不一樣,它並沒有試圖挑戰或威脅美國的意識型態。把新中國的挑戰當作類似舊蘇聯的策略看待,是美國犯下的典型戰略錯誤—拿昨天的戰略打明天的戰爭。

美國的戰略思想家能夠發展出新的分析架構,掌握美中競爭的本質嗎?

八、在任何重大的地緣政治競爭中,優勢總是歸於能夠保持理智和頭腦冷靜的一方,而不是出於有意識或無意識就情緒衝動的一方。正如肯楠明智的觀察,「發脾氣、控制不了自己」是弱者的跡象。

但是,美國對中國的反應是出於理智嗎?或是出於下意識的情感?西方人長期以來無意識地潛伏著畏懼「黃禍」的心理。姬儂.施金納指出,與中國的角力乃是與「非白人」國家的較勁。

她這麼做,已經確切指出是什麼因素驅動西方人對中國的情緒反應。在華府講求政治正確的環境裡,哪可能有任何一位戰略思想家提出如此政治不正確、但很真實的建議,而不會遭到政治刺傷?

九、中國最偉大的戰略大師孫子曾經說過:「知己知彼,百戰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勝一負;不知彼,不知己,每戰必殆。」美國了解它的中國對手嗎?譬如,美國是否犯了認知上的根本錯誤,以為中國共產黨是中國的「共產主義」政黨?

這種認知似乎認為中國共產黨的靈魂深嵌在共產主義根源中。可是, 在許多客觀的亞洲觀察家眼中,中國共產黨實際運作有如「中華文明黨」(ChineseCivilizationParty)。它的靈魂並沒有植根於外來的馬列主義意識型態,而是植根於中華文明。

戰略思想家最重要的工作是試圖深入敵人的思想。因此我底下要提出一個測驗:中國領導人腦子裡有多少比例被馬列主義意識型態盤踞,又有多少比例被豐富的中華文明歷史盤踞?答案可能會讓許多美國人大吃一驚。

十、季辛吉在《論中國》強調,中國的戰略受到圍棋的影響,而不是西洋棋。在西洋棋中,重點是找出最快的方法擒王。在圍棋中,目標是緩慢、耐心的建立資產,讓棋局有利於我方,重點是長期的戰略,不是短期的收穫。

那麼中國是否正在緩慢、耐心的建立資產,逐步將戰略大局轉為對中國有利呢?有意思的是,美國曾經兩度努力阻撓中國爭取優勢的兩大長期舉措。但是,美國兩次都失敗。

第一次是歐巴馬政府在二O一四年至二O一五年期間,企圖阻止美國的盟國加入中國發起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 AsianInfrastructureInvestmentBank,AIIB,簡稱「亞投行」)。第二次是川普政府阻止盟國參加中國倡議的一帶一路計畫。美國是否已經儲備足夠的資源進行長期競爭?美國社會是否有先天的力量和持久力對抗中國的長期博弈?

【書籍資訊】
《中國贏了嗎?

中國贏了嗎?

出版日期:2020.10.15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