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意外來臨時如何迅速反應?
心理勵志

發表日期

2015.12.03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Get Lucky!助你好運Ⅱ
如果《Get Lucky! 助你好運》讓你幸運滿載,那麼你就更不能錯過這本續作——你知道八仙塵暴發生...
定價 350
優惠價 85折,298
$350 85$298
加入購物車

意外來臨時如何迅速反應?


意外來臨時如何迅速反應?

想想看,如果你在快跑時,突然有道強光一閃,讓你什麼都看不見,你會繼續跑,還是停住不動?

消極的恐慌

早在特內里費空難發生的十年前,美國報紙就曾出現過一篇報導,裡面提到一個很詭異的現象,叫做negative panic。

就字面意義來看,panic是驚慌,但negative panic卻不同於我們一般的認知。處在這種狀態下的人反而會異常的冷靜,彷彿沒有意識到自己身陷緊急狀況。

報導引述美國聯合航空的官方估計:在緊急狀況中,85%的乘客會產生negative panic反應,完全不顧自己的安危。

「空服員一定很難理解,人都有求生的本能,可是為什麼會有那麼多人在驚慌中無法行動?」聯合航空的空安訓練教官說:「但我們必須記住,對於多數的乘客來說,飛機是個多麼陌生的環境。」

現在你應該知道,為何每次飛機起飛前,空服員一定會詳細解釋緊急應變措施了吧?

但問題是,有幾個人會仔細聽,又記得住呢?

老神在在的偏見

事實上,negative panic是個非常嚴重的問題,也是緊急救護人員都深知的危險狀況。事情發生時,十個人裡面可能有七個人不會行動,不但錯失關鍵逃生機會,甚至還會連累其他人。

那negative panic是怎麼產生的呢?有一個可能,就是大腦受到太多刺激,一時反應不過來。面對突如其來的全面狀況時,大腦需要八到十秒的時間來決定行動。在高度壓力下,這個時間可能需要更久。

但奇怪的是,即使回過神,很多人卻還是動不起來。

最近我去客戶的公司開會時,就親自體驗了這個現象。

會議進行到一半,我突然覺得有點搖晃,然後愈搖愈厲害,連正在簡報的人都停了下來。

「地震。」有人說。

「是啊,地震。」有人回應。

「還不小。」

「嗯。」

大家互相看著彼此,手擺在桌上,一副準備站起來的樣子,實際上卻沒有人動作。

十幾秒過去,隨著搖晃的感覺減弱,簡報的人又繼續簡報,大家也都一如往常,雖然有幾個人在這時候偷偷拿出手機傳簡訊給家人。

就我所知,碰到地震正確的求生做法,不是應該要:

1. 立刻離開窗戶

2. 蹲低保護頭頸

3. 躲到桌子下面並抓住桌腳

假如搖晃時立刻有人大喊:「躲到桌子下面,保護頭頸!」我相信很多人會跟著做。

然而,長達半分鐘的搖晃過去了,會議室裡的每個人都只有你看著我,我看著你。那種尷尬的感覺,就像會議被某人的手機鈴聲打斷,大伙兒只是等著鈴聲結束而已。

遇到狀況時,我們應該主動卻反而被動,還會以別人的反應來決定自己要怎麼反應。

如果別人看起來像是沒事的樣子,我們很快就會說服自己:「還好,沒事。」

於是大家都假裝沒事—直到有事。

1999年在俄克拉荷馬州,一個超級龍捲風來襲,整個地區在事前13分鐘就發布警報,但還是有不少人在路上走來走去,好像不相信風會吹到他們。後來這個龍捲風徹底摧毀了八千多戶人家。

2004年12月,印尼大地震引發了海嘯,當時整個海面都在倒抽冒泡,顯然很不對勁,竟然還有人跑到水邊撿貝殼。那次的海嘯橫掃東南亞十四個國家,造成二十三萬人死亡。

2001年911恐怖攻擊事件,當兩架飛機都已經撞上了世界貿易中心的雙塔,在大家忙著逃生時,竟然還有一千多人花時間登出自己的辦公室電腦。

2015年八仙塵爆,當熱鬧的派對瞬間化為火海,大家連跑都來不及,竟然有人還冷靜的在現場找自己的鞋子。

這就是令人難以置信的「正常化偏誤」(normalcy bias)。

雖然我們內心一團混亂,但外在還是會假裝正常,這可是非常致命的盲點。


經常遭受天災的日本,對於「正常化偏誤」這種心理,做了最多的研究。他們發現,收到緊急狀況的消息後,一般人的反應有個固定流程:

