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你在別人眼中,是什麼樣子?個人的價值,取決於「訊號」成本的多寡
科學自然

發表日期

2021.01.28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多模型思維
麻疹的基本傳染數R0高達15,則 (15-1)/15的人口(94%)必須接種疫苗。若要避免新冠肺炎繼...
定價 700
優惠價 85折,595
$700 85$595
加入購物車

你在別人眼中,是什麼樣子?個人的價值,取決於「訊號」成本的多寡



圖片來源:unsplash

訊號的使用和價值

人們傳遞訊號是為了呈現出隱含屬性,讓其他人知道。人們會使用行動傳遞健康、財富、智慧和慷慨訊號,但有時候並不是為了傳遞訊號而採取行動,而是行動本身就額外傳遞了訊號。

例如,單純為了享受跑步而參加馬拉松比賽的運動員,即便傳遞訊號並非運動員本意,也會傳遞出健康和毅力訊號。所以一個人選擇出席活動、熟練技能或購買商品,是出於個人興趣,還是為了傳遞某個類型的訊號呢?究竟是哪一種目的,我們可能十分難以區分。

不過,訊號傳遞模型倒是提供了經驗法則的另一種解釋,譬如大學文憑的價值。收入資料顯示,美國大學畢業生的薪水明顯高出非畢業生,我們可以推論是因為從大學學到的技能和知識帶來高收入。資料同時也顯示數學和科學相關學系的學生甚至能領到更高薪水,我們也可以推論為這些學系學到的技能有更高的經濟價值。

然而,如果你仔細觀察數學系學生畢業後從事的工作,會發現幾乎不會用到微積分。此外,幾乎沒有任何工作面試會要求推導餘弦函數、或解釋波以耳定律。由此可推斷,不論是廣義的大學學位、或特定的科學學位或數學學位,都只是傳遞一個人「有能力學習知識」的訊號罷了。大學畢業生之所以領到高薪,完全來自學位傳遞訊號的價值,而非在學校中學到的技能和知識。 

想想成為醫師所需傳遞的訊號,學生必須通過物理、有機化學和微積分等等課程,才能成為醫師。但醫師看診需要用到微積分嗎?你有看過醫師檢查耳朵和鼻子後,在筆記本上寫下微積分算式嗎?這當然不會發生啊。

大多數情況下,微積分知識對於成為一位醫師並不重要,但通過微積分課程是擁有「掌握大量知識的能力」訊號的絕佳傳遞方式。如此一來,儘管課程教材和成為醫師幾乎沒有直接關聯,通過微積分課程卻成為有用訊號。

建構人們傳遞訊號的制度或規則時,通常會希望:產生訊號的行動能代表某人已真正學會有用技能。例如,若要成為一位好醫師,必須有良好記憶力。醫學院要求考生記住每個國家的首都和貨幣名稱,認為這可以做為記憶能力的訊號。成功記住這些名稱,代表考生有良好記憶能力,但除此之外幾乎毫無實際用處。

當你肚子痛跑到急診室時,根本不會關心醫師是否記得布拉提斯拉瓦是斯洛伐克的首都,但卻會希望醫師瞭解消化系統的各個部分。因此,醫學委員會要求醫師必須通過解剖學考試,通過解剖學考試不但傳遞了良好記憶力訊號,更重要的是,瞭解身體部位對於通過考試的人來說,也極為重要。因此,通過解剖學考試提供了實用訊號(functional signal)。

結論:盡可能讓訊號產生實用價值

訊號傳遞模型的應用範圍十分廣泛。先前已提到,雄孔雀美麗的羽毛傳遞強健訊號,除此之外,美麗的雀屏沒有任何實用價值,實際上,甚至還比毫無作用更糟糕。雄孔雀如果選擇長出強壯爪子會更實用,但雌孔雀難以從遠方注意到強壯爪子,所以在演化過程中,是由漂亮羽毛勝出。

雄果蠅彩色的腹部及蚱蜢和鳥類的鳴叫聲,都與雄孔雀的羽毛有類似功能。鳴叫需要消耗能量,吃飽喝足的蚱蜢,才不需要獵捕食物,而有多餘力氣鳴叫。因此,鳴叫擁有訊號傳遞功能。

人類社會採用各種行動,來傳遞身強體健的訊號,人類學家已區分出三種代價高昂的訊號形式:無條件慷慨(unconditional generosity)、浪費的維生行為(wasteful subsistence behavior)和工藝傳統(craft tradition)。

生活在加拿大及美國西北地區太平洋岸的原住民,所舉辦的誇富宴(potlatch)儀式,就是傳遞慷慨訊號最為誇張的例子。誇富宴中為了慶祝出生或死亡,酋長會贈送或摧毀巨量財產,並且挑戰其他酋長贈送或摧毀相同價值的財產,酋長若無法做到,則會失去聲望。贈送物品對整體社會能帶來好處,但焚燒物資則十分浪費。

上述所有案例中,傳遞訊號都需要成本。傳遞訊號的人會發現,讓別人瞭解自己更有錢、更有能力、甚至更慷慨而得到的好處,會因為傳遞訊號的成本而減少。此外,花費在傳遞訊號上的時間和精力可視作機會成本,這些資源本來可以用在其他地方,也很可能創造更高的社會利益。

例如:青少年可能會花費數小時決定要穿哪件衣服,只為了傳遞社會意識訊號,或者花費時間在無生產力的活動上,只因為相信如此做,能提高進入菁英大學的機會。

為了減少傳遞訊號花費的社會成本,人們會試著盡可能讓訊號產生實用價值。例如:引導年輕人加入球隊,讓他們既可以傳遞出身體健康訊號和勇敢訊號,還可以學習運動家精神和集體利益的規則,並藉此避免年輕人冒著死亡危險,跳下摩托車來展現自我。

如同我們先前提到,要求醫師記憶人體解剖學,可比要求醫師記憶托爾金(J・R・R・Tolkien)的精靈語,有用許多。但無論如何努力,浪費資源的訊號傳遞方式依然層出不窮。我們的挑戰是使用模型—特別是機制設計工具,來建構制度和規定,讓人們傳遞的訊號盡可能產生實用價值。 

【書籍資訊】
《多模型思維》

多模型思維
出版日期:2021.01.28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