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奮戰至最後的一兵一卒
人文社科

發表日期

2015.12.07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沒有走完的總統路
這條被洪秀柱戲稱像三藏取經一樣難的總統之路,有苦、有甜、有委屈、有榮耀。她一肩擔起六都選舉後國民黨內...
定價 380
優惠價 85折,323
$380 85$323
加入購物車

奮戰至最後的一兵一卒


洪秀柱從沒有得到國民黨大老認同,當初膽怯萬分的大老們看到洪秀柱闖過一關又一關,而且對很多問題自有主張,不是摸摸頭會就範的人,心中早已七上八下。洪秀柱不管勝選或敗選,都會到威脅大老們的政治版圖和權貴利益。大老可能從此永久失勢。

十月圍城,十日換柱

十月七日,國民黨中央黨部十一樓,洪秀柱競選辦公室如常,工作人員依然忙碌,只是氣氛有些低迷。靠窗的一間,五位志工在打包洪秀柱最近小額幕款贈送的杯子,原本只預計做五百個,三天前要捐錢的人急遽升高,一下要趕緊訂製三千個,鶯歌的工廠正積極趕工中。

 

從十一樓往下望,隔著拒馬和鐵絲網,廣場上湧入四面八方的抗議人群。雖然人數不多,看得出來人們群情激憤,呼喊著:「朱立倫,你這個王八蛋,有種出來!」

「朱立倫,你憑什麼換洪秀柱,沒有天理,沒有公義。」

另一個入口同樣擠滿人,很多人拿出國民黨黨證,平日對他們敞開大門的黨,今天不但閉門以待,更請出員警和鐵絲網。

「我是四十年老黨員,我們要回我們的家,為什麼不行?」一位黑髮中年人生氣的說。不只六十歲以上的人,有年輕上班族,有從國外回來探親,專程趕來示威的人。一位男士帶頭喊:「大家拿好黨證,隨時準備進入黨部。」他們準備衝進中常會會場抗議。

換柱計劃雖然從四月底風風雨雨多時,但九月中成形,一位資政級的台中大老親自拜會馬總統要求換柱。報載如果換柱未通過,國民黨中央一級黨務主管將聯手集體請辭,要求朱立倫必須斷然處置,顯示壓力來到臨界點。

洪秀柱可說是中華民國立國一百零四年以來,參選總統最委屈的一個人。究其原因,很大是國民黨在九合一選舉大敗,那是國民黨一九四九年從大陸撤退以來最大的失敗,慘遭敵人大殺戮。國民黨向來是可以共榮,不能共苦,共苦時就交相指責,推諉卸責,不像民進黨愈敗愈勇。

二○○八年民進黨大敗給國民黨時,很多阿伯哭著說:「嘸望啦!」評論時尖酸刻薄的姚人多居然在蔡英文面前哭得像小孩,蔡英文安慰他說,「我答應你去清大演講,不要再哭了。」民進黨人以為要花二十年才能再執政,然而經過八年的生聚教訓,現已成為黨內無派,黨外無敵,明年很可能執政的政黨了。

換柱表面的理由是,洪秀柱從通過初選後,支持度開始下滑。根據國民黨的民調,洪秀柱的支持率一直徘徊在一三%到一五%之間,沒有起色,與宋楚瑜互為伯仲。但這是她獨立打下的天下,如果可以吸納挺宋人士,再加上未來黨部全力輔選,她的勝選並非毫無希望。

洪秀柱的選戰團隊雖是且戰且走,但也規劃未來。張幼恬帶領文宣部推出一系列的宣傳品,從九、 十月主題「真與愛」,到第二、第三波後續的文宣,都已策劃好,後期著重在尋找「台灣魂」。台灣人既有的「勤勉、奉獻、真誠、倫理」將是決定未來國家榮枯興衰的關鍵。

信心 風雨無畏只為後人

筆者從六月起隨洪秀柱貼身訪問發現,她所至各地,北、中、南及花蓮都受到群眾的熱情歡迎,不太像民調顯示的一五%支持度,而且看起來,都不像被黨部動員來的,氣氛自然而溫馨。洪秀柱一開始國台語雙聲帶演講,很多觀眾的眼神自然跟著專注,臉上開始解凍,露出笑容。

筆者觀察,其實洪秀柱從九月初開始,聲望明顯上升,所到之處都聚集熱情民眾,尤其到了綠營大本營如台南、屏東、宜蘭等地。例如台南那場,正值登革熱病發高峰,民眾感謝她勇敢前進,三千名民眾相挺,她握手都握了十分鐘才能進場。

真正的原因,是洪秀柱從沒有得到國民黨大老認同。

當初膽怯萬分的大老們看到洪秀柱闖過一關又一關,而且對很多問題自有主張,不是摸摸頭會就範的人,心中早已七上八下。而沒有得到大老認同的原因是,洪秀柱不管勝選或敗選,都會威脅到大老們的政治版圖和權貴利益。總統上任,就會換掉包含五院院長、部次長,主任委員、國營事業、金融機構董事長等等上上下下六千多個位置,還不包括各種基金會職缺,洪秀柱如勝選,由於她不靠黨部經費、企業政治獻金,打的是「非典型選戰」,可以想見她未來安排的人選一定是與她價值觀相同的,大老可能從此永久失勢。   

