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權力會扼殺同理心!後疫情時代,專家跟菁英更應該思考與民眾建立連結
人文社科

發表日期

2021.02.02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後疫情效應
自冷戰結束以來,世界已經發生了三次大震盪。2001年的911事件、2008年的金融崩潰,以及現正水深...
定價 450
優惠價 85折,383
$450 85$383
加入購物車

權力會扼殺同理心!後疫情時代,專家跟菁英更應該思考與民眾建立連結



圖片來源:Unsplash

編按:常聽到一句消遣人的話:「換了位置,就換了腦袋!」究竟為什麼人們在掌權後,行事作為會有所改變呢?有人能免於這樣的墮落嗎?
以下是《後疫情效應》作者法理德.札卡瑞亞對此現象的觀察與分享: 

季辛吉(Henry Kissinger)曾經宣稱:「權力是終極的春藥。」心理學研究顯示,權力雖然非常誘人,卻會破壞行使權力者的敏感性。簡而言之,權力會扼殺同理心

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學者克特納(Dacher Keltner)在研究後發現,當受試者在面對罹患癌症的孩子等受苦的影像時,出生於位高權重家庭的受試者顯示出的同情跡象會較低。除了社會階級這種深層因素,即使最近才獲得權力,也可以看出同理心降低和自私程度提升的現象。在某次實驗中,每三位大學生會組成一個小組,克特納則以武斷的方式,指派其中一名成員為小組研究的組長。在研究開始的三十分鐘內,這些新上任的「老闆」就會開始展現官威,例如從盤子裡抓走餅乾的頻率是其他「部下」的兩倍。

克特納在他的著作《權力的悖論》(The Power Paradox)中,將這種權力所帶來的影響比喻為「一種大腦損傷,會讓人採取自私、衝動的行為」,而且自相矛盾的破壞了有效運用權力所必須具備的同情心和同理心。歷史上曾經有一位非常深入理解人類心理學的人,以出色的文學技巧描述了這樣的心理。在莎士比亞的《馬克白》(Macbeth)中,馬克白在獲得權力後失去了同理心,甚至在劇末連妻子過世都無法感到悲傷。在《李爾王》(King Lear)中,當李爾王掌權了數十年後,耳中除了奉承之語,什麼也聽不進去,因而放逐了唯一敢對他說實話的人,也就是他的女兒寇蒂莉亞。

然而,許多例子顯示,握有大權的人也可以具有同理心。兩位羅斯福總統皆出生於上層階級,但兩人都能夠與市井小民產生交情。當老羅斯福(西奧多.羅斯福)在妻子和母親去世後從紐約逃往達科塔州的惡地時,他在充滿了牛仔、牧場農夫、酒館老闆和偷馬賊的環境中生活了三年,不但非常享受當地的生活,還向他們學習了許多事物。

雖然小羅斯福(富蘭克林.羅斯福)的成長經歷比他的遠房堂兄西奧多更富裕,他卻意外成為窮人和被剝奪之人的擁護者。許多人常說他一定是因為自己的小兒麻痺症,才能夠體會人生的艱辛。然而,他的傳記作者史密斯(Jean Edward Smith)和古德溫(Doris Kearns Goodwin)卻提出了另一項重要的觀察。富蘭克林必須定期前往喬治亞州的溫泉鎮(Warm Springs),透過當地天然加熱的礦泉水緩解小兒麻痹的症狀。他每年會在這個小鎮待上大約一個月,與其他小兒麻痺症患者一起游泳和野餐。這些患者大都來自低下階層,因此富蘭克林在此聽聞了他們生活中的難處。他直到死前都從未忘記過他們,就連最後也是在溫泉鎮的眾人身旁過世。

富蘭克林深刻了解無能為力的感覺。雖然這個故事有可能是杜撰的,卻精準描述了這位當代最有權勢的白人盎格魯-撒克遜新教徒(White Anglo-Saxon Protestant, WASP)如何與普通人建立連結。在小羅斯福的葬禮隊伍中,有一位前來哀悼的人因為過度悲痛而哭倒在地。有人扶他起身,然後問他為何如此難過,他認識總統嗎?那人回答:「不,但他認識我。」

世界已經變得非常複雜。在這段期間,我們需要更多專家(而不是更少專家)來管理從大公司到小縣郡等各種國家事務。這必然會使他們成為某種菁英,因為他們的知識會賦予他們權威和權力。

另一種結果會是現代無法想像的模式:以直覺治理國家,並以無知為榮。根據最近在美國和巴西等地方的情況來說,結果非常令人沮喪。然而,專家和菁英應該花更多心力去思考如何與民眾建立連結,並以人民的需求為首要考量。菁英統治在道德上最大的問題,就是相信一個人只要成功、社會地位提升,本質上就會比凡夫俗子高一等。

畢竟至少在民主國家,人民的願望就是權威的終極來源。因此,最後再強調一次:在面對這次的疫情和將來的危機時,人民應該要聽取專家的意見。但是,專家也必須聆聽民眾的想法。

【書籍資訊】
後疫情效應

後疫情效應
出版日期:2021.02.05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