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不往前衝,怎麼改變世界?
心理勵志

發表日期

2015.05.24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走,不一樣的路
懷抱勇氣上路吧!在理想的路上,重新定義你自己!每個不一樣的夢想都有被守護的理由,為了未來,再前進一步...
定價 380
優惠價 85折,323
$380 85$323
加入購物車

不往前衝,怎麼改變世界?


二○一四年六月二十八日,金曲獎頒獎典禮當晚,星光大道的紅毯上,眾星雲集,華語音樂人的才華與努力,在此刻迸為閃閃星光。除了各式西裝、爭豔的晚禮服之外,有一個畫面不約而同吸引了攝影師的目光─那是曾在二○○八年抱回金曲獎最佳新人的蕭賀碩,她在右臉頰畫了一朵太陽花,表達對「三一八學運」的關切與支持,頓時成為現場焦點。這一晚,她贏得了金曲獎最佳作曲人獎,上台領獎時,留下無數「太陽花」與金曲獎盃的合影。

蕭賀碩在後台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畫太陽花的意義在於:「未竟之業,提醒大家,創作歌手的價值,就在花裡。」

她對社會議題的關懷與投入不僅於此,二○一五年三月十四日全國廢核大遊行,蕭賀碩在額頭、手臂綁上反核布條,登上凱達格蘭大道舞台演唱多首國、台語歌,包括自己創作的〈蘭嶼的藍〉,表達反核廢料堆置蘭嶼的訴求。

「長大後,我發現音樂產業的確是末端,反應社會各個面向。」她說。

讀北一女時,她參加熱音社、自組樂團,「那時候,總覺得這件事會持續一輩子,我會一直寫歌、練琴。」她說,班上四十幾個同學,有三十二個可以上台大,而她卻選擇做自己想做的事、聽自己想聽的音樂。

自籌資金舉辦音樂會

雖然頗欣賞自己當年的反骨,蕭賀碩坦言,大學放榜時,得知考上北醫醫技系,心裡還是有點失望,但她很快調適心態,「身為學生,至少學科不被當,達到基本要求,」她笑笑地說:「在這之上,自由發展。」她在北醫繼續參加吉他社,並擔任社長,「自由」舉辦了許多在當時校園算是創舉的活動,例如:民歌比賽,請到當時知名音樂製作人季中平擔任嘉賓;首屆音樂營,號召學長姊、學弟妹一起參加。

大學畢業前,為了舉辦個人音樂會,她自籌資金,四處募款、募便當,甚至獲得當時系主任資助音響設備租借費用。當然,音樂會非常成功,許多她的同窗講起當年這段往事仍然記憶深刻。

蕭賀碩回憶,學生時期,她曾在校長室打工,當時的校長是胡俊宏,校風十分奔放;或許也是如此,更鼓勵了她在音樂世界自由闖蕩、「想到就去做」的性格。

自由來自自律

畢業十五年後,蕭賀碩再度回到北醫大演講廳「誠樸廳」,不同的是,這次她不再是台下聽課的學生,而是站在台上的講師,與滿座北醫大教師分享她的成長故事。她在演講中談態度、如何與音樂結緣、談成長,提到在北醫最喜歡的課,竟是「藝術史」。

「因為老師讓我心無旁騖地聽他說故事。」她表示,這也是這門課帶給她的啟發:態度的交換。當老師很認真備課,學生也會認真聽課,甚至引起更多學習興趣,這種態度會被「提取」出來,傳染給周遭的人。「不管做音樂或賣蚵仔麵線,要做就要做對,不要半桶水。」這是蕭賀碩一路走來,反覆驗證的人生態度。

蕭賀碩喜歡在音樂裡加入即興元素,她認為即興就是自由的生活態度,而「自由來自自律」,想要自由揮灑,做好基本功最為重要。有一位相當提攜她的前輩─混音工程師林正忠,其嚴謹的工作態度,讓她時時引以為模範:即使已相當資深,每次錄音前,林正忠還是會親自到錄音室,一一把每個按鍵歸零。從他身上,蕭賀碩體認到:「做好自己的工作之後,才能帶給社會更多。

北醫大的教師問她,當孩子想朝音樂領域發展,如何判斷他在音樂路上能否成功,如何決定放手讓他去闖?