從做老師時期,她就關心年輕人,她會更重用年輕人,「很多人是那時受到蔣經國培植才會有今天。」在與筆者的獨家訪問中,她提高聲調問:「現在在檯面上的人應該問問自己,有沒有花過心思,培植年輕人。」

而二○一六年洪秀柱如敗選,蔡英文上台,這些大老更沒有指望,雖然蔡英文說不會「整碗捧去」,但不會有人相信。

當洪秀柱民調低落,讓原先互有盤算的朱立倫、吳敦義、王金平成為命運共同體,從九月中開始、前後發動三波攻勢。王金平放棄競逐總統大位,也只有續任不分區立委可選擇;至於吳敦義的下一步,也有多種盤算。

真相 殘酷換柱內幕

根據各家媒體綜合分析,朱立倫在八月密集拜會前主席連戰、吳伯雄、幾乎黨內大老都或暗示或明示,選擇站到「換柱」陣線;馬英九也透過管道釋出「尊重黨內機制決定」,並未堅決反對「換柱」。

黨中央首先採用柔性勸導,從台北地方法院檢察署的「國民黨換柱案」不起訴處分書(選偵字第五十六號)中可知,朱立倫與李四川分別或同時,在九月中開始與洪秀柱有四波會面。第一次是在九月十八日,朱立倫與洪秀柱於中央黨部三樓主席辦公室單獨會面,洪請求預支總統大選一票三十元的補助款做為競選經費,朱應允了分期撥款,並未提及更換候選人之事。

九月二十二日,由李四川與洪秀柱談,李當面分析說民調、立委選情與基層反應都不好。洪反問,如果現在不選了,誰來選? 李四川答:「(朱)主席答應出來選了。」

九月二十九日,朱立倫和李四川一同與洪秀柱會面。「朱立倫告訴我選情狀況不好,他的壓力很大,黨內的大老、小老、立委、常委,一波波來見他,希望由他來勸我退選。」洪秀柱在作證時指出。

洪秀柱後來接受筆者訪問時說,她曾在會中詢問朱立倫,是否可舉出是哪些大老、小老、立委,朱立倫一一點名。

朱立倫這幾個月,心情異常沉重,各方壓力不斷。不起訴書中記載朱立倫稱:「我跟洪秀柱副院長明確表達,希望她能調整她的政策說法,否則就請她以大局為重。洪秀柱問我們,『如果調整的話是按什麼樣的程序?』李四川回答她說必須開臨時全國代表大會,洪秀柱說:『那就開臨全會,讓所有黨代表決定。』我說請洪秀柱副院長思考一下,我們給洪秀柱副院長兩個選擇:調整她的兩岸政策及說法,另一個就是請洪秀柱副院長退選。」

但洪秀柱並不同意這種說法,她說,在幾次勸退會談中朱立倫並未提出關於「調整兩岸政策及說法」的要求,這是朱立倫更早前提出的,並未與退選連結。

就在國民黨啟動換柱時,洪秀柱照樣認真跑行程,希望黨中央感受到支持者的信心。九月二十七日洪秀柱參加「世界台商挺柱後援會」,特別談到根據洪辦內部利用「大數據」所做的民調(即在網路上問民眾,當前熱門議題,對兩位總統候選人提出滿意度來計算),跟民進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只差七%,她瀟灑表示,對選情始終有信心,不須理會外面風風雨雨。那幾天洪秀柱依舊行程滿檔。

當天下午杜鵑颱風將臨,洪秀柱仍趕搭高鐵南下參加在佛光山舉行的岳飛神像安座儀式,星雲多次誇讚洪秀柱「忠黨愛國」,並稱在他心目中洪秀柱已經當選中華民國總統了。但星雲大師的力挺似乎改變不了國民黨「換柱」的心意,因為朱主席已約好二十九日晚上再會面了。

九月三十日洪秀柱參加八百多名台商組成的「大陸台商挺柱後援會」,現場氣氛十分熱烈,馬英九、吳敦義、朱立倫首次同台「挺柱」,三人舉著她的手高呼「凍蒜、凍蒜」。想起前一晚朱、李二人勸退的形影,歷歷在目,再比對當日朱立倫的簡短致詞,洪秀柱心中升起一股山雨欲來的寒意。

柔性勸說不成,國民黨開始強硬「斷柱」計畫,這波換柱來得迅猛非常,十月三日朱和李兩人再見洪秀柱。洪秀柱自陳:「我知道這次是他們要跟我攤牌的會談,再次探詢我『自己退選』的意願,但是我非常堅定的講『我不會自己退選』。」

摘自《沒有走完的總統路》

Photo:Kirt Edblom, CC Licensed.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