首先,你會看身邊較信任、較熟的人怎麼反應。

然後,你會看其他人怎麼反應。

再來,你會跟家人或親友聯絡。

然後,你會開始準備逃生。

最後,你才會開始行動。

愈是沒有碰過的狀況,人就愈會猶豫,也愈會以別人的反應來決定自己的反應,很多人還會在這個時候安慰自己:「沒那麼嚴重吧!」但生與死,往往就決定在那短暫的分秒之間。

怎麼辦呢?到底該如何突破這個致命的心理盲點呢?

讓我們來看看,那些反應比較快的人,他們做對了什麼。

911恐怖攻擊事件,當第一架飛機撞進世貿大樓時,曼紐.伽耳(Manuel Chea)立刻從他的座位上跳起來,衝向逃生梯,遠比其他同事更早抵達地面。

事後,記者問他為什麼能反應得那麼快。他說,自己小時候在秘魯曾經歷過一場大地震,後來住在洛杉磯時,也經歷過各種大小地震,而911發生的前一年,他的住處發生火災,好險及時逃了出來。也許是因為經驗特別豐富,所以反應比較快吧!

2004年印尼大地震時,有位十歲的英國小女生提莉(Tilly Smith)正與家人在普吉島渡假。當時她發現海面很不尋常,立刻警告了家人和身邊所有的旅客。因為她及時的警告,她所投宿的飯店沒有任何人罹難。在渡假前,提莉剛好在學校上了一堂有關地震跟海嘯的課,所以認出了海嘯發生的前兆。

特內里費空難的生還者保羅.海克先生呢?他說,因為以前曾經從失火的戲院裡逃生,那帶給他很大的驚嚇,所以往後每到一個新環境時,都會特別留意緊急出口的位置。那天在飛機上,他先閱讀了椅背的安全指示卡,還把出口指給太太看,所以第一時間,他的腦袋裡已經有了必要的資訊,才能夠立即行動。

我父親小時候,家裡也曾經發生過大火。據說,他從火場裡逃出來時,連眉毛都燒焦了。因此,每次出外旅行,一走進旅館房間,我父親一定會先看門上張貼的樓層圖,並向我指出逃生梯的位置。

過去的災難經驗,會讓人更加警覺。但至今仍未遭遇過災難的人們呢?我們有辦法做好心理準備嗎?

要演習,就要到位

日本防災學者一再發現,若想讓民眾擁有正確的求生能力,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演習。

日本學校的防災教育包括了震災、火災和水災演習。孩子們甚至還會練習穿著日常出外遊玩的便服和鞋襪在池子裡踏水。

要讓孩子知道:「穿著衣服掉到水裡的重量與浮力,跟平日只穿泳衣有何不同?萬一真的溺水了,腦海和身體最起碼會有個印象,才知道該如何脫險。」

反觀我們的社會,往往只圖方便,或是擔心造成他人不便,於是把緊急演習變成一種半吊子的例行公事。

像是我住的大樓,按照法規,每年都會進行火警測試。除了

早早在布告欄上通知住戶,測試的當天,還會用廣播一再強調:「這只是測試警鈴系統,住戶不需要理會。」

已經好幾次,我明明聽到警報在響,卻還是繼續處理工作。

久而久之,我們是不是就會習慣這種感覺?雖然我很感謝社區對住戶的貼心,但經過這些研究後,我反而開始擔心了。

想想,如果哪天真的發生火災,當警報響起時,大家能立即分辨這次是來真的嗎?

如果不曾走過一趟逃生梯,又怎麼能知道疏散所有居民實際需要花費多少時間?

光是測試警報,卻沒有實際的行動演習,反而會更容易產生「正常化偏誤」的心理,要是哪天真的失火了,大家都還是不以為然。那會是多麼危險的狀況啊!

緊急狀況隨時會發生,我們無法預測,但光是保持冷靜遠遠不夠,你需要的是更多的預想。

摘自《Get Lucky! 助你好運Ⅱ》

Photo:Gerry, CC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