「放手吧!」她回答,「當他跌倒時,就會知道自己是不是這塊料。」

「其實才華是兩面刃。」蕭賀碩說,成功不只需要才華,還需要追求「品質」。她引用前輩的話:「有才華是最辛苦的,因為你不甘於平凡,但你也不是天才。」這讓她更感受到努力的迫切,分分秒秒與時間競逐,只擔憂自己怠惰了,浪費美好天賦。

「三天不練琴,我就覺得自己是廢物。」俗話說:「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很多人羨慕蕭賀碩在舞台上的成功,但這樣的成功,來自每一刻把事情做好的堅持。「站在台上和打網球很像,背後付出許多努力、有很多人支持,但站在台上時,只有自己。」

她認為走哪條路都一樣,「需要感受自己真正良好的特質,不是只有自我感覺良好。」發掘自己的天賦,然後積極努力,讓天賦在舞台上發光發熱。

「有才華的人,更需要加倍努力。」即使有如此覺悟,蕭賀碩仍有過許多自我懷疑的時刻,甚至一度想靠醫檢為生。她一九九九年自北醫畢業,蕭賀碩半年後考到醫檢師執照,進入北醫附設醫院檢驗科工作。

收入從36K掉到15K

蕭賀碩表示,醫檢師的工作穩定、待遇好,比起當個音樂人,自然安穩得多,家人也比較放心。但在一次抽血經驗中,她體認到,這也許不是自己想走的路。

「那是其他醫檢師的病人,還沒抽血就昏倒了,」她回憶,當時現場驚慌忙亂,她卻束手無策,最後病人被送到急診室急救,「人生無常,這道理我本來就知道,但看到病人難受又幫不上忙,心裡非常難過。」

蕭賀碩有顆纖細、敏感的心,在擔任醫檢師期間,她下班回家後,往往要花上一個小時,才能平復工作帶來的情緒。這樣敏感的心靈,暴露在醫療專業隨時都得面對的生死交關下,似乎「過激」了些;她更擔憂,自己柔軟的情感會漸漸變得冰冷麻木。

「看到學長姊理性的面對這些,我問自己,要變成那樣嗎?」她說,人的適應力很強,如果繼續做醫護人員,自己勢必會硬起心腸、封閉天生靈敏的感知,「我一直很努力在做自己,所以不能接受這個部分被磨掉。」為了守護柔軟的心,誠實做自己,她毅然決然放棄醫檢師工作,全心投入音樂這條路。

這一走,薪水就是三萬六千元和一萬五千元的差別。蕭賀碩輕描淡寫笑著說:「媽媽有偷偷塞錢給我。」追問之下,她才進一步透露,前三年收入很不穩定,還要繳房貸,的確會不斷自問,「怎麼平衡理想和現實?如果這件事不能維持生計,是不是還要做?」

直到她二○○六年進入華納唱片擔任音樂助理,還有人問她是不是「頭殼壞掉」,否則怎麼會放棄高薪,到一個產業最底層從頭做起?蕭賀碩說,這一路的確不容易,「我曾經有過口袋裡只剩一百元的日子⋯⋯ 但在我最低潮的時刻,永遠都是音樂拯救我。」

對音樂的熱愛與才華,加上努力不懈,讓她逐漸嶄露頭角,除了首張專輯《碩一碩的流浪地圖》在二○○八年獲得金曲獎最佳新人肯定,她在唱片公司一路從音樂助理、執行製作、製作企劃升格到製作人,只花了六年時間,這在音樂產業中,算是速度很快,尤其以女性音樂人來說,更是難得。「如果自己夠好,就會被聽見。我曾懷疑自己的初衷,最後是音樂回過頭來告訴我:妳沒有錯。」她說,房貸還不出來,可以賣掉房子,「如果放棄音樂,就不是小碩了。」

用音樂改變世界

蕭賀碩的音樂也緊繫社會,表達對各類議題的關懷。她的創作演出曲目,包括省思核能的〈蘭嶼的藍〉、關心台灣食安問題的〈呷飽未〉等。

「音樂是社會末端,反應社會各個面向,觸及到每一個人,」蕭賀碩說,「醫護、教學,其實也都是社會末端。」言下之意是,不管身處哪個行業,每個人都應該關懷社會問題,在自己的崗位上,嘗試帶來好的改變。

「音樂工作者本來就要不顧一切往前衝,不往前衝,怎麼改變世界呢?」音樂對蕭賀碩來說,是「讓別人聽見」的方式,她說,自己因為金曲獎才幸運被聽見,所以更要好好地努力過生活,將生活寫進創作裡,讓更多人聽到這些值得投入的音樂。

給年輕的你

時間多麼公平,花費它去做應付的事,便得到敷衍的結論。在每個當下無愧,不論得到什麼結果都有意義。理想不分貴賤,重點是清楚自己想要的,有執行的勇氣、才華與耐力,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所有看起來行雲流水、層次凜然的,都不是理所當然。

土地孕育承載了所有,食物、水、語言、文化、科學,所有的美與黑暗。時時刻刻感謝,回饋土地,我們都是一期一會的出現。

共勉之。

蕭賀碩

摘自《走,不一樣的路》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