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物美價廉?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
人文社科

發表日期

2015.05.24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開放台灣
每個時代都有生活的小確幸,都有其特色與令人著迷之處,但把小確幸提升為國家與世代的發展主軸,卻是難以為...
定價 420
優惠價 85折,357
$420 85$357
加入購物車

物美價廉?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


台灣低物價的迷思

大陸朋友來台北,稱讚「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時,我點頭微笑;又稱讚「台灣的物價真便宜」時,我開始不自在了;再誇讚台灣小吃,我則是想到一些不很衛生的環境和食安的風險,開始坐立不安了。如果觀光客要找價格便宜的東西,東南亞國家多的是,要找到既便宜、品質又好、又安全的商品,台灣人也沒有這種本領。

劣質貨 出現在落後、便宜的地方

「價廉物美」只能在於廣告詞中出現,難以在真實世界找到。令我最不安的是:我找不到一個「價格便宜」的地方,會出現高品質的社會。任何一個開發中國家〈包括十年前的大陸〉,價格處處〈包括工資〉便宜,品質一定差、服務一定不好,社會也就處處落後。相反的,講高品質,價格相對高的日本、歐洲及美國,就構建了高品質社會。

民主政治下為了選票,「討好」是常態,「求好」是例外。反對黨所反對的是「求好的改革」,所贊成的是「討好的加碼」—盡一切口舌及方法維持早已扭曲的低價格—從電價到學費。殊不知長期扭曲的低價格帶來了可怕的後遺症。

• 電費太低,使資源浪費。

• 學費不調,品質難以提升。

•小吃便宜,必有衛生及食安的風險。

「低」更會產生各種短缺—「低」價格無法產生好產品,「低」薪水無法吸引優秀人才,「低」利潤無法產生資本累積,「低」稅收無法產生足夠的公共財及健全的財政。這就形成了社會上低水準的循環;低價格─低品質─低工資─低利潤─低生活水平;台灣十餘年來薪資之難以提升,正就是陷入此一漩渦。我們也看過歐美國家另一種高水準的循環:高品質─高價格─高工資─高利潤─高生活水平。

微調升 有助追求文明及高品質社會

《哈佛商業評論》〈中文版〉二○一三年四月份刊出一篇〈A+企業的三個簡單法則〉。根據一九九六年超過二萬五千家美國企業的分析,歸納出獲得較高資產利潤率的三個法則:⑴高品質重於低價格。⑵衝營收重於省成本。⑶沒有其他法則。

要推出高品質的產品,當然就必要有經濟成長的條件:大量投資研發與創新,並擁有膽識與自信,才能提高競爭力。高競爭力,才可能創造高所得;要全面提升競爭力,又必需要開放的政策及人民開放的心態。當前不到十三%的平均稅率及陰影不散的封閉心態,是無法建立文明社會的。

文明社會的一個特質是為了追求高品質,人民必需要樂意付較高價格,也要付較高的稅金。大多數西方輿論主張:物價一直上升,就產生通貨膨脹,令人恐懼;物價一直不上升,產生通貨收縮,更令人恐懼。允許溫和的物價〈包括稅率〉調升,在台灣既合理也必要。

要從「白吃午餐」的夢中驚醒

小而美 政府貼心照顧

「小而美」的台灣,在春節中特別感受到「美不勝收」。在生活周邊的小圈圈中,全被「小確幸」包圍。過年時與許久未見面的朋友相聚,還不好明說這種「小幸福感」。

台灣二萬餘美元的每人所得,全球排名二十多名,卻奇蹟式地享受到高所得國家中難以找到的政府照顧:低廉的電價、油價、捷運票價、水費、學費、健保費…。

出國多年的僑民,回來很容易地辦妥新的國民身分證。四個月後,即使從未付過稅,便可得到外國人都稱讚的健保。他們短期回來,主要的節目,就是充分利用幾乎是免費而又優秀的台灣醫療。

政府對美好的生活的安排,還不只這些。縣市政府還有對學童,提供免費午餐;對長者有敬老金;對小孩的照顧,外語的學習,弱勢者的優待...,真是琳琅滿目。

這種人間幸福,不在北歐,就在身邊的台灣。望眼世界,最貼心的還是台灣在所有國家中,居然有極低的整體租稅賦擔率,十二點二%。比大陸與韓國低了七個百分點,比其他歐美國家則低了十個到三十個百分點。這真使外國人嘖嘖稱奇:稅率低、福利高,台灣人民的幸福變成一個「現代傳奇」。

即使這樣低的稅率,這樣優厚的補貼,不少利益團體,不斷地用「正義」、「公平」的大帽子,持續壓住政府,要把白吃「午餐」提升到白吃「盛宴」的規格。只要有選舉,就有機會爭取更多的「白吃」。有人怕選舉會輸,利益團體則是永遠的贏家。

台灣還有大陸觀光客意想不到的「言論」自由和「行動」自由。抗議、示威、丟鞋、網上發聲、當面罵官員,不要有勇氣,只要有時間。台灣與一百三十多個國家有免簽證的約定,台灣人全天候在機場進出。退休的人,尤其出國旅遊勤快,其樂融融。

可惜白吃午餐,終要面對結帳的時刻。帳倒底誰來付?結局當然只有一個:政府不斷舉債。民主政治的弊病,是政黨不斷開選舉支票,並且彼此惡性加碼,隨之而來的是公債年年攀升,已經到了財政危機暴發的前夕。

真實面 令人痛心的現象

讓我們一起回到真實的台灣。言論自由與市場經濟下出現的痛心現象:報導商業化、新聞娛樂化、犯罪戲劇化、評論兩極化、善良邊緣化、正派人物惡意醜化。這些後果與現象的擴大與張力,又形成了當前六項缺失:媒體失態、國會失責、政府失能、市場失靈、企業失常、貧富失衡。

這就是台灣矛盾:既有小確幸,也有大缺失。

解難題 必須從自己做起

這個使人不敢承認的真相,是經年累月政府、國會、媒體、企業、民眾在膽怯、囂張、偏執、私利、短視的集體行為與相互影響下的產物。那麼台灣人民該怎麼辦?

這是難解之結。從歐美社會發展的經驗中,自己在想:戰爭不能解決的,求政治;政治不能解決的,求經貿;經貿不能解決的,只能求上天。上天的回答:「一切得從『白吃午餐』的美夢中覺醒。」

一九五○年代在南港長大的眷村子弟,我只學會一件事:「一切靠自己。」

摘自《開放台灣》

Photo:https://goo.gl/plKPp2, CC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