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模仿賈伯斯、巴菲特,就能跟他們一樣成功?「倖存者偏誤」陷阱讓你忽略前提:你也要是個天才
財經企管

發表日期

2021.03.08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不當決策
Netflix曾經向百視達提議併購,但百視達回絕了。如今,百視達破產,Netflix事業一飛衝天,百...
定價 550
優惠價 85折,468
$550 85$468
加入購物車

模仿賈伯斯、巴菲特,就能跟他們一樣成功?「倖存者偏誤」陷阱讓你忽略前提:你也要是個天才



圖片來源:Unsplash

賈伯斯很睿智,所以我該模仿他:倖存者偏誤

對於我們認為是天才的人,在模仿他們之前,務必要三思,這點尤其重要。這是我們在尋找典範時會犯的錯誤。當我說「賈伯斯是天才」,然後做出「所以我應該模仿他」這個結論時,其實遺漏三段論的第二個前提:「我也是個天才。」

比方說,一級方程式現任的冠軍車手當然是駕駛行家,但要是換成你坐在駕駛座,你不會夢想著模仿他的「最佳實務」。你知道只有行家能夠做到!這個例子包含的邏輯謬誤一清二楚,但是當我們談到公認的商業奇才的方法時,我們通常會漏掉這個謬誤。

再以公認的投資大師巴菲特為例。巴菲特在長達半個世紀期間都達到卓越的績效,成為全世界排名第三的富翁,2020年的淨資產超過八百億美元。

投資人特別會去研究巴菲特的投資策略,因為這些策略看起來簡單,而且他用親民、言簡意賅的表達方式說明這些策略:緊抓住你懂的投資標的;留意會引發泡沫的一時風潮和流行;如果持有的股票還有增值的潛力,不要猶豫,繼續抱著它們十年、二十年,甚至三十年;不要過度分散投資。

波克夏海瑟威公司成千上萬的股東們,一年一度到內布拉斯加州的奧瑪哈市朝聖,聆聽「奧瑪哈神諭」,他們全都盼望能理解巴菲特的投資法則,並且也拿來自己應用。

然而,有堆積如山的證據顯示,以打敗市場為目標是一場必輸之戰。奧瑪哈的朝聖者當中,很難出現一個績效能接近巴菲特的人。確實,巴菲特也警告他們不要嘗試打敗市場:這位智者懷疑理財專員的收費是否合理,他建議散戶應該選擇買指數基金。

其他領域和投資一樣,如果天才確實存在,按照定義,天才應該有如鳳毛鱗角。那麼,我們不應該設法模仿天才,因為我們絕對無法達到能和他們平起平坐的成就。

當然,這不是我們想要聽的訊息!我們對模仿天才的熱烈渴望,是因為我們有高估自己能力的傾向所造成的。不管說多少道理,不管有多少統計證據,都無法說服我們相信自己無法出類拔萃。

畢竟,要是賈伯斯、威爾許或巴菲特也記取這種警告,他們還會闖出如此不可思議的成就嗎?這些人以及其他許許多多偉大人物的存在,不就是證明人只要有足夠的天賦和動力,出色的表現也能觸手可及嗎?就像一支深入人心的蘋果廣告說的:「只有瘋狂到認為自己可以改變世界的人,才會真的改變世界。」難道不是嗎?

當然。如果我們要尋找的是靈感,當然可以在這些卓越人物身上找到。但是,如果想要從他們身上尋找可以實踐的經驗,那麼就會犯下推論謬誤。

按照定義,得到世人敬仰的典範人物都是已經成功的人。但是,那些「瘋狂到認為自己可以改變世界的人」當中,絕大多數都功敗垂成。就因為這個理由,我們才從來沒聽過他們。當我們眼中只有贏家時,也會忘記這點。

我們只看到倖存者,沒看到所有承擔同樣風險、採取相同行為卻以失敗收場的人。這個邏輯謬誤就是「倖存者偏誤」(survivorship bias)。我們不應該從全部都是倖存者的樣本中導出結論。但我們卻這麼做,因為我們只看得到倖存者。

對典範人物的追尋或許能鼓舞我們,但也會誤導我們走錯路。收斂自己的抱負,向與我們類似的人借鏡,向成就沒那麼耀眼的決策者學習,這些做法對我們有益;但如果是向全世界都急著模仿的幾位偶像學習,那可就不一定了。

進一步想想,我們為什麼不研究最差實務?畢竟大家都同意從自己的錯誤中學到的事情,比從成功學到的事情更多。研究崩垮的公司所得到的收穫,可能比著眼於成功企業所得到的更多。從它們的錯誤中學習,或許是避免自己重蹈覆轍的好方法。

【書籍資訊】
《不當決策》
不當決策

出版日期:2021.03.05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