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編輯札記】我們需要更多的科學、更多知識,更多研究
科學自然

發表日期

2015.11.30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我們的河
十八世紀時,早慧的科學家珀金在家裡的閣樓實驗室意外發現了紫色染料,柏金當下決定輟學創業,從此奠定了西...
定價 550
優惠價 85折,468
$550 85$468
書到通知我

【編輯札記】我們需要更多的科學、更多知識,更多研究


我們需要更多的科學、更多知識,更多研究

頂新飼料油案一審無罪,群眾譁然,指責恐龍法官誤判。但是在頂新之前的很多案件,包括日月光案,也都是雷聲大,雨點小。為什麼?真的是司法誤國嗎?

在《我們的河》的推薦序裡,南方朔老師就語重心長的說,首先,在全世界,只要是大公司汙染環境和致人於病,法律都會向公司傾斜。大公司能夠花大錢,請厲害的律師來辯護,在文字縫隙和法律條文的縫隙鑽漏洞,加上大公司原本就政商關係廣闊,要脫罪非常容易。

而且所有的公司汙染環境,都是靠複雜的學問和技術,而不只是一種態度。所以環境工作者和執法者,也需有足夠的學問和技術才可能反制,也才能確定汙染者的因果責任。日月光案裡,高雄環保局和地檢署,顯然在釐清事實、確定責任的因果上能力不足,因而給了該公司脫罪的空間。

再則,台灣對環境汙染的研究相當落後,對汙染者的責任和蒐證都不嚴格,對汙染造成的傷害更缺少研究,環境汙染是一個沒有研究就沒有發言權的新興領域,各公司之所以敢於肆無忌憚的亂排廢水,就是人民的研究太差。這是台灣環境汙染極為嚴重、環境保護不彰的主因。

因此後勁溪奏汙染,日月光亂排有毒廢水卻不必負責,這些事都使人憤慨,但憤慨是無用的,這些事提醒了人們對反汙染應有更深的覺悟,強化知識和研究,才足以反制工廠與公司的惡行。(摘自《我們的河》推薦序)

雖然南方朔老師說的是環境汙染,但食品安全問題,癥結也是一樣,司法雖要改革,但是科學知識的足夠,才是更有力的社會改變利器。

Photo:Martin Fisch, CC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