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過往經驗會侷限你的思考?「灼人記憶」形塑人們的信念,促成危機的發生
科學自然

發表日期

2020.11.30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只有一半的真相
拳王泰森自認地表最壞惡人,他說他的行為是受到小時候的環境影響;但小時候跟他一樣素行不良的哥哥,之後卻...
定價 400
優惠價 85折,340
$400 85$340
加入購物車

過往經驗會侷限你的思考?「灼人記憶」形塑人們的信念,促成危機的發生



圖片來源:Unsplash

伯恩斯勳爵(LordTerryBurns)曾經擔任英國財政部首席經濟顧問兼常務次長(1991年至1998年)。我有一次為了BBC廣播4台的《分析》(Analysis)節目跟主持人迪爾諾(Andrew Dilnot)一起訪談他,當時他向我們介紹一個概念,他稱之為「灼人記憶論」(the doctrine of thesearing memory)。

伯恩斯勳爵說,對1930年代有記憶的經濟學家想不到有什麼會比大規模失業還糟。那是他們那時代的禍害,那是他們的灼人記憶,而且也形塑了他們的理論信念。他們說,再也不要了。他們變得忠於凱因斯經濟學,也就是靠管理總需求來維持充分就業,而且寄望於政府支出的力量。一開始,這似乎行得通。

但是,按照常見說法,到了1970年代,政策突然失靈,雖然刺激了需求,但整個經濟體卻莫名的無法供給。時代和期望都變了。惡性通膨爆發(英國達到年率27%,但失業率卻還在上升)。這種頑強又醜惡的組合稱為停滯性通膨(stag flation)。

當時的石油衝擊讓分析更加複雜,油價突然飆升也助長了通膨。但是,無論通脹和失業的關係是什麼(通常視為抵換關係,只是不再以先前的程度抵換),經濟的表現就是不如預期。這是否貶損凱因斯主義至今仍有爭議,但既行政策似乎使問題加劇。

英格蘭央行前行長金恩(Mervyn King)在一本新書裡說:「戰後大家相信,凱派思維(利用公共支出來擴張經濟總需求)可以阻止我們重犯過往錯誤,但那樣的信心卻顯得天真到可憐。」只是這種可憐天真也被那些聰明人共同抱持、極力論證,他們深信自己很懂,畢竟他們的經歷灼入記憶。

在戰後經濟故事的這個節點,新一代上台掌權了。有些經濟學家的成長經歷是在1970年代第二次惡性通膨時期,而他們就像伯恩斯勳爵所說的,獲得另一種灼人記憶和理論信念:通膨是首要之惡。他們說再也不要了。

結果就是推動獨立央行來負責管控通膨。這些獨立央行有日本銀行、英格蘭銀行、以及歐洲央行(European Central Bank),後者則讓整片大陸都奉行一項載於條約的獨立貨幣政策。獨立央行似乎有助於對抗通膨。

那段期間有句敘述說,通膨原本很高,但開始大幅下降,並維持低平......公債利率下降......造成大家追逐其他投資的報酬......導致資金湧入次級房貸(同樣隨著利率下降而起飛了),然後......呃,剩下的你都知道了:2008年至2009年全球金融危機和深深的衰退。

那些教訓皆由灼人記憶所刻下,讓人學得很有信心,當中每一個或許都曾經很有用,而且可能依然有意義。舉例來說,支持獨立央行的論證並未被推翻。但是,源自這些灼人記憶的政策或許也在無意間促成種種新型危機。金恩就把2008年至2009年的全球金融危機描述為另一項「灼人」經驗。

我不貧嘴。我不會去嘲諷這些危機造成的傷痛,尤其是人類付出的代價。我只是想弄明白我們是否有能力知道它們意味著什麼,因為一項灼人經驗及後續的許多反應會促成下一場危機。

我們先前觀察到,經濟行為或關係有可能發生瓦解,或在規模上有巨大變化(例如1970年代失業和通膨之間的抵換)。無論瓦解或變化,都是一種恆久的隱患,可以輕易把經濟帶往錯誤的方向。我們以為世界這麼運作,於是相應制定政策,然後發現發展不符預期。整體後果就不如預想了。

強度經常似乎會帶來清晰度,相伴而來的是確信,緊隨在後的是決心:「再也不要了!」但是,下回哪種辛苦得來的知識會是對的呢?基於晚近「灼人記憶」的政策可能曾經管用,也可能再次管用。它們可能對了好多次、對了好幾分。

​但是,既然政策後果往往這麼出乎提倡者的意料,那麼無論是誰宣稱知道如何實施有效管控、無論他們的經驗有多麼灼人,我們都得存疑。他們從最新的灼人經驗學到了最新的教訓,而這個教訓下一次又會帶來什麼預料之外的後果呢?

我們當然不曉得。「再也不要了」這句話,以及一切隨之而來的決心和政策,都該配上:「啊......沒料到那樣。」每一樣未預見或非預想的後果,都暴露我們的理解又有破綻。

【書籍資訊】
《只有一半的真相》

只有一半的真相

出版日期:2020.11.